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3章 这就是化肥啊!
    ps,抱歉更新晚了,求票啊求票,这推荐票实在惨淡!

    ……

    这些东西,张然自然不可能告诉王长天和陆燕。

    他不肯说,陆燕王长天也不敢多问,只是看到张然那老神在在似乎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便松了口气,接着才问道:“队长,石家沟前坪村几个村的村长让我问你,熬出来的硝水能不能就地熬硝,这将硝水运到咱们村来熬制,实在是太远了,需要浪费很多劳动力!”

    “不行,都要给我全都运过来——管饭,不让他们白干!”张然毫不犹豫的道。

    就地熬硝,和在这边熬硝,是一回事,张然却严令这么干,明显有点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嫌疑。

    但张然也是没法子。

    这眼看着就四月中了,马上就要到庄稼高速生产的时节了,在这个时候催肥,就能极大的提高粮食的产量。

    可张然他许诺乡亲们的关于试用化肥的事,却连个影儿都没有!

    这也是张然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化肥那么好造的话,早就造的满世界都是了,又何苦等到现在?

    从一开始,张然就已经决定这试用化肥,用硝水代替!

    硝水的化学成分跟肥料差不多,而且还有不会造成土地板结的诸多优点,虽然肥力跟不上后世的化肥,但比这个时代的农家肥的效果,实在不知道要高到哪儿去了!

    因此,用硝水冒充化肥让老百姓们试用,兑现承诺,同时也安马成邦等这些大户的心——这些家伙答应合作,却迟迟没有动静,不就是等着他拿出试用化肥来么?

    要是拿不出试用化肥,不但会让老百姓觉得他张然说话不算话靠不住,马成邦等答应出钱出粮的大户们估计也会立即变卦,对根据地的影响,可能就是毁灭性的了!

    但硝水是极好的肥料这事,知道的人可太多了,用这冒充化肥,定然骗不过老百姓们和马成邦等人。

    可只要让各村将硝水运回来,大家以为支队用这些硝水熬了硝,而张然再将硝水加工一下,改头换面的交给那些老百姓和马成邦等大户试用,暂时蒙混过关,应该就问题不大了!

    等到后期,铜矿厂投产,氨肥一出来,硫酸一出来,那化肥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一担担的硝水,从各村源源不断的运进了毛钻等人熬硝的山洞里,空气中弥漫着熬硝产生的奇怪气味,异常刺鼻。

    毛钻很兴奋,心说有这么多硝水,那得熬制出多少硝来啊。

    从各村的硝水运输完毕之后,王老拐便带领着二十名八路军战士,将山洞所在的山谷完全封锁了起来,无论谁都不让进。

    接连好些天的大太阳,更让张然的计划完美的得到了实施。

    田地里的庄稼,在阳光里疯狂的生长,只是因为肥力不够,植株显得格外瘦弱。

    已经有各村的村长,以及马成邦等人派人过来,问王长天和陆燕,张然答应给大家试用的化肥到底什么时候才发放,要是再迟几天,可就赶不上追肥的时节了的事情。

    “快了快了,大家再等等,张队长他们,正在试制化肥呢,等过几天化肥一生产出来,咱们就立即通知大家!”

    王长天和陆燕安抚着,然后一脸愁苦的望着山谷那边,阳沟村的村民们不知道这化肥是啥情况,可他们这两个骨干,又岂有不清楚的道理。

    当夜天黑之后,张然派王凯找到了王长天,组织村中的骨干和那些都成了泥人的八路军一起五十多人,连夜从山里背回了无数背篓的黑乎乎的细土面类的东西。

    说是细土面,却又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像是硝水的没到,又夹杂着些人畜粪便的臭味。

    “这就是化肥?”

    别说马成邦等人派来的人和各村的村长,就连阳沟村的村民们心头都在打鼓。

    “这就是化肥,首批实制,设备不够工艺不好,让大家见笑了!”

    张然看着众人脸上失望的表情,心里却是镇定自若的道:“要不信,大家可以带回去试试,效果好不好,谁用谁知道!”

    “那咱们就试试!”

    不管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化肥,但即便是硝水混合着土面,用来追肥的效果也绝对是不错的。

    张然又给大家介绍了这化肥的用量和用法:“一背篼一亩地,可不能再多了,再多了就将苗给烧坏了,再少了肥力又不足,产生不了足够的效果——最好在下雨之前将肥料撒地里,要不然就是撒肥料之后给地里浇一遍水……”

    “记住了记住了!”

    来背肥料的各村骨干先进分子和马成邦等地主派来的人叫道,然后纷纷离开。

    “队长,这能成吗?”

    王长天心虚的道:“马成邦等地主,可不是这么好忽悠啊……”

    “咋不能成?”

    张然嘿嘿一乐,满脸都是高深莫测的笑意。

    诸多地主也都集中在了马家,在他们面前,是李大口等长工们背回来的散发着怪味的所谓‘化肥’。

    “就跟硝水的味道差不多——那姓张的,不会用硝水拌着土面子和农家肥来忽悠咱们吧?”诸多地主道。

    “让我看看!”

    马成邦凑到那些所谓的化肥跟前,深深的一吸鼻子,夸张的道:“就是这个味儿,这就是化肥!”

    诸多地主闻言,齐齐将信将疑的瞅着马成邦道:“马爷,你难道见过化肥?”

    “化肥是啥我倒是没见过,但日本人在伪满洲给那边的老百姓发的肥田粉,我可是见过的——那肥田粉,也就是这个味儿!”

    马成邦一脸膜拜的道:“不过张队长这化肥,可比那肥田粉冲鼻子的多了——追肥的效果,肯定也比肥田粉好!”

    “真的?”

    一听这话,心头打鼓的诸多地主们顿时开心了,哈哈笑道:“还担心那姓张的拿硝水骗咱们,想忽悠咱们出钱拿咱们当冤大头呢,现在看来,这姓张的应该是真有两把刷子——我们这就回去试试,要真有用,咱们就立即凑钱凑粮,让化肥厂早点开工!”

    “那是那是,这化肥要是大规模的生产,不但咱们阳沟村这十里八乡的地界儿能用,还能销售到外面去,到时候,咱们可就财源滚滚了!”

    马成邦哈哈大笑,又对地主们嘱咐道:“张然交代大家打听的事,大家可都得抓紧打听,要是这化肥真管用,可又是咱们求别人了,不将人交代的事儿给办妥了,恐怕那家伙又得刁难咱们——那家伙可是个属狗脸的,说翻脸那就要翻脸啊……”

    “放心吧马爷,我们都打听着呢!”

    十几名地主嘿嘿乐道:“枪啊炮的这些东西,咱们可着实打听了不少路子,还有他想要的那些机器,人才,咱们也都落实了一些,要是这化肥真好用,那咱们就一股脑儿的告诉他,可要是化肥不管用,他姓张的就别想了——现在咱们都已经被他给吃的死死的了,要是他枪炮多了翅膀硬了,咱们说不定跟他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了么?”

    “那是那是,总之一句话,有啥事,咱们商量着来,千万别轻举妄动——现在咱们,可都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啊!”马成邦说着,这才亲自送所有人离开。

    “老叔,咱们这么干,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啊?”

    马有田问,他可是知道前阵子后半夜张然偷偷前来的事情。

    “你以为老子想不地道啊——可能有啥办法?”

    马成邦苦着脸道:“那家伙当时可是跟我挑明了,要是我不配合他,坏了他的事,别人他不动,第一个就拿我马家立威,杀一儆百啊……”

    至于张然当时还谈的,这次用硝水等混合物冒充化肥是权宜之计,化肥厂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开起来的事情,马成邦已经没心情提了。

    因为现在,他真是对张然一点都信不过了!

    正说着,天空里有乌云正在聚集,明显是要下雨的前兆。

    “不说这些了,赶紧找几块地,将这东西撒田里去,咱们家也用硝水浇过地,你注意一下,这东西是不是的确比纯硝水还管用!”

    马成邦催促,心说要是这东西要真比纯硝水管用,可能张然说的一定能造成化肥厂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要脸硝水都不如的话,那自己真的要想想办法了!

    这么大的家业,可不能真坏在自己手上,要那样,可就没法跟老马家的列祖列宗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