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86章 日军壮士断腕
    其实张然的震惊是非常有道理的,同时他也太放大了金钱的威力。

    没有金钱是不行的,但金钱也绝不是万能的。

    伪军可都不是傻子,不可能因为简简单单的几个标语,一些空口白话的许诺,就发展到跟日军拼命的程度,哪怕是有不少人在其中推波助澜都不行!

    钱伪军当然想要,但伪军也绝对会害怕有钱没命花。

    发展到这个地步,其实张然对伪军那些金钱的许诺其实早就不重要了!

    之所以变成这样,更多的还是因为日军自己!

    那煽动的蝴蝶翅膀,才是铸就这一场惨剧的根本原因!

    残酷屠杀放下武器的俘虏,屠杀手无寸铁的武器,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最显著的标签!

    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这些伪军们当然也都清楚,甚至跟着这些日军干的时候,他们也目睹过身边的这些日军干过同样的事情!

    因此,当晋东支队的那些标语落入他们的眼中,他们第一个想到的绝对不是钱,而是知道自己等人已经被日军视为了最大威胁!

    而日军对于被他们视为威胁的方式,从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全部干掉。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日军想要解释他们不想杀掉这些伪军都不行了……因为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伪军们根本不可能相信日军。

    而日军,也绝不会任由伪军们拿着武器离开!

    事情发展到这个时候,日伪军双方的处境,就像极了博弈论囚徒理论中所说的那般,谁也不可能相信谁,谁都将对方视为最大的威胁……

    因此,惨剧的发生,就已经无可避免了!

    当然了,对于这些没想到的东西,张然并不会太在意,他更在乎结果。

    无论什么原因,只要能死最少的人然后弄死更多的鬼子,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日伪军的冲突,在最短的时间内便达到了最惨烈的程度。

    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日伪军双方便有数百人倒地,其中日军死伤的人数,一点也不比伪军少!

    但这也成功的让混战在一起的日伪军彻底的分开了!

    一分开,伪军们便就没有了任何机会!

    “跑啊!”

    “快跑……”

    也不知道是谁先嚎了一嗓子,然后伪军们就彻底的崩溃了,鬼叫着四散奔逃,如同那洪流冲击下的沙堆……“八格牙路!”

    “想跑,门都没有……”

    无数的日军厉吼着,乌泱泱的追了出来,一个个恨的咬牙切齿,似乎不将这些伪军杀光,就难消他们心头之恨一般。

    也由不得他们不恨,毕竟这些伪军之于他们来说,就跟养的狗差不多。

    养狗是为了咬人,现在却被自己养的狗给咬了……

    一想到这点,日军们便追的更凶了,甚至连阵型都跑散了……

    面对这群已经被彻底击溃的伪军,日军们的确也不需要什么阵型,那几乎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收割!

    冈田吉野藤田等人却保持了足够的清醒,在最短的时间内下令追击的日军回撤,保持队形,以防万一!

    “该死的!”

    看到追击的日军没冲出多远便飞快的退了回去,孙红忠涂进军等人是鼻子都气歪了——他们可还等着乘机再占一下小鬼子的便宜呢!

    现在小鬼子退回去了,这便宜哪儿占去?

    在孙红忠等游击队员们恼火不已的当口,独立团却早已冲了出去,面对那些溃逃而来的伪军,朝天就是一通开火,然后扯着脖子怒吼:“不许动,我们是八路军——缴枪不杀……”

    本就被鬼子杀了个落花流水的伪军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的意志,更别说八路军优待俘虏那是出了名的,所以一听是八路军,一干伪军丢枪举手投降的速度简直就跟丢烧红了的铁棍一样……

    等孙红忠涂进军等人反应过来,独立团那边光枪都缴了几十条了,更别说弹药等别的。

    “你们特么,不讲道义啊你们——冲上去缴枪,招呼都不打一声?咱们可并肩作战了这些天了都!”孙红忠见状气的直蹦。

    但谁搭理他啊?

    俗话说的好,穷**计富长良心。

    道义这东西,当然要讲,但那也得是自家先吃饱了肚皮再说——要是自家的肚皮都吃不饱,还讲个屁的道义!

    穷怕了的独立团明显深谐此中道理,所以孙红忠即便气急败坏的都要蹦上天了,一帮人不但不搭理,反而希望他多蹦一阵,然后自己等人好乘机再多捞些好处……

    等东西抢到了手,有的是时间掰扯道义,但前提是别提缴获的事!

    “该死的,外围有八路!”

    “我们被包围了……”

    听到外围四面八方都在响起的缴枪不杀的吼声,以及刚刚逃出去的伪军们大喊投降饶命的声音,收缩回去的日军,如临大敌!

    “该死的张然,该死的晋东支队!”

    听着这些毫不掩饰的动静,想到搞成如今这幅局面,都是因为那个叫张然的土八路对帝国军队以及自己下达的悬赏令,藤田在恨的咬牙切齿切齿的同时,心头更是惊惧无比,哭丧着脸道:“少将阁下,现在咱们该怎么办?你快想想办法啊……”

    看到藤田这幅模样,吉野冷笑挖苦道:“怎么了藤田,之前不是说那张然和他的晋东支队之所以能如此猖狂,都是因为没遇上你——这就怕啦?”

    听到这话,藤田只觉得一张老脸像是给人猛抽了几个大嘴巴一般,火辣辣的疼,却还梗着脖子狡辩道:“张然这混蛋居,然用重金悬赏这种卑鄙手段,他简直是不配为军人——堂堂正正的对决,我藤田岂会怕他……”

    听到这话,别说吉野屯本,就连那参谋都对藤田鄙视不已!

    武士道精神,也就骗骗那些底层的帝国士兵,对于他们这些高级将领来说,岂会不明白在战场上,从来都是以胜败论英雄的!

    赢就是赢,无论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是不是卑鄙无耻还是堂堂正正!

    不过好在,他们也知道这时候可不是跟藤田争论的时候,尽快想办法脱困,才是重中之重!

    只是脱困,又哪里那么容易?

    现在,外围到处都是八路游击队和袁振锋的人马,还有那些烦人至极跟臭虫一般讨厌的支那老百姓!

    所有人,都想要他们的命!

    那种举世皆敌的困境,几乎让一群人绝望!

    “要不,乘着我们还有实力,找个优势地形,固守待援如何?”藤田道。

    “蠢货!”

    吉野毫不客气的骂道:“别说现在整个灵江沿线都兵力匮乏,除非原田少佐他们放弃灵江要塞,否则根本抽不出足够的兵力来驰援我们,就算原田少佐他们愿意以放弃灵江要塞为代价来驰援我等,可一旦灵江要塞失守,我军可就全都成了瓮中捉鳖——难道你想这样吗?”

    被吉野这么一通毫不客气的怒斥,藤田一张脸憋的通红,恼羞成怒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吉野冷笑,心头倒是有条毒计,但他并不打算现在就说出来。

    “都闭嘴,听我说!”

    到了这个时候,冈田倒是展现出了帝国陆军少将应有的冷酷作风,低喝一声道:“灵江要塞,不容有失,所以固守待援,绝对不行——传我命令,立即给原田发报,命灵江沿线的所有队伍,无论他张然如何挑衅,都给我死守不出,而从木马,迎水驰援灵江的队伍,即刻向卢县一带移动,不得有误!”

    “而我军,则不惜一切代价,赶往卢县一带,和他们汇合!”冈田脸色严峻的道。

    听到这话,吉野等人脸色煞白!

    这样的话,整个队伍将完全暴露在周边敌人的目光之下!

    到时候,四面八方的八路,游击队等各种武装,怕是全都会如饿狼一般的扑将上来……

    “事到如今,我们不得不壮士断腕!”

    冈田咬牙道:“好在,卢颂二县之内,一马平川,只要我们的行动足够迅速,不给支那人组织起重兵围堵的机会,那么我们绝不是就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听到冈田的话,吉野等人重重点头。

    虽然这么做,注定将会有不知道多少的帝国士兵再也没有机会活着回到家乡,但这也的确是他们目前唯一的选择了!

    外围,独立团,游击队和宋涛带领的队伍,还有李大口带领的支队民兵民夫们,还在四处围剿溃散的伪军。

    “不许动,否则炸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李大口大吼着,举枪对准了前面的伪军,在他的周边,几十名民兵们举着手榴弹嗷嗷叫——整个队伍的步枪,加起来不超过十条。

    但他们面前的伪军却有二三十人,个个有枪!

    正常情况下,他们这就是在找死!

    但那些伪军却如被千军万马给包围了一样,将手中的步枪如同丢掉烧红的铁棍一般的丢在地上,然后双手抱头大叫饶命……

    民兵们冲上去抢枪然后抱在怀里不撒手,想到整个民兵队伍今晚一下子就缴获了近百条枪,可谓实力大增,一个个乐的是牙花子都出来了。

    李大口却郁闷不已,

    想着伪军逃窜最多的方位,都被独立团还有游击队方面包圆了,他们就只能捡点残羹剩饭,那滋味,就跟眼瞅着好白菜被猪拱了一样,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

    然后,他们便听到了密集的枪炮声和喊杀声!

    “怎么回事?”

    李大口大惊问。

    “小鬼子强行突围了!”

    有得到消息的民兵狂奔而来叫道:“独立团和游击队那边,根本挡不住,现在小鬼子已经突出重围,向着卢县的方向而去了……”

    什么都不想,拼尽全力只想突围的小鬼子的战斗力,那是极其恐怖的。

    就像烧红的尖刀切开黄油一般撕开了重兵密布的防线,突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