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028章 第一名,逆袭
    杨家的晚饭很丰盛。</p>

    “卓雪令人送来了一头羊,说是西夏那边来的,很肥。还有一大碗羊杂汤,都喝喝。”</p>

    提及女儿时,李氏总是会很得意。最近她喜欢走出家门,和街坊们聊聊八卦什么的,但聊一聊的,她经常会把话题转到女儿的身上。</p>

    我女儿的日子多好,我外孙多英俊聪明……</p>

    父母渐渐变老,他们对人生的追求渐渐的都放在了子女的身上。</p>

    子女好,他们就好。</p>

    子女不好,他们会再度背起背包,再度出发,为子女去风浪里拼搏。</p>

    杨继年喝了一杯酒,见儿子吃的漫不经心的,就问道:“考的如何?”</p>

    杨卓超抬头道:“觉着还行。”</p>

    杨继年皱眉道:“何时能拿个中等回来?”</p>

    学堂里的等级就是上中下,杨卓超经常在中下徘徊。</p>

    杨卓超窘迫,李氏见了就说道:“大郎最近很刻苦呢,晚上都在学。”</p>

    杨继年说道:“刻苦是应当的,当年为夫如他这般大时,那真是头悬梁锥刺股……你看看他,不吃了!”</p>

    他失去了胃口,就丢下筷子,出门之前说道:“为父已经找了一家学堂……过几日就带你去。”</p>

    进学堂要测试,这个测试让杨继年有些担心。</p>

    李氏说道:“女婿的书院呢?”</p>

    沈安那边还有一个邙山书院啊!</p>

    为啥不去呢?</p>

    李氏真的很不理解丈夫的想法。</p>

    杨继年摇头,“那边主要是杂学……近几年没法科举。”</p>

    李氏叹息一声,“哎!怎么就那么难呢?”</p>

    她转过头对儿子说道:“大郎,你要努力才是,不然要气坏了你爹爹。”</p>

    杨卓超吸吸鼻子,“是。”</p>

    吃完饭,他回了房间。</p>

    这次考的如何?</p>

    他觉得还行,但却没有默写出文章给父亲点评。</p>

    也没有机会啊!</p>

    杨继年说不到几句话就拍筷子走人了,估摸着是去了书房里生闷气。</p>

    杨卓超拿出课本仔细看着。</p>

    灯火摇曳,照在他的脸上。</p>

    他突然伸手去摸眼睛,可却晚了些,一滴泪滴落在课本上。</p>

    泪水晕染着字,渐渐模糊……</p>

    他放下课本,趴在桌子上无声的哭了起来。</p>

    他也想成为父母的骄傲,可事与愿违,曾经的聪慧渐渐变成了浑浑噩噩,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p>

    可他醒悟了啊!</p>

    在姐夫的一番话之后,他开始了努力,重新上路。</p>

    可成效如何他却没底气。</p>

    想到徐毅今日众星拱月般的姿态,他就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没出息的家伙。</p>

    然后父母还会失望……</p>

    这样的日子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让他绝望。</p>

    “谁呀?”</p>

    前院有人敲门,赵顺在问。</p>

    随后开门,有人进来。</p>

    “郎君,有客人。”</p>

    杨继年在书房里生闷气,闻声出来,见到是卢辉,就拱手道:“卢先生可是稀客,请书房里说话。”</p>

    “杨御史!”</p>

    卢辉的声音很大,他拱手道:“恳请杨御史不要带走杨卓超。”</p>

    杨继年在谋划儿子的新学堂,这个没瞒着卢辉。</p>

    可当时卢辉的反应冷淡,大抵是随你便的意思。</p>

    这是什么意思?</p>

    杨继年愕然道:“这是为何?”</p>

    你这个大晚上的发什么疯?</p>

    他不高兴了。</p>

    当初说了要走的,你冷冰冰的无所谓,现在你大晚上的来说不能走。</p>

    你当我杨继年是没脾气吗?</p>

    别说是你,韩琦若是激怒了老夫,老夫也会让他好看!</p>

    这一刻杨继年化身为护崽的父亲,露出了狰狞。</p>

    “杨御史……是老夫的错啊!”</p>

    卢辉赧然道:“以往老夫忽略了杨卓超,可今日考试他却一鸣惊人,让老夫……让老夫震惊不已啊!”</p>

    什么?</p>

    杨继年皱眉道:“什么意思?”</p>

    儿子习惯性的差让杨继年觉得自己是幻听了。</p>

    “你……你说什么?”</p>

    李氏闻声赶来,站在边上,也是觉得有些迷糊了。</p>

    卢辉说道:“这次考试……杨卓超第一。”</p>

    嗯……</p>

    杨继年眨巴了一下眼睛。</p>

    大家都觉得他很刻板,可此刻的杨继年却突然做了一个动作。</p>

    啪!</p>

    他奋力拍了自己的脑门一下。</p>

    声音很清脆,效果很明显,当他的手离开额头时,哪怕是夜晚,借助着灯光依旧能看到一片红。</p>

    好狠啊!</p>

    好痛啊!</p>

    杨继年不禁又眨巴了一下眼睛,觉得额头很痛。</p>

    但旋即狂喜袭来。</p>

    “果真?”</p>

    卢辉拿出了试卷递过去。</p>

    杨继年接过仔细看着,李氏在边上大气都不敢出,唯恐出声把儿子的文章弄坏了。</p>

    她不懂文章,可却知道自家丈夫的心思。</p>

    她看着杨继年的脸,多年的夫妻让她只需要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结果。</p>

    杨继年的嘴角颤动了几下,然后不可抑制的翘了起来。</p>

    李氏不禁欢喜的道:“是真的吗?”</p>

    杨继年抬头,“虽说还有些稚嫩,架子却有了。”</p>

    学问就是这样,通过文章就能看出来。</p>

    架子就是框架,框架打好了,剩下的就是往里面填充学识和阅历。</p>

    卢辉笑道:“正是啊!框架,这个说法好,老夫一看这篇文章就觉着好,只要再磨磨,科举有望。”</p>

    杨继年和卢辉同时沉默了下去,李氏兀自在欢喜,“妾身去告诉大郎这个好消息。”</p>

    “等等。”</p>

    杨继年叫住了妻子,问卢辉,“先生以为如何?”</p>

    卢辉摇头,“不可能作弊。”</p>

    李氏一听就炸了,“大郎不是作弊的人!”</p>

    母亲总是愿意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孩子,觉得他们是无害的,无过错的。</p>

    杨继年看了她一眼,说道:“去把大郎叫来。”</p>

    杨卓超被叫来,看到卢辉后就哆嗦了一下。</p>

    这是来告状的?</p>

    那某今晚绝对要挨一顿了。</p>

    他行礼,杨继年说道:“为父这里有个题目,你可马上写来。”</p>

    这是现场考试,而且是杨继年出题,必然没有规律。</p>

    卢辉觉得很是妥当。</p>

    杨卓超很是无所谓的走过去,笔墨纸砚没人准备,他自己弄好了,然后杨继年出题。</p>

    做文章需要先构思,把思路理顺,然后才能下笔。</p>

    杨卓超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开始下笔了。</p>

    轻浮了!</p>

    杨继年摇摇头,看了卢辉一眼。</p>

    卢辉想了一下,记得考试时杨卓超也差不多是用了相同的时间来思考,然后下笔。</p>

    他低声道:“他最先考完。”</p>

    这个小崽子!</p>

    杨继年听到这个就怒了。</p>

    他说过多少次了?</p>

    不要做出头鸟,不要做第一……</p>

    这是一个父亲的谨慎,担心孩子会因为冒头而树敌,被打击。</p>

    时光流逝,小半个时辰后,杨卓超抬头,说道:“写完了。”</p>

    “拿来。”</p>

    杨继年接过墨迹还未干的纸,仔细看去。</p>

    这一看就呆住了。</p>

    卢辉见到他的模样,忍不住就凑过来。</p>

    两个男人的脑袋凑在一起,让李氏想到了一个词,但觉得不对。</p>

    耳鬓厮磨。</p>

    可他们是男人啊!</p>

    她此刻有些心慌,担心儿子这篇文章做不好,到时候就会被坐实了作弊的名头,于是就开始了胡思乱想。</p>

    两个老男人头并着头,渐渐越靠越近……</p>

    “这是……”</p>

    狂喜的杨继年偏头,正好卢辉偏头,两人……</p>

    “哎呀!”</p>

    伺候的阿青捂着眼睛,觉得自己真是活久见了。</p>

    郎君竟然亲了卢先生。</p>

    杨继年和卢辉同时分开,两张老脸发红,但旋即都盯住了杨卓超。</p>

    这是怎么了?</p>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啊!</p>

    杨卓超有些怕。</p>

    杨继年吸吸鼻子,问道:“你……你最近……”</p>

    他想起了妻子说儿子最近刻苦用功的事儿,当时他压根没关注,可如今看来,儿子一直在努力,只是被自己忽视了。</p>

    他看着茫然的儿子,只觉得心酸,“为父亏待你了。”</p>

    杨卓超讶然,李氏已经狂喜道:“大郎,你考了第一名!”</p>

    “我的儿,你怎么就那么出息呢!”</p>

    杨卓超这才知道自己考了第一名,所有的忐忑渐渐消散,就看向了卢辉。</p>

    卢辉含笑点头,说道:“你此次考的极好,老夫见多了文章,可如你这等有灵气的却少。”</p>

    杨卓超只觉得鼻子一酸,就哽咽了起来。</p>

    父亲嫌弃,先生嫌弃,视他若无物,同窗因为他泯然众人矣,又因为他年少,都喜欢欺负他……</p>

    这些委屈压了他几年,如今一朝得到释放,就再也控制不住了。</p>

    “娘……”</p>

    杨卓超泪眼朦胧的看着李氏,他觉得自己委屈啊!</p>

    只有母亲愿意相信自己。</p>

    李氏也是苦花了脸,“我的儿,你总算是出息了。”</p>

    这个儿子幼时在家学习不错,聪慧过人,可进了学堂后没多久,这人就渐渐的浑浑噩噩起来。</p>

    李氏很伤心,而杨继年说这就是性情变了。</p>

    孩子大了,性情就会变。</p>

    可为何会变坏呢?</p>

    杨继年夫妇想不到原因,只能郁闷。</p>

    那些街坊,那些亲戚以前经常夸赞他们有个聪慧的儿子,以后前途无量。</p>

    可当杨卓超在学堂里的成绩被人知道了之后,夸赞就变成了唏嘘。</p>

    众人都说这孩子聪慧比不过方仲永,可差起来比仲永还差。</p>

    曾经的天才孩子方仲永如今在干啥?</p>

    种地!</p>

    这话里的含义让杨继年和李氏咬牙切齿,但却无可奈何。</p>

    儿子,你要争气啊!</p>

    无数次他们这样说,可杨卓超依旧如故,让人绝望。</p>

    可现在的杨卓超却一下就窜了出来。</p>

    他用一次考试和刚才的测试告诉父母。</p>

    我还是那个杨卓超,还是你们那个聪慧过人的儿子!</p>

    这一刻李氏哭成了泪人。</p>

    这一刻杨继年欣喜若狂。</p>

    这一刻,卢辉笑的格外的灿烂。</p>

    ……</p>

    第三更送上,晚安!</p>

    推荐:《穹顶之上》https://m.hbfie.org/book/175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