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75章 手榴弹研发进行时(2)
    ps,感谢萌新拜大佬,¥我的,功法顾德润语,以及创世的雷超四位同学的打赏!

    另,召唤推荐票,今天的推荐票实在太过惨淡,弟兄们,推荐票,投起来!

    ……

    眼前的铁壳子,是用土高炉融化的废铁浇筑的。

    牛大作为铁匠,这方面该怎么做,根本不用张然教。

    张然唯一交代的,就是让在模子上刻画上手雷外壳那样的沟槽,这样就方便炸药的爆发力从那些沟槽的薄弱处释放,能炸出更多的碎片来。

    但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毕竟铁壳子就那么厚,铁质又差,土法浇筑很容易出现砂孔之类的不说,还很容易浇筑不均,一炸就跟敲碎的破缸一样,一块没了,还有一大半完好无损!

    所以不得已之下,牛大只能回到老路,铁壳子在浇筑的时候厚一些,浇筑完成之后再烧红,用錾子敲出沟槽来……

    然后又因为铁质太脆而卡了壳!

    说完这些,牛大眼巴巴的瞅着张然,一对大大的黑眼圈就跟戴着个黑框眼镜似的,明显因为这事,他都不知道多久没睡好了!

    “不怪你,是我想当然了!”

    张然忙先承认自己让直接在浇筑的时候就浇筑上沟槽有些想当然的错误——土法浇筑又不是机械模具浇筑,用的都是沙土之内,哪里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队长,这种废铁想达到你说的效果,真的不好搞啊!”

    见张然承认自己的错漏,牛大松了口气,有些兴奋的道:“而且咱们的铁本来就不多,暂时还能从乡亲们家里收点,可老乡家又没铁矿,总有用光的时候啊——到时候连这些废铁都没了的时候,咋整?”

    “呦……”

    张然一看这家伙的表情顿时一乐道:“咋的?有别的想法?说,说错了也没关系——现在咱们是群策群力嘛!”

    “咱们用瓷的,咋样?”

    牛大大手一挥,兴奋的道:“瓷不就是黄泥巴烧的么?到时候想要多少有多少,而且浇筑的时候还能想做成啥样就做成啥样……”

    “……”

    张然郁闷了,一句话堵回去:“你要说造地雷,用瓷的我也忍了——可咱们现在造的是手榴弹哎,手榴弹要丢的……你就不怕丢出去还没炸,哐当一声给摔碎了?”

    “不怕,咱们可以想办法啊!”

    牛大一脸队长,我们不傻,你担心的我们都想到的神气道:“咱们外面包上一层破布啊棉花啊啥的,丢出去就不怕摔破了嘛!”

    “……”

    张然更郁闷了:“乡亲们家里没开铁矿这是不假,可乡亲们家里也没开服装厂啊——一家人就那么几身衣裳,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三年复三年实在没法穿了,碎布头还得留着纳鞋底做鞋垫的,你觉得咱们找得到那么多碎布棉花的?”

    “……”

    牛大开始挠头,讪笑道:“那我在想想——要不咱们用山藤包也行啊……”

    “别想了,用瓷的绝对不行!”

    张然摆手道,见牛大一脸不解的表情,不得不耐心的解释了一下!

    爆炸的威力产生,一定要让能量在极小的范围内发生,而且还得有一个积蓄的过程,最终才能长生足够的威力!

    要是外壳材料太过脆弱,那么炸药发生反应的第一时间就会碎裂,少了爆发,能量积蓄的过程,威力就会大减!

    所以,这就是为何说解决了用瓷做手榴弹外壳会被摔碎的问题,也不能做手榴弹的原因所在。

    “虽然瓷外壳不能做手榴弹,但还可以做地雷嘛!”

    张然看听完解释一脸失落的牛大,忙安慰道。

    用瓷外壳做地雷,不但不担心摔碎的问题,而且因为地雷是埋在地下,外壳之外还有一层土壤加固,足够给威力积蓄的时间!

    牛大这才开心起来,再次恢复了自信满满的模样。

    “咱们回到这铁外壳的事情上来!”

    张然将话题拉回来,问牛大:“你干铁匠,有没有听说过焖火这说法?”

    牛大摇头:“淬火我就知道,焖火还真没听过——队长你跟我说说呗!”

    “我就是听说过有种焖火的方法,能将这种又硬又脆的生铁表面给烧软了……”

    张然便也揪着头发,眼巴巴的瞅着牛大让他想办法——他就只是从网上看到过八路军早年搞军工,也遇到过和现在一样的难题,最后采用焖火的法子解决了这难题。

    至于怎么解决,他哪儿知道?

    “队长你还记的在哪儿听说的不?要是不远的话,咱们打听去!”牛大道。

    “……”

    张然郁闷,心说远倒是不远,就是还得过个几十年,到时候用电脑查就是了,根本不用去打听!

    牛大起身就走。

    “……牛弟,你这啥意思?就算打听不着,咱们也可以慢慢想办法嘛,发啥火呀!”

    张然吓了一跳,这么个实诚爱思考的铁匠要是给自己气走了,自己哪儿找另外一个去?

    “我没生气啊!”

    看张然急的脸色发红的样子,牛大忙道:“我不是要走,我是想回去问我爹去——我爹打了三十多年的铁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牛大一脸骄傲道:“除非没有这焖火的法子,否则我爹肯定知道!”

    “那你早去早回——去找王书记,在支队的账上支二十个大洋!”

    张然叫道,想着牛大的表情,心说牛爹真幸运啊,有牛大这么个因为他而自豪骄傲的儿子——要是自己将来生儿子,一定要生个牛大这样的!

    将老爹气死的倒是不少,反正他知道自己以前倒是将老爹气的够呛。

    想到这里,张行的心情不由的有些低落……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去了毛钻的炸药部那边。

    远远的,他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尿骚味,难闻至极。

    “你这是在干啥?”

    张然几乎是捂着鼻子进弹药部山洞的,看到在一口大锅中又煮又搅的毛钻道。

    在坑洞两侧,还有大量的木桶,那浓浓的尿骚味,便是从这锅中和木桶中发出来的!

    “白磷啊,难道队长你忘了?”

    鼻孔里堵着两团棉花的毛钻指着那些木桶道:“队长你可小心些,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收集到这么多尿的……”

    “……”

    张然郁闷了。

    “队长你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毛钻拉着张然去了外面,然后神神秘秘的取出一截中空的木棍,得意洋洋的瞅着张然道:“队长,你可看好了啊……”

    说着,便揪着尾巴上的一根棉线,猛的一拉!

    嘶嘶声中,火光和青烟,瞬间就冒了出来!

    “你这,拉发装置都成功了啊?”

    看到这一幕,张然兴奋无比——他可没想到自己这才离开二十多天,毛钻这个做炮仗的,还真能将拉发装置给鼓捣出来!

    “队长你之前说白磷白磷的,我还不明白是啥玩意儿!”

    看到张然兴奋的表情,毛钻开心无比,一脸显摆的道:“不过听队长你说的那么容易燃,估计就是从尿里熬出来的这玩意儿,于是先熬了些出来一试,还真是……”

    尿里能熬出白磷,张然是知道的,但他可没想到毛钻居然知道。

    “嗨,这有啥不知道的?我们做炮仗的,可见天儿的跟炸药打交道!”

    毛钻的表情云淡风轻,但心里可嘚瑟的开了花。

    “我一早就看出毛部长绝非等闲之辈,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啊!”

    张然哈哈大笑,也是一脸老子慧眼识英雄的的得意,恭维毛钻一阵这才指着这些晒在太阳底下的中空木棍道:“白磷可太容易燃,这么大太阳底下晒着,确定没问题?”

    “最开始可是一不注意就燃,所以我按照队长你的指示,加入了不少东西,一遍一遍的实验呢!”

    说道这,毛钻这个做炮仗的,脸上居然有了几分科学家搞研究的严谨道:“这批是效果最理想的,就算在太阳底下晒,只要外面有这层木头,不拉动引线,就绝对不会自己燃起来!”

    “这种态度,有点像科学家搞研究的态度了,毛部长,你要再接再厉啊!”

    张然老怀甚慰道:“将来这些手榴弹可是要给咱们的战士背着去打鬼子的,别鬼子没打着,先将咱们自己给炸了!”

    “队长你放心,我省得的!”

    毛钻点头道:“拉发装置这边我还会继续试验,尽量做到最好,就是延迟引火这块还很不稳定……”

    说着,便又眼巴巴的望向了张然。

    张然倒是知道八路造手榴弹之时,用沾了炸药粉的纸筒作为延迟导火装置的事,在有更加科学的导火方式之前,纸筒导火方式是当时国内最可靠,也最理想的手榴弹导火方式。

    他将这想法告诉了毛钻,让他这边先以这个为方向实验着,手榴弹那边他们这次回来带回了几个成品,过会儿让程东山萧三元先拆下来,不会爆炸的时候,再送来给他当研究样本。

    “有样本就好了,我这自己摸索,真是心里没底啊!”

    毛钻开心不已,信心十足的道:“只要有样本,我迟早能造出和那些正规兵工厂生产的手榴弹一样好的手榴弹来!”

    想到有朝一日,战士们提着自己这个做炮仗的制造的手榴弹,将那些小鬼子炸的哭爹喊娘,毛钻是心潮澎湃,豪气满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