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98章 张然牌飞雷炮以及地雷
    城外战壕内仅剩的一百多名士兵在烟雾弹的掩护下,全线放弃城外战壕,以最快的速度向城内撤去!

    数百伪军和少量的日军,嗷嗷叫着尾随追杀,以求尽可能的杀死更多的敌人,甚至是期望乘机直接追杀进城内!

    “万胜!”

    “帝国万胜……”

    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多少的日军兴奋的尖叫了起来,觉得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苦战,他们终于成功的占领了外围阵地了!

    “少阁下,你难道还不准备派兵跟进么?”

    龙一也兴奋的低吼,盯着原田进言道:“如果前锋部队尾随着回撤的支那军冲进城内,却因为我们这边跟进不及时而被打退回来……”

    本来可以直接攻进城内,却因为跟进不及时又得面对对方据城墙而守,那绝不是明智之举!

    “你懂什么!”

    原田怒斥,死死的盯着前方!

    龙一的话有道理,他当然清楚,他也不想好不容易占据了城外阵地,有给定州城的城墙给挡住去路!

    但他依旧没有下达快速跟进乘着那些回撤的支那兵的脚步直接攻进城内的命令——因为他觉得有问题!

    别说袁振锋驻防定州城超过一年,在此地经营日久,城墙乃是定州城防御之重中之重,对方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让自己率军冲进去!

    就说那些支那兵,苦守城外十几个小时,一千来人打到只剩下一百来人,其悍勇以及决死之心,即便是他这个敌人都为之动容!

    可现在,那些明明已经下了死志的士兵,却在这个关头主动后撤……

    原田觉得,要是袁振锋没有为此而布置后手,那就是怪事了!

    现在,正在追杀推进的绝大多是伪军,帝国士兵不过一百余人——如果能以这样的兵力,将袁振锋埋伏的杀招给引发出来,原田觉得这是绝对值得的!

    如果自己猜错,或许会失去宝贵的可能一举冲入城内的机会,但相比大军压上,然后在对方的杀招之下伤亡惨重的后果,原田宁愿放弃这直接冲入城内的机会!

    城下后撤的士兵,正在不断的倒下!

    袁振锋看到,为了掩护还活着的士兵们顺利的撤回城内,那王排长亲率十几二十名伤员断后,阻挡追击之敌的脚步,弹药打光之后,一群人挺着刺刀和数倍于自己的鬼子和伪军厮杀在了一起……

    硝烟弥漫中,嘶吼,惨叫之声不断的传出,那些身影在拼杀,倒下……

    决绝且悲壮!|

    一旁的宋涛和几名副官看着这一幕,早已泣不成声!

    “码的!”

    袁振锋冲着近千米开外依旧毫无动静的鬼子大部队狠狠的啐了一口,他知道,已经没有机会了!

    无论自己再怎么用苦肉计,原田都不会上当了!

    “开火吧!”

    袁振锋下令,然后便意兴阑珊的回头,懒得再看!

    他想要看到更多的鬼子粉身碎骨,可现在,除了一百来名鬼子,剩下的好几百人,居然都是伪军!

    一群狗都不如的家伙,他根本提不起兴趣!

    倒是宋涛等人死死的盯着那些伪军,咬牙切齿,很想看看这帮狗都不如的家伙是怎么死的!

    几十个汽油桶齐齐震动,发出哐哐的巨响声!

    一大片炸药包如同乌云一般的从城头飞出,倾泄而下……

    “该死的,是炸药包炮……”

    一看到这乌云一般该下了的炸药包,不但是那些冲到近前的伪军和不多的日军瞬间肝胆俱裂,就连外围的原田,龙一和鬼子大队,都是惊恐万状!!

    在金牛山,在北河走廊,在演武渡,还有在那无名村庄,不知道多少鬼子死在了这种土炮火之下,简直吃了天大的亏……

    为此,特务处方面出动了大量的人手,才搞清楚了这是什么玩意儿,更知道了这玩意儿到底有多厉害……

    “八格牙路,该死的支那猪,你们也太阴毒了!”

    看着那些炸药包,后方的日军坡口大骂,同时紧张的盯着那飞雷炮覆盖范围之内的帝国士兵以及皇协军!

    伪军们鬼哭狼嚎的趴在了地上,那跟被追急了就一头扎进雪地里,顾头不顾尾的野鸡一般的表情,直让不知道多少日军大骂找死!

    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炸药包炮,更多的就是靠震力伤人——几十上百个炸药包一起爆炸,那能将坚硬的大地都变成一把铁锤!

    趴在地上,那就是将挺着胸口等着铁锤砸上去!

    到时候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伤,但五脏六腑却都已经被震伤了,最后必死无疑!

    好在,那一百多名帝国士兵的表现,让这些日军稍稍松了口气!

    那些帝国士兵有的蹲在了弹坑里或者隐蔽处,使劲的张大嘴,这么做不但既避免了被大地像是锤子一般被震伤,更避免在激烈的爆炸声中,耳鼓被强行撕开,就算不死怕是下半辈子都别想听到任何一点声音……

    而更多的帝国士兵,却拼命前冲,向着城墙脚下靠近!

    “不愧是我大日本帝国的勇士!”

    “不错,在城墙下不但能保证安全,更能为接下来的攻势争取有利时机……”

    看着那些冲向墙角的帝国士兵,不少的鬼子骄傲的叫出声来!

    在他们看来,只要城内的这些家伙不傻,就绝不会往城下放炸药包炮,自毁城墙,所以城墙脚下,一定是最安全的!

    在说着这些的时候,这些日军还不忘看向身边不多的皇协军,眼神鄙夷,心说你们这些支那猪,看看我们帝国的勇士是怎么做的,你们是怎么做的——学着点!

    不然到时候死了,都不知道自己不是被炸死的,而是活活给蠢死的!

    轰隆,轰隆隆……

    几十个炸药包,像是下雹子一般的砸在了地上,然后轰然炸开!

    烈焰在燃烧,气浪在蒸腾,整个大地都在这一刻猛烈剧震!

    不知道多少趴在地上的伪军被炸死,被掀飞,跟多趴在地上的伪军在猛烈的剧震中,如同鼓面上的跳蚤一般被震的飞了起来,然后又重重的拍在了地上,一次又一次……

    而那些冲向城墙脚下的一百来名日军,除了少量被直接炸成了碎片之外,更多的人在大地的剧烈震动之中,摇摇晃晃的继续冲向了城墙脚下!

    “干的漂亮!”

    “快冲,快点冲啊,冲到城墙脚下,你们就安全了!”

    不少的日军扯着嗓子给那些强行冲锋的同仁们助威呐喊,就连原田看到这一幕,也是频频点头,觉得这些帝国士兵,不愧是自己的部属,就是训练有素!

    在此等千钧一发之际,都能找到最正确的脱身之法!

    他觉得,自己必须为这些部下而感到骄傲!

    那些冲向城墙脚下的日军也在为自己骄傲——毕竟,能在这样的死局之下能活下来,他们想不为自己感到骄傲都难!

    更何况,自己这些人不但活下来了,还为下一波的攻势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能沿着城墙进行攻城!

    冲在最前方的一名日军只感到脚下一软,脸色瞬间变的煞白,厉声尖叫道:“八格牙路,有地……”

    只是,他已经来不及喊出地雷二字了!

    因为跟在他身后的那些日军,已经纷纷冲过了他,并先后踩中了地雷,也因为他脚下的地雷,在这一刻已经发生了爆炸……

    轰隆隆!

    在剧烈的爆炸声中,那日军的腿瞬间变成了碎片,而他的整个人也都给掀上了半空……

    在视野晃动中,周围的四面八方都在剧烈的爆炸着!

    火光在迸溅,弹片在激射,如同无数把尖刀一般纵横劈斩,切割着范围内的一切……

    然后这日军便两眼一黑,重重的被摔翻在了地上……

    正在为这些日军叫好,为他们骄傲的原田和后方过千的鬼子们看着这一幕,嘴巴张的大大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爆炸声停息,几百名伪军只有一两百人能够爬起来了,很多伪军即便是能爬起来,但他们的口中也在大口大口的吐血……

    那血,可不是普通的鲜红色,而是红中泛黑——那是内脏破损的征兆!

    至于那些侥幸冲出了飞雷炮爆炸范围的日军,其中的绝大多数此刻也全都倒在了地上,仅剩下不多的十几二十人在那升腾的硝烟里呆滞,或者尖叫……

    这些地雷,可都是加装了烈性硝化炸药的地雷,威力极其强大,早就不是一年前那黑烟弥漫的黑火药地雷能比的了!

    “哈哈哈,炸的好啊……”

    “这飞雷炮,简直太管用了!”

    “我还是觉得地雷好使,哈哈哈……”

    无数的士兵么看着这一幕狂笑连连,那些刚刚撤回城门洞子的几十名士兵更是兴奋欲狂,破口大骂道:“小鬼子,狗汉奸,昨晚炸咱你们炸的爽了吧?现在也让你们尝尝被炸的滋味好不好受,哈哈……”

    “八格牙路,该死的支那猪,该死的晋东支队,该死的张然……”

    看着那成片的尸骸,看着那些已经从城内试图冲出来,将所有还剩下一口气,并未死去的帝国士兵和皇协军杀死的治安军,原田一边下令炮火驰援,一边破口大骂,恨不得将张然和晋东支队的每个人都千刀万剐……

    因为这飞雷炮,这地雷,全都是晋东支队的家伙事!

    这次自己等人虽然不是和晋东支队以及张然交手,却还是在张然和晋东支队手里倒了血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