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50章 老李死了
    于是一群心里美的鼻涕泡乱冒的家伙情不自禁的嘚瑟了起来,连长途行军的疲累似乎在这一刻都消减了不少,走的得意洋洋了起来!

    这么一来,倒是真有几分鬼子进村,抢了村民们的鸡鸭猪羊,拖着哭哭啼啼的花姑娘满载而归的欠揍模样了……

    “这才像样嘛!”

    王文平便在一旁评头论足,一会儿让这个腿抬高点一个让那个脖子伸长点的,嘚瑟的不行……

    然后就被刚刚打开舱盖的张然给一脚踹下了坦克,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都说多少回了,别嘚瑟——周围说不定就有鬼子的特务在盯着咋们,一个不小心就露馅了!”

    张然闷哼,也不搭理揉着屁股说周围到处都是刚刚收割完的庄稼地,连个老鼠都藏不住,或者周围还有支队情报组的人,就算有鬼子的特务那也靠近不了之类的抱怨,挥手让任海方科朗子过来问:“八路情报组龙组长他们,还是联系不上”

    任海方科朗子脸色难看的摇头道:“之前龙组长他们组织人手想要拖住吉野原田的队伍,被打散之后就跟咱们断了联络——现在根本找不到人!”

    “继续联络,不行就扩大警戒范围,一定要尽快联系上龙组长他们!”张然吩咐道。

    任海方科朗子点头,然后便又有几名情报组的情报员穿着老百姓的衣裳,飞快的脱离队伍而去……

    看着情报员们迈着腿飞奔的样子,张然就直揪头发,后悔之前将骑兵排用的太狠——要是现在贾全涛等骑兵排的战士在,各种传递信息,就绝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糟糕……

    给浦沅中发报他也发了,但浦沅中部根本没回,也不知道收到了没有!

    想到自己这么假扮成鬼子去冒火山,想的突出奇兵,可万一被人给当成真鬼子先给伏击一火,给鬼子没惊喜着却先给自己人来个惊喜,那可就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了……

    张然不知道的是,他的当心一点都不是空穴来风!

    因为在远远的前方,龙欣等十几骑绕过了许许多多的可疑之人,然后抱着马脖子躺在了队伍前进的方向之上,周边浅浅的用收割后的麦秆之类做了遮蔽,看上去就像是稀稀拉拉的随意堆放的麦秆小包一样,丝毫都不引人注目!

    龙欣一边轻抚着战马的鬃毛稳住因为躺在地上而极度不安的战马,一边望着远远而来的坦克,还有坦克之后那群扬头撅屁股,迈着极其嚣张欠揍的步伐而来的小鬼子,飞扬的剑眉之下,眼神如刀……

    短短一天多的时间,和来冒火山时壮怀激烈的那个独立团团长相比,浦沅中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胡子拉渣脸颊凹陷,灰色的军装之上满是硝烟和汗水浸湿之后留下的道道碱渍,双眼中布满了血丝,红通通的如同黑暗中的野兔……

    似乎有疯狂的火焰在他的身体里燃烧,又似乎有什么要将他吞噬,让他恨不得立即死去……

    在他的面前,有一具破破烂烂的尸体,那是老李的。

    十几年的亲密战友,几次反围剿,爬雪山过草地,一直相依相伴的革命同志,可以在苦闷之时毫无顾忌的互诉衷肠的大哥,朋友……

    现在对方死了。

    在这一天多的时间,团里已经死了太多太多的人!

    即便是为每个人流一滴泪,都足以将他体内的所有水分都抽干!

    所以,即便死的人是老李,浦沅中却连一滴泪水都流不出来。

    “要不是狗日的鬼子有大炮,咱们都已经在冒火山顶上站住脚了……”

    万涛口中的牙齿磨的格格直响,如同在啃着谁的骨头——因为他清楚的记得,老李当时一个人顶着三把鬼子的刺刀冲进了小鬼子的机枪阵,干掉了小鬼子的机枪手,为他们冲上冒火山高地打开了通道!

    他敢肯定,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老李一个人挺着枪刺面对五六个鬼子,浑身浴血却丝毫无惧,一夫当关威风凛凛的模样……

    然后鬼子的炮弹就在老李的身边爆炸了……

    那么威风,那么勇武无双,如同虎牢关前的吕奉先一般的老李,在鬼子的炮弹下像是纸片一般的飞了起来……

    他都不敢相信老李会就这么死了。

    可他真的就这么死了,一个字的遗言,哪怕是一个留恋的眼神都没留下……

    “顾向阳呢”浦沅中问。

    “顾连长他们伤亡大半,宋强宋指导员也牺牲了,已经攻不动了……”

    万涛回答,然后又开口:“团长,这次让我率队上吧——老子要给老李报仇!”

    “下去休息,让三营上!”

    浦沅中道,不顾万涛的反对,就直接让他在退出去的同时,将老李的尸体也同时带走,似乎都不想多看一眼。

    只是在万涛等人带着老李的尸体出门之后,便听到身后传来的阵阵类似野兽哀鸣的声音,似乎有块心肝在这一刻被人血淋漓的给割了下来……

    万涛等人的泪水瞬间就模糊了双眼,因为他们都知道,老李是最后一个跟自家团长从湘江打出来的的老战友!

    现在,随着老李的死,当初跟团长一起起义的战友,一个都没有了……

    然后万涛就看到了顾向阳!

    顾向阳正在替他的指导员宋强整理仪容。

    这个粗糙的汉子,此刻动作是那么的轻柔,似乎是宋强只是睡着了,而不是死了,他害怕将对方吵醒一般……

    将宋强的最后一颗扣子扣好,细心的擦掉宋强脸上的所有污渍和血迹,顾向阳忽然在发笑,回头对着跟着的战士们还有万涛等人道:“现在才发现,宋强跟咱们在一起真是糟蹋了——就他这模样,又有文化,随便去哪儿都能将大姑娘给迷的神魂颠倒的……”

    众人便齐齐跟着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顾向阳倒是没哭,只是红着眼瞅着万涛努嘴:“老李”

    万涛点头。

    “这老东西也死了啊我还以为咱们都死光了他都不会死……打了那么多恶仗都能活下来的老东西,想不到在这破地方送了命!”

    顾向阳说完,便狠狠的挺了挺身子,大踏步就要向前。

    “别去了!”

    知道顾向阳想去干嘛的万涛拉了一把顾向阳道:“团长让三营上了,我请战团长都不让,你去了照样没用!”

    “老子的指导员都死啦,阵地也没拿下来——难道要让老子坐在这儿干看么”

    顾向阳毫无预兆的开始咆哮,眼神中有着竭嘶底里般的疯狂,一把便甩开了万涛,大踏步的向着临时指挥部冲去……

    万涛急的直跺脚,冲着顾向阳二连剩下的那些战士们吼道:“还愣着干啥,去拦住他啊——难道你们想看着你们的连长受处分么”

    一群战士们指了指宋强。

    一方面是说顾向阳要是发了疯,恐怕只有指导员才能劝住,另外一方面又好像是再说,想为指导员报仇的,可不只有顾连长——还有我们所有人……

    万涛正要破口大骂,却听到暴雨般的蹄声飞驰而来,汗淋淋的战马在身边来了个人立,同时一个身影从战马之上飞身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