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49章 天杀的张然!
    “八格牙路,八格牙路!”

    吉川贞佐和冈田真的要疯了,或者说已经疯了!

    战争嘛,你打我我打你,这个正常。

    可你们特么十几个小时发动大大小小五六十次进攻,便宜也占了不少了,也该特么消停了吧?

    现在特么,还真是没完没了是不是?

    真特么当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大日本帝国陆军是泥捏的呢?

    老子特么下令让各部就地固守,是因为还没搞清楚状况,不是特么怕了你们!

    惹火了老子,老子特么的……

    吉川贞佐和冈田气的直哆嗦,心说要真惹火了老子——老子真特么就跟你们拼了!

    他们是真想拼了——可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拼啊!

    年前一战,整个灵江沿线之兵力光帝国勇士就战损近两千,实力早已大打折扣!

    皇协军方面的伤亡可以不讨论,但有些问题,却绝不可以无视——比如,那天杀的张然所用的那一招金钱计!

    这王八蛋,居然想出了用真金白银购买帝国士兵之人头这等毒计!

    这毒计,直接造成了藤田中队全军覆没!

    藤田中队全军覆没已经是大不幸,更可怕的事,那这毒计的阴影,并未因为藤田中队全军覆没而消失,甚至有愈演愈烈之趋势!

    从年前到现在,四处都有流言在传播!

    比如原本跟着藤田的某个皇协军,已经从晋东支队拿到了大量的赏金,现在正在某个地方吃香喝辣的,过的是神仙般的日子!

    又比如,藤田当时为了自保,居然下令要将那些跟着他的皇协军全部杀光,那些皇协军被迫反抗发生内讧等等……

    这些流言的传播,后果是极其可怕的!

    以往,帝国军方在出征之时,为了弥补兵力之不足,往往会以少量帝国精锐配合大量皇协军。

    虽然皇协军的战斗力差,但终归是些大活人,平时可以呐喊助威,必要的时候还能当炮灰做先锋,作用还是不容小觑的!

    但现阶段,已经不可能了!

    在据点内或者城内,帝国士兵和那些支那皇协军还能相安无事,但一旦离开了城市和据点,帝国士兵压根就不可能相信皇协军——一旦身后有皇协军,几乎每个帝国士兵后脊梁都凉飕飕的,随时都得当心这些皇协军会用自己的脑袋去向晋东支队换赏金!

    而皇协军同样也是如此!

    他们随时都会担心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帝国士兵就会将他们就地处死,以除后患!

    一想到这种情况,无论是冈田还是吉川贞佐,就恨的牙根子直痒痒,心说这个叫张然的土八路,实在太特么毒了——都毒到家了!

    这得是何其歹毒的家伙,才能想出这等杀人诛心之毒计啊!

    现在,帝国士兵和皇协军相互离心,仅仅要靠自身的兵力,在眼前这到处都是大仗小仗伏击的情况下对支那方面发动报复性的反扑,简直就没有可能!

    一念至此,冈田和吉川贞佐便又有想要吐血的冲动!

    我大日本帝国陆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当世最强军队啊,居然被一群土八路,游击队和老蒋的队伍给围着打,却连像样的反击都做不到!

    丢人啊,丢死个人啊!

    那种将敌人恨的牙根子都在痒痒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憋屈窝心之感,直让二人想要吐血三升!

    “二位阁下!”

    就在这时,少佐吉野小跑而入,急赤白脸的汇报道:“经过我特务人员的全力刺探,这一天多来,支那方面之重庆队伍,八路,游击队,军统和地下党居然齐齐向我军发动进攻之原因,已经找到了!”

    “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冈田和吉川贞佐齐齐尖叫,心头却已经在求佛祖保佑——千万别是因为张然,千万不能是因为那家伙啊!

    只是,他们不想听到的消息,往往却不想听到都难!

    吉野咬牙切齿的道:“不出二位阁下之所料,正是因为那该死的张然——这么多部队齐齐行动,都是应张然只要求,作为对我吉田忠空中大队空袭东江,仓水二县之报复行动……”

    “八格牙路……”

    一听到这话,冈田和吉川贞佐怒骂出声,狠狠一拳捶在了桌子上,连拳头都捶的肿了起来都犹然未觉,睚眦欲裂双目皆赤,愤恨欲狂!

    这特么就是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啊!

    延安和重庆的队伍,居然联合作战了——那种后果有多严重,他们是比谁都清楚!

    要早知道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吉川贞佐发誓,自己特么绝不会对晋东支队实施什么空袭!

    只是到了这时候,一切早已既成事实,后悔有什么用?

    “二位阁下息怒……”

    看到二人愤怒欲狂的模样,吉野都有些担心再这么下去,怕是非得被活活给气爆了血管不可,忙安慰道:“虽然这边的八路和平同关的兵力联合行动,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但庆幸的是,却也只是这边的八路和平同关之兵力在联合行动,而不是重庆和延安真的在联合行动……”

    这话,有偷换概念之嫌。

    却又是不争之事实!

    区域联合,和整个国家层面的联合,那是不值一提的!

    这边再怎么联合,也就是几万十几万人一起作战而已,要是国家层面的联合,那就是帝国数十万军队,面对支那延安重庆数百万军队了——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帝国军队面对支那十几万军队,并战而胜之的战役,难道还少吗?

    这么一想,冈田和吉川贞佐的心情顿时舒服多了——虽然事态的发展远超他们的预期,但还好,一切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看到二人的情绪平静下来,吉野稍稍松了口气,这才试探问道:“二位阁下,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现在,八路,游击队,军统和地下党,还有平同关的队伍的攻势,还在继续持续!

    各种大小战斗,偷袭,还在以每小时两三次的速度发生,远远看不到停歇的迹象!

    吉野真的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难道帝国军队这次真的要忍气吞声,任由张然那八嘎发泄够了才算吗?

    一想到真要是这样的话,别说自己,就算是那些帝国士兵,恐怕都得憋屈的喷出一口老血来!

    可要是反击……

    就如之前冈田吉川贞佐所担心的那般,帝国军队兵力不足,又和皇协军背心离德,根本无力应付这烽烟遍地的局面!

    想着这些,吉野就愁的直揪头发,心说我强大无敌的大日本帝国陆军,怎么会搞到如今这幅局面!

    “任由张然这土八路撒气?亏你想的出来!”

    听到吉野的话,吉川贞佐气急败坏的怒斥道:“你当我勇猛无敌天下无双的帝国陆军是什么?是他张然还有哪些土八路的出气筒吗?从来都只有大日本帝国陆军欺负人,谁能欺负我大日本帝国陆军?就连沙俄在我大日本帝国陆军面前都不可能占到便宜,何况是他区区土八路,何况是他小小的晋东支队……”

    原本想出谋划策解决问题,现在却被吉川贞佐骂了个狗血淋头……

    即便对方是上官,无论对方是对是错,自己都必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吉野也难免一肚子的不爽,有种热脸贴了冷屁股,好心被当驴肝肺的窝心感,当即闷嗨一声,肩膀一耸两手一摊,心说特么你牛逼你解决,老子不说话还不行么!

    冈田踢了吉野一脚,示意对方出去,免得惹怒吉川贞佐,这才问:“吉川阁下,那你以为当前之局,该如何处置?”

    “这该死的张然,以为这样,我大日本帝国陆军就会怕了他吗?”

    吉川贞佐冷笑道:“即便他真有本事,让周边之八路,游击队,地下党军统甚至是平同关的队伍都齐齐出动,为我军空袭他根据地而报仇又如何?虽然他发动了这么多攻击,偷袭,但他又占到了什么便宜?”

    从昨天到现在,这一天多来,各种大小攻击偷袭五六十次!

    虽然帝国士兵加上皇协军成员,伤亡三四百余,但八路军平同关的部队方面,伤亡明显要远远超出己方的伤亡!

    说起来,占便宜的还是自己这方——只是对方这次声势过于浩大,让自己有些乱了心神而已!

    “为他们空袭他晋东支队而报复是吧?嘿嘿嘿!”

    吉川贞佐脸色狰狞的道:“传我命令,立即让吉田忠来见我——既然张然这个土八路想报复,那我就让他报复个够!”

    吉田忠立即就到。

    “你空中大队立即出动,给我全力空袭东江仓水二县,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将东江仓水二县给我夷为平地——否则你就别回来见我!”吉川贞佐狞笑下令道。

    “嗨!”

    听到这命令,原本正因为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战,谁知道就空袭了三天就完全结束而沮丧不已的吉田忠哈哈大笑,立即转身去准备!

    他发誓,自己这次,一定要把握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让自己率领的空中大队好好的一展拳脚,为帝国争光,为自己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