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9章 在战斗中总结经验教训
    “老拐,谢谢你!”

    张然狠狠的拍了拍王老拐的肩膀,再次鼓起信心道:“你说的对,咱们八路军的先烈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失败,却依旧百折不挠,才走到了今天,我张然作为晋东支队的队长,岂能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这么消沉下去——都过来,咱们开会!”

    见他再次信心十足,以他马首是瞻的几人也顿时恢复了信心,过来围着蹲成一圈开会,模样倒是跟老农民蹲田埂上唠嗑有的一比。

    会议的主题有两个。

    一,是总结昨晚在战斗中的经验,为以后再遇到战斗的时候打下基础。

    二,现在知道鬼子有阴谋,但无法联系上主力部队,自己几人接下来该怎么做的问题。

    “我有话要说!”

    一听讨论昨晚战斗中的问题,王文平第一个跳了出来,指着王老拐道:“老拐他一路叼着烟斗,咱们跑哪儿那些鬼子伪军都打哪儿,一点战斗素质都没有——他根本就不配当排长,我来当都比他当的好!”

    说完,还眼巴巴的瞅着张然,很明显,最后一句话才是他如此热心这次开会的原因。

    “你还好意思说”

    王老拐立即反唇相讥:“昨晚咱们都藏好了你还跳出来,差点把大家都害死——就你也想当排长你当了排长,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我昨晚可是一点错误都没犯啊!”

    瘦猴在一旁抖机灵,不动声色的想渔翁得利。

    “都别吵吵!”

    张然没好气的呵斥:“我是让你们总结战斗经验,不是让你们相互揭短!”

    将几人的吵嚷声压下去,张然逐条的跟大家分析昨晚的战斗得失,最后道:“我觉得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缺少实战的检验,所以一碰到真刀真枪,就先自己乱了阵脚……”

    “不光是你们,包括我也是一样!”

    话音未落见王文平又怪笑着瞅自己,张然忙补充上一句,先来了个自我批评,将这家伙到了嘴边的话给堵回肚子里,明显噎的不轻。

    在一阵批评和自我批评之后,张然定下了几条规矩,那就是以后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要镇定,不要大声喧哗,并且教了大家几个在军训时学到的简单手令,让大家在行动的时候不要说话,用手令的方式进行简单的沟通联络。

    最后张然才道:“虽然昨晚的战斗中,咱们表现的都很差劲,但也有好的一面……”

    三人便凸着眼瞪着他,因为大家自己都清楚昨晚大家的表现,完全是一无是处。

    “咱们跑的快啊!”

    张然嘚瑟道:“要不是咱们跑的快,昨晚不全得给人包了饺子”

    “那倒是!”

    王老拐三人顿时乐了,表示回去之后,必须将现在支队里的跑步训练坚决贯彻执行下去,不但要执行,还要加量!

    在关于接下来该去哪儿的问题,张然和三人的方向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三人都坚持,现在大部队找不到,再在这边待着有被发现的风险,不如干脆离开,去省城和王凯石远他们汇合,但张然却要求今晚再去车站那边瞅瞅!

    一方面他想知道仓库里有啥,看有没有什么油水,另外一方面他还是想看看铁轨!

    小鬼子铺设的铁轨可不仅仅只有一种型号,而是分为大铁轨和小铁轨。

    小铁轨好办,扒拉下了七八个人就等抬走一根,但要是大铁轨就抬不动了,必须另外想辙!

    现在支队里已经有了铁匠炉子,牛大帮着在打造梭镖之类。

    只打梭镖,从老百姓家里收集的废铜烂铁还能支撑,但张然可不打算让牛大一直打梭镖大砍刀。

    在他的计划里,他还想将铁匠炉升级为高炉,试试能不能造枪造炮呢!

    虽说支队根据地有铜矿有磷矿,资源也还算丰富,但就是没有铁矿!

    而且就算有铁矿,想冶炼出高品质的钢材来,张然觉得就靠自己知道的那二把刀的知识储备,明显是不够的——而这些铁轨,不但品质够高,还不担心材料来源,就成了他的首要目标。

    他可不想到时候组织上根据地的人马过来,结果是大铁轨根本抬不走,最后大伙儿千里迢迢却白忙活的场面!

    见张然坚持,王老拐等人也便只能鼓起勇气,跟他一起回去车站那边。

    又是一路心惊胆战,直到天色漆黑,才又靠近了车站。

    “瘦猴,你当排头!”

    张然低声吩咐,自己则在几步之后跟着,王老拐有步枪跟在自己后面,王文平拎着根木头棒子断后。

    “凭啥我当排头”

    瘦猴极其不满,傻子都知道这排头就是探路的没好事。

    “你平常溜门撬锁的,从来都没被人发现过,身手好啊!”王老拐怂恿!

    听人夸自己身手好,瘦猴心里立即嘚瑟了起来,加上自己背后站着张然,便也不再争辩,猫着腰在前头探路,并且用张然交代的手令,简单的比划着停,跟上,小心等消息。

    队伍在茅草中小心的前行,细微的脚步声和茅草的哗啦声都隐藏在风吹过的声响里,即便在几米开外,都不容易被发现。

    张然总算觉得队伍昨晚的糊涂仗没白打了——现在的队伍,多少还算开始有了点革命队伍的模样!

    这片几百米与车站相连的茅草荆棘遍布的土地,平时可能只要十几分钟都能走完。

    但张然等人足足用了接近一个小时,才重新抵达了昨夜日军埋伏之处,大家的心再次悬了起来——要是日军还在这边埋伏,他们怕是不想去省城都难了!

    昨夜日军埋伏之处,一片空白!

    车站巡逻的日军伪军倒是多了不少,看起来比昨晚那稀稀拉拉的样子警惕了许多,却分明又透着些外强中干的意思,完全不似昨夜那般,外松内紧!

    “看来昨夜日军埋伏了一夜,扑了个空,小鬼子也折腾的够呛,今天都在好好休息呢吧!”

    张然分析着,然后回头跟王老拐道:“老拐,你拿着枪在这边接应咱们,瘦猴跟二楞,跟我潜进车站看看——记住了,万一有什么情况,就掩护我们,实在不行你就自己先撤离,在咱们预定好的地方等!”

    “队长,你们小心点!”

    王老拐红着眼睛道。

    王文平已经顾不上对自己这个二楞的绰号表示不满了,凄凄惨惨的对王老拐道:“老拐啊,万一我有啥事,你回去可得告诉乡亲们,我王文平是杀鬼子死的,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还有告诉我哥,让他以后对爹娘孝顺点,让我爹我娘以后上坟的时候,多带点油渣子,那个我爱吃……还有,让后坪村的大妹儿就别给我守寡了,自己找个好人家……”

    “知道了知道了!”

    王老拐不赖烦的道:“队长瘦猴都等着你呢!”

    “老拐,要不你跟我换呗……”

    王文平眼泪汪汪的道:“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外头还有未过门的媳妇儿,要是我死了,他们该咋活啊……老拐你一个人,万一真死了我会帮你烧纸的……”

    “你有种再说!”

    王老拐开始咬牙切齿,有种你特么要是再说下去,不等小鬼子弄死你,老子先将你给弄死的意思了。

    “亏咱们还是乡里乡亲的,老拐你简直是铁石心肠啊你!”

    王文平奸计没有得逞,一脸悻悻的冲着王老拐咬牙切齿,最后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跟上张然瘦猴,向着车站潜伏过去,现在他都后悔死当这八路了。

    巡逻的日军跨哒跨哒的列队踏着正步而过,探照灯也转向了另外一边。

    “走!”

    早已观察许久的张然狠狠一挥手,鼓起了全身的勇气,当先跃出路边的茅草丛,连滚带爬的向着那还未晋工的车站冲去,一下子扑倒在了铁丝网前!

    伸着小木棍试探了一下,铁丝网上没有电,这才将早已准备好的木棍压在了铁丝网上!

    瘦猴王文平一跃而过,也帮着张然翻过铁丝网,这才撒腿向着车站的阴影里飞奔!

    短短二十多米的距离,在这一刻却如几万公里一般漫长!

    几人心跳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