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85章 金钱之威,恐怖如斯!
    “藤田君,你怕啦?”

    看到藤田苍白的脸色,吉野笑的极其残忍:“之前你不是说张然很好对付,我吉野在他手上吃了大亏,根本就是我吉野无能?可你又如何——现在连张然那家伙的鬼影子都没见着都已经被吓成了这样,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嘛!”

    藤田被这话气的几欲吐血,心说要是真刀真枪,自己会怕他张然?

    可这混蛋作为军人,不想着用刀枪解决问题而是会使出此等歹毒的伎俩——我特么有什么办法!

    “吉野,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有心情在这里阴阳怪气?”

    冈田怒不可遏,指了指那些交头接耳已经越来越频繁的伪军压低声音道:“现在的局势已成水火,要是不尽快解决,我怕我们这次不但又要阴沟里翻船,一个不慎,恐怕连你我的人头,都有可能会变成这些皇协军手中的赏金!”

    吉野的脸色这才严肃了起来,几人压低声音开始商议!

    伪军和日军精锐,现在是半半之数。

    虽说伪军的训练等等各方面和帝国精锐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正常情况下想要歼灭他们,简直轻而易举!

    可现在双方混在一起,一旦爆发冲突,那立即就是短兵相接!

    短兵相接的话,实力就往往不是最主要的因素了——能不能活下来,有时候还得看命!

    纵使最后顺利拿下伪军,帝国精锐这边伤亡惨重那是肯定的。

    这可不是几人想要看到的。

    拿不下,给这些伪军带着枪炮逃走,也会是个大麻烦!

    别说这些家伙到时候和当地的那些老百姓,还有八路军,游击队的一起反戈一击,就说他们仗着武装尾随队伍收割人头换赏金,那也绝对会是队伍的噩梦!

    想到这些可怕的情况,即便是在大冬天里,冈田吉野等人的头上也都是冒气了层层热汗!

    之前,他们以为自己等人这趟最大的危机就是金牛山!

    现在他们知道自己错了,自己等人现在面对的最大的危机,就是现在!

    “不管了,先将帝国精锐和皇协军先分开,然后再见机行事!”

    最终,冈田不得不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否则一旦短兵相接,伤亡太大的话,自己等人再想从这边杀出去,那可就真的是太难了……

    只是,现在无论他们想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早已不全由他们自己决定了!

    因为那些标语上的内容,早已经过层层传递,传进了每一个皇协军的耳朵里了!

    这些皇协军或许是软骨头,或许是真的想投靠日军然后升官发财……

    但无论怎么说,他们都不是笨蛋,在听到这些标语的内容之后,他们全都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鬼子已经不再相信他们,鬼子为了自保,会拿他们开刀,将危险扼杀于摇篮之中!

    即便有伪军还没意识到这点,但其中绝对会有人会让他们意识到这点——不仅仅因为这些伪军中早已混进了龙欣安排的人手在其中推波助澜,其中哪些聪明人,也会推波助澜,因为只有所有的伪军都抱成一团,他们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无数次,冈田等人都想利用命令将帝国精锐和伪军分开,但每一次,那些伪军们都紧紧的跟在那些日军身边,不肯远离……

    要是平常,日军方面早就发飙了,但这次,他们不敢!

    双方就在这种诡异的平衡中僵持着。

    但所有人都清楚,整个队伍现在早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炸药包,一旦有一丁点的火星,恐怕就会将不知道多少人炸的粉身碎骨……

    “高啊,张队长这招,实在是太高了!”

    远远的黑暗中,宋涛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原本他以为这三四千的日伪军,自己等人恐怕是很要费一番功夫,都未必能将之拿下,但现在看来,一旦鬼子伪军自己先来一通内乱,自己等人集中兵力收拾剩下的残军,那就太简单了!

    “嘿嘿,那是!”

    听到宋涛的夸奖,孙红忠与有荣焉的道:“我老孙这辈子没佩服过多少人,但对张队长,那的确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涂进军也在一旁心悦诚服的道:“都不知道张队长这脑袋是咋长的,居然能想出这法子来收拾小鬼子——一般人可想不出来!”

    “不是想不出来,是想出来了也没他那么多钱!”

    和队伍汇合的龙欣悻悻的道:“一个普通鬼子的脑袋二十块大洋,军曹三十小队长一百中队长两千……我倒想看看他晋东支队拿啥赔这么多的赏金!”

    “龙欣啊,你太小看张跑跑啦!”

    浦沅中倒是服气的指了指村庄里那腻在一起的鬼子伪军道:“要是小鬼子伪军自相残杀自己死光了的话,他张跑跑是一个大子儿都不用出了……我发现,张跑跑这招才特么真的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啊……”

    “浦团长,你至于这么长他张跑跑的志气灭咱们自己的威风么?”

    龙欣不满的道:“这法子,要是我有钱,我也想的出来——只不过咱们八路军有规矩,不能乱用而已,也就他张跑跑……”

    浦沅中忙轻咳两声打断了龙欣的话,指着村里道:“不知道这小鬼子伪军还能撑多久……”

    “你说,小鬼子那边会不会最终说服了伪军?”

    宋涛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孙红忠和涂进军顿时一凛道:“要真是那样,可就全白忙活了……”

    “不可能!”

    龙欣冷声道:“人心是经不起推敲的,一旦产生了裂痕,再想修补那可就难了——再说了,我安排在伪军中的人手,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

    宋涛无语,瞅着龙欣道:“不知道龙姑娘你有没有安排人手在我们定州?如果有的话,到时候可真要手下留情,宋某可不想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孙红忠涂进军却在担心那几名混在伪军之中的地下党员们的安全,他们清楚,一旦日伪爆发冲突,那些地下党恐怕很难活着出来了……

    龙欣也沉默着,但她能做的,也只能为那几名自告奋勇的手下祈祷,祈祷他们能在顺利的完成任务的同时活着出来,千万别干蠢事——藤田的脑袋,可不那么好拿!

    时间又过去了许久,村中却依旧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宋涛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看看几人低声道:“要不要我们帮他们一把?”

    浦沅中摇头道:“万万不可——如果我们出面,会真的帮了他们!”

    现在这种时候,只能让日伪军的矛盾从内部尖锐到不可调和,并最终爆发,贸然插手,对方会在瞬间一致对外……

    一旦形成这样的局面,再想用金钱实施离间计,那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了!

    宋涛点头,然后继续默默的等待。

    而村中,一直僵持着的日伪军之间的情绪,也终于到了顶点!

    一名竭力想要将自己的小队和周围的伪军分开的小队长怒不可遏之下,抽了一名冒头的伪军一记嘴巴……

    那伪军一刺刀便将那日军小队长给捅了个对穿!

    “八格牙路,找死!”

    十几名日军齐齐暴怒,挺着刺刀便将周围的伪军捅倒了好几个……

    “妈拉个巴子的,小鬼子是不给咱们活路啦……”

    “横竖都是个死,跟小鬼子拼啦!”

    刺耳的怪叫声,从伪军群中的各处响起,有伪军推搡着扑向了那些日军,那些日军情急之下,又捅倒了不少的伪军……

    原本还有些不敢下手的伪军终于也豁出去了……

    炸药包随之被引爆……

    整个村庄之内在瞬间喊杀声,枪声,爆炸声连天……

    “张队长,真乃神人也!”

    孙红忠涂进军哈哈大笑,得意至极的拍打着周围之人的肩膀,似乎生怕没人知道他们现在名义上是独立,但事实上算是听命于张然一般。

    宋涛浦沅中等人虽然不想承认,但却又不得不承认,张然这一手,的确算得上是神来之笔……

    想不服都不行。

    要是张然在这里,估计也会立即得意的一蹦三尺高,得意洋洋的表示我张然岂是浪得虚名之辈,要收拾他几个小鬼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得意,张然绝对会得意的。

    但要说他一早就想到会发展成这般局面,那是绝不可能的。

    现在,张然正率领着晋东支队风雪兼程的往这边而来——这也是原田派人在灵江周边掘地三尺却找不到晋东支队任何踪迹的根本原因所在!

    其实按照张然的计划,也就是利用金钱尽可能的给小鬼子造成一些混乱,尽量拖慢冈田部日伪军向着灵江靠拢的速度!

    这样,他就有机会率领主力及时赶回来,然后在民兵和卢颂二县的老百姓们的帮助下对日伪军进行围堵,然后看看有没有某个伪军真的财迷心窍,帮自己拿下藤田的人头,让自己对惨死在青平县的老百姓们们有个交代。

    要是张然知道自己的计划会发展到目前这个程度,他绝对是震惊的,

    绝对会对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有了重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