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18章 建造指挥部和养鸡场
    地主这个阶层,之所以讨厌,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掌握着大量的田地,靠租种他们家田地的长工佃户们的租子过活。

    更因为,不但田地,周围的山林都是他家的!

    无论在哪儿挖几锄头,都是地主家的,他就有权力问你要租子,最过分的是,要是地主一个不高兴,你上山砍几根柴火,他都有足够的理由找你麻烦!

    要是家里死了人,地主不同意,你埋都没地儿埋去!

    虽然这次斗地主,马成邦是将张然当要饭的打发,看起来是狠狠的戏耍了张然一通,不过有一点很重要!

    那就是马成邦没敢翻脸,那就等于他间接的承认,在阳沟村周边,他是放手了!

    以往,村民们无论是想在周围的山上干啥,都得经过马成邦的同意,如找个地方建房子这种事,那就更不消说了。

    而现在张然建设指挥部,就没这么麻烦了。

    选择了一处村子边缘,背靠山林的开阔地,张然就招呼着村民立即动工。

    既然是指挥部,那就形同于军事设施,可不能和村民家盖栋小茅屋简单的能住就行,得考虑隐秘性和坚固性。

    村民们热火朝天的挖土砌石磊地基,有人上山砍树当做房梁,有人在和泥烧瓦,用的筑土成墙的法子建造房屋,上头该瓦防雨。

    土墙房屋的采光不是很好,但坚固性却有保障,而且造价低廉快捷,这是张然最看重的。

    “这房子建成,一定气派!”

    “那是,怕不比马成邦的大宅子差多少了……”

    村民们一边干活一边纷纷议论着,羡慕着,也幸好是张然现在在村里建立了足够的权威,还有一千多斤粮食以及鸡蛋大洋之类的做保障,否则想起这么大一套宅子,一般人家可负担不起。

    唯一让村民们想不通的是,在这当做指挥部的宅子外围的那几间独立于院子之外的一片大房,他们不知道张然修来干啥——那些房子张然只要求有一人高就行,上头不用瓦片茅草顶也行,能简则简,明显不可能是用来住人的。

    当然是修起来当养鸡场了!

    张然哼哼着,心说自己有七百多只受精蛋,还有这么多只要管两顿吃就心满意足的廉价劳动力,自己要是不开个养鸡场来开拓财源,自己都对不起自己!

    “养鸡场是啥?”

    对养鸡,村民们不陌生,毕竟很多人家里都有那么一只两只鸡,用来下蛋改善生活增加营养,或者是换点零花之类,但养鸡场,他们就不知道是咋回事了。

    他们根本没有集中规模化养殖这个概念。

    听到张然说准备在这些房子里集中养鸡,以后还准备规模化养猪,村民们震惊了:“那么多鸡那么多猪,得要多少粮食来喂啊?这地里的粮食,人都不够吃!”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本队长自有办法!”

    张然莫测高深,心说这世上有饲料这种事,我有办法解释给你们听吗?就算我解释了,你们能听得懂吗?

    饲料的组成,当然也需要大量的粮食。

    但经过科学的配比之后,却能让牲口快速增肥,产出要远远超过投入!

    更何况,牲畜的粪便,还是极好的肥料,能增加粮食的产量,是一个良性的生态循环。

    “瞧瞧张队长那嘚瑟样儿!”

    “说的有几百个能孵小鸡的鸡蛋,就有了几百个小鸡似的——他有那么多老母鸡么?”

    张然那模样,明显让村民们很是恼火,背后偷偷的议论着,准备等着看张然找不到老母鸡孵蛋的笑话。

    土墙房屋的优点是造价低廉快速,但也有一点,就是土墙筑好之后,得等墙壁干了才能上房梁盖瓦等等,否则墙壁就容易因为含有水分,再遭到重压之后变形,最后甚至有倒塌的可能。

    因此,即便村民们人多力量大,不过两天,就将墙壁筑好了,却没法上顶盖瓦。

    不过张然住陆燕家猪圈的日子倒是结束了。

    因为指挥部的房子虽然还在晾墙没法入住,但养鸡场却已经建好了——养鸡场的墙壁要矮的多,而且是茅草顶承重不多,不用太担心垮塌的问题。

    此刻,张然正在指挥会泥水匠的村民在搭建起来养鸡场中的一间之内忙活,砌着一个类似土炕一般的东西。

    “张队长,难道你还准备住这儿啊?不是说这里是养鸡场,你咋还砌上炕了捏……”村民们憋着笑怪笑着问。

    “啥叫炕?这叫暖房!”

    张然没好气的翻着白眼道:“这是孵小鸡用的!”

    “啥,你还准备自己爬炕上当老母鸡孵小鸡啊?”

    有村民问,然后所有人都夸张的怪笑了起来。

    “滚滚滚,都滚去干活去——再偷懒,晚上我们支队可不管饭啊!”

    张然悻悻的骂道,心说跟一群没啥见识的老百姓,真是无法沟通。

    一听不管饭几个字,村民们立即就跑了,摆出一副挥汗如雨的模样,生怕张然一生气真不给大伙儿管饭。

    “然哥……”

    吃饭的时候,陆燕偷偷找到张然道:“在这么下去,咱们的粮食可就撑不了几天了啊……”

    村民们都以为张然他们去马成邦家里一下就背回了两千来斤粮食,不够还可以再去背,加上之前的几百斤粮食,那粮食简直多的吃不完。

    但事实如何,只有张然等十几个人清楚,统共就不到一千斤粮食,现在全村五六十口子人,一天一干一稀的猛造,每个人一天下来,起码得小二斤粮食。

    两天下来,就吃了一小半!

    “要不,干脆都吃稀的算了?其他家请人干活,也都是稀饭……”

    陆燕替张然着想商量道,毕竟这房子大框架虽然建好了,但烧瓦之类的工作还在进行,以后还得大量用人,加上王老拐王文平王凯以及张然自己,天天都得盯着这些粮食吃,那么几百斤粮食,能吃多久?

    “不怕!”

    张然捏着下巴嘿嘿一乐道:“要是我估计的没错,过两天,咱们就有大把的粮食了!”

    “队长,是不是咱们又要出去斗地主了?”

    一听这话,王老拐王文平三名歪瓜裂枣的八路战士一脸兴奋的凑了过来,口水滴滴的样子——在马成邦家那一顿,他们三个虽然吃的只是剩饭剩菜,但现在依旧都还回味无穷呢!

    经过统计,除了马成邦这个大地主之外,周边的小地主还有十几家,富农更多……

    就算不算富农,只去斗那些小地主,一家大鱼大肉的吃一顿,那也能吃十几天啊!

    想到这些,不单是王老拐等人,王长天等村民,都口水流的几尺长!

    “出去斗地主?当咱们晋东支队没事干么?”

    张然冷哼道:“过了明天,我想用不着咱们出去斗地主,而是那些地主送上门来给我们斗好吧!”

    “……”

    听到这话,所有人便都是看傻比一般的表情瞅着张然,心说那些小地主傻呀,钱粮多的家里头装不下了?会送上门来给咱们斗他们的地主?

    这种鄙视的眼神,让张然很是不爽,觉得自己的队长威严都受到了冒犯,悻悻的道:“不信的话,咱们走着瞧——要不咱们打个赌,要是我赢了,你们白给我将指挥部修完,要是我输了,你们白吃我十天不用帮我们晋东支队干活,敢不敢!”

    “赌了!”

    村民们齐声大叫,兴奋不已,看张然的眼神,就更像看着一个大傻子了!

    就连王文平看着张然的表情中都充满了得意,有种智商上的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