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47章 滚雷
    虎杀口,是西出根据地的天然屏障,晋东支队所打的第一场真正的恶仗,也发生在虎杀口。

    当时,张然带着晋东支队,以及刚刚被收复的仓水黄虎卢友谊等三百余人,加上顾向阳带领的一百多名溃退下来的战士们,就是借助虎杀口之天险,成功击溃三浦所率之日伪军!

    正是因为那一仗,让支队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弹药,从而实力大增,最终才让张然有足够的底气率领支队西出仓水,驰援被困于大王山一带的浦沅中之独立团……

    最终,不但成功解浦沅中率领之独立团八路军将士之危,更是让晋东支队之名周边人尽皆知,最后才有了涂进军,孙红忠等游击队万众归心,成就了支队目前的局面……

    后来,仓水分队成立,王老拐王凯主政仓水。

    二人也深知虎杀口对根据地的重要性,所以在根据地内各项工作展开的同时,也没忘了对虎杀口的经营。

    现在,虎杀口上工事齐备,碉楼林立,加上原本险要的地势,更是让虎杀口颇有几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只是,现代战争,终归不是冷兵器时代,地势的优势,已经被现代化的武器给极大的削弱了!

    再优势的地形,再完备的工事,如果没有配套的火力,那么地形的优势,就根本无从发挥!

    而偏偏,支队为了定州一仗,不但几乎将根据地内的优势兵力抽调一空,火力方面也是如此!

    此刻的虎杀口,已经变成了一个徒有工事的空壳子!

    反倒是小鬼子进攻根据地,最大的目的就是配合平同关之战役,想要将支队的人马拖死在根据地内!

    此消彼长之下,结果可想而知!

    轰隆,轰隆隆……

    爆炸声,不断的在虎杀口之上响起!

    那是松井坂田中队所携带的九二步炮,在不断的对着虎杀口进行轰炸,升腾的硝烟和呼啸的弹片,在虎杀口上肆意切割……

    一大批伪军在刺刀的威逼下,不得不配合着少量的日军,在炮火机枪的掩护下,不断的向着虎杀口之上进行狂攻!

    从阳泉,青平还有卢县颂县撤回来的孙红忠涂进军窦文松等游击队员,配合着大量的仓水民兵,在对着虎杀口严防死守!

    除了游击队带回来的几挺机枪之外,虎杀口上根本没有别的重火力,游击队员们和民兵们,只能靠着步枪以及手榴弹,在枪林弹雨中对着日军进行拼死阻击!

    啊啊啊……

    在一发炮弹轰隆一声爆炸之后,一处战壕内的好几名游击队员和民兵们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卫生队,这边有人负伤……”

    轻伤员嘶吼着爬起,根本连多看那几名伤员一眼的时间都没有,便又抄起了步枪冒着嗖嗖乱飞的子弹从战壕内探出头来,向着阵地下方的斜坡射击……

    那斜坡之上,无数的鬼子伪军正如猿猴般的向上攀爬,几个一组,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根本都杀之不尽……

    接受过简单救护培训的卫生队员带着几名抬着担架的乡亲们从战壕内匍匐爬行了过来,简单的查看伤员们的伤情之后叫道:“把纱布给我,快……”

    接到纱布的瞬间,便替其中一名伤员飞快的简单包扎,而旁边还有几名明显伤势更重的伤员惨叫声声,他却只是让那两名乡亲拿纱布给那两名重伤员摁住伤口,然后就往下抬……

    两名乡亲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照做。

    因为他们知道,这两名重伤员恐怕已经没救了,卫生队员所做的,只是尽可能的救治还有可能活下去的……

    虎杀口才打了几个小时,就已经产生了两三百名伤员,别说是派来的卫生队员根本忙不过来,就算是忙的过来,恐怕都没有那么多的药品给每个人用了……

    哇呀呀……

    旁边,正在开枪射击的民兵忽然厉吼了起来,从掩体中蹦出,挺着刺刀向着不远的一侧扑去……

    那处,有好几名伪军乘着这处战壕伤亡惨重,已经攻上来了!

    嘶吼声,刀枪的碰撞声在双方接触的瞬间,便激烈的迸发了出来……

    那扑上去的民兵很快就被两三把刺刀一起捅倒,两名毫发无损的伪军挺着滴血的刺刀向着卫生队员扑了过来!

    卫生队员头都没抬,继续为伤员包扎伤口,止血……

    嗷嗷嗷……

    在他的身边,两名原本只是准备抬担架的乡亲口中爆发出野兽般无意识的嗷嗷声,提着用来做担架的棍子扑了上去,激烈的拼杀声再次刺耳的爆响……

    然后便有更多的游击队员在看到这边人手短缺扑过来驰援,然后又有鬼子的炮弹撕裂空气,在刺耳锐啸声中轰然爆开……

    从头至尾,卫生队员都没抬头。

    无论是炮弹爆炸之时掀起的气浪,或者是在几步开外有游击队员在眼角的余光里扑倒,都是如此……

    他不是不想也抄起家伙冲上去帮助驻防,拼命……

    只是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工作是救人!

    只是,当他终于给那还有活下去希望的伤员简单的包扎完伤口之时,战壕里又出现了好几个等待他包扎的伤员……

    “去死啊……”

    在另外一处,孙红忠一枪托砸在了刚刚扑上来的一名伪军的脑袋上,然后又飞起一脚,让那伪军沿着战壕前的斜坡石头一般的滚落下去……

    只是,他根本没有时间去高兴,因为那沿着斜坡不断往上爬的鬼子伪军多的简直让他感到头皮发麻,回头厉吼道:“滚雷呢滚雷还有没有……”

    滚雷跟大号地雷一模一样,但又不是地雷,它是利用斜坡向下滚动,然后在滚动中爆炸杀伤的!

    但因为陶罐在滚动之时很容易被摔碎的缘故,滚雷的陶罐外壳内加装了不少细铁丝防止被摔破……

    还是去年在虎杀口外接应顾向阳之时,张然在一处斜坡,将一个大号地雷滚下去炸伤鬼子时产生的灵感,考虑到虎杀口的地形而发明的……

    因为滚雷内加装的炸药比手榴弹多了十几倍,而且在沿着斜坡滚动还能比手榴弹滚的更远,同时还能用导火索的长短来简单控制滚动距离的缘故,在阵地防御之时,很多时候都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就像之前的几次进攻,要不是有准备的滚雷,恐怕眼前这条战壕,就已经被鬼子给攻破了!

    “队长,只剩最后一颗了!”

    身旁所剩不多的游击队员和民兵们在拼杀之余叫道。

    “该死的!”

    听到这话,孙红忠破口大骂!

    虽然明明知道以滚雷的局限性,支队没有准备更多也是情理之中,但现在只剩最后一颗,又不得不让他心急如焚——在现在,滚雷可是他们虎杀口防御最后的大杀器了……

    但现在,只剩最后一颗了!

    “先用了再说,能挡住多久算多久……”

    孙红忠咬牙切齿,让人从战壕的坑洞内将滚雷抬了出来,剪短了一些导火线点燃,然后从战壕外滚了下去……

    几乎在滚雷滚出的瞬间,战壕外如同蜘蛛般不断往上爬的鬼子伪军瞬间便响起了各种各样惊恐欲绝魂飞魄散的尖叫声,紧接着,便是滚雷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整个虎杀口,似乎都在这爆炸声中剧烈的颤栗着……

    远远看去,在滚雷爆炸的瞬间,有蘑菇云冲天而起,震荡的火焰和气浪,沿着整个虎杀口的斜坡向着四方席卷,不少的鬼子伪军在这震荡波的烈焰中翻飞,如若枯叶……

    爆炸过后,滚雷附近的斜坡之内,已经完全变成了空白,而原本处于其中的十几二十名鬼子伪军要么已经彻底被撕碎,要么正从远处如同龙卷风里的死鱼一般啪嗒啪嗒的摔下来……

    松井,坂田,长岗等鬼子中队长都目睹了这一幕。

    即便同样的爆炸,从他们攻打虎杀口到现在,已经看到过了十几次,死的更多的也都是打头阵当炮灰的皇协军……

    但此刻在看到这爆炸之时,几人依旧忍不住头皮发麻尿急不已,破口大骂道:“该死的晋东支队,该死的张然,这特么用的又是什么武器”

    好在,他们这次过来,不但携带了超过一千五百名帝国精锐和两千余名各地的皇协军,更是携带了好几门步炮!

    而虎杀口上,除了那些被他们赶鸭子一般赶进虎杀口内的游击队残部还算作战经验丰富之外,剩下的晋东支队的民兵人数虽多,但战斗力根本不足!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觉得,即便虎杀口上有滚雷这种大杀器,虎杀口也不可能挡住他们多久!

    一旦拿下了虎杀口,那么晋东支队根据地的仓水县,就如同被剥光了衣裳的花姑娘,想不被肆意他们蹂躏都难了!

    想到这点,松井坂田长岗等几名中队长便强压愤怒,一边命令步炮继续开火对虎杀口炮击提供掩护之外一边喋喋喋喋狞笑,心说该死的晋东支队,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还能嚣张多久……

    却在这时,在他们的后方,响起了零星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