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027章 狂喜(为盟主‘荷茗一夜’加更)
    杨卓超把题目写下来,然后想了想,发现这个题目姐夫竟然没给自己。

    题海之法的要诀就是做题,做多了之后,再差的学生也能从考题中找到熟悉的痕迹,然后再从记忆里去寻摸,自然成绩不差。

    这就是广撒网。

    杨卓超觉得题目很陌生,就仔细想了想。

    卢辉站在上面监考,见学生们都在低头,只有杨卓超抬头发呆,不禁就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当初才会看重这个少年。

    杨继年是御史,可和同僚却不和睦,在官场也没啥人脉,以后杨卓超要是考不上进士,不出十年,杨家就会中落。

    哦,他倒是忘了杨卓超还有个姐夫沈安。

    沈安有钱,有手段。

    可这是他的本事,你杨卓超考不上进士,沈安也没地方使劲啊!

    他就算是再厚道,可顶多是多给你些钱,让你做个富家翁而已。

    富家翁两三代后就会落魄,可官员却不同,按照大宋的潜规则,官员的儿子能承袭萌荫,好处多多啊!

    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劝学诗呢?

    读书首要就是为官,可这些学生里有几个能做官的?

    卢辉监考无聊,就看着这些学生,分析他们的未来。

    杨卓超缓缓低头磨墨。

    他的动作很慢,不慌不忙的。

    可在卢辉看来这个不慌不忙就是心中没底,做不出来,所以才磨蹭。

    他的目光错过杨卓超,看向了徐毅。

    这是他寄予厚望的学生,为了让他一举得中,他去了徐家,和徐毅的父亲促膝交谈,说明了利害关系,最后让徐毅避过了去年的一科。

    这一科的殿试已经结束了,新的一科在酝酿中。

    这便是希望啊!

    卢辉的目光渐渐灼热,仿佛看到了学生们成群走进大殿的场景。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时光流逝,徐毅第一个结束,他起身道;“先生,某做完了。”

    卢辉点头,欣慰的道:“坐久了不好,出去走走。”

    这是极为亲切的态度,但徐毅却习以为常了。

    杨卓超抬头,他也结束了,但按照姐夫的交代检查了好几遍,否则他能比徐毅更早出去。

    卢辉见状就冷笑道:“一刻钟前你就停笔,磨磨蹭蹭的作甚?出去吧。”

    众人都看了杨卓超一眼,走到门外的徐毅停步,回身看着杨卓超。

    一刻钟之前,也就是说,他结束的更早,大抵是第一个考完的。

    等杨卓超出来后,徐毅问道:“写完了?”

    杨卓超点头,徐毅是天之骄子,他是粪坑里的蛆虫,两人之间的差距很大。

    “别自暴自弃!”徐毅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负手在外面散步。

    这便是气度。

    里面的卢辉见了不禁微微点头,觉得徐毅的气度以后在官场上作用颇大。

    可杨卓超看了却觉得不对,觉得这是在装模作样。

    徐毅转圈,回身见他有些不以为然,就叹道:“你也别灰心……你姐夫是杂学宗师,更是题海之法的创始人,你有空便去请教一二,这也不是坏事吧……否则……旁人会说沈安教授了那么多弟子,可自家内弟的学业却那么差,还怎么见人?你说是不是?”

    他在微笑,可神色矜持,还有些幸灾乐祸。

    他们是小学堂,考中进士的几率自然比不过太学,这也是心病。

    徐毅当初也想过进邙山书院,可书院的教学是以杂学为主,这一条就被他和家人否决了。

    而太学的崛起也就是在这几年,越往后就越难进去,徐毅家使过劲,可却失败了。

    太学竟然不收我?

    沈安那厮竟然不收我?

    那时沈安在太学做主,对生源的考察很严格,不但要求考察学业,还得考察人品。

    这对于徐毅来说就是羞辱。

    他恼火不已,可却没地方发泄。

    等回到学堂后,看到杨卓超时,他就觉得这是个天然的出气包。

    年岁小,打不过大家,见识不多,说不过大家……

    而且他是沈安的舅子,压制他就和压制了沈安没区别,爽得很。

    那么我就在这个小学堂读书,到时候考中了进士来打你的脸!

    他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努力的。

    卢辉走到了门边招手,徐毅过去,低声说着自己刚才做的题。卢辉不时微笑抚须,很是欣慰。

    看来徐毅做的不错啊!

    杨卓超不知道自己做的如何,但却觉得很顺畅。

    稍后全部结束了,大部分学生一脸痛苦,大抵今夜将会有暴风雨。

    “自己背诵课文,明日老夫要检查。”

    批改卷子需要大半天,今天卢辉就不再授课了。

    卢辉抱着卷子回去批卷,学生们马上就闹腾了起来。

    “徐毅,你是怎么破题的?”

    文章首要是破题,这是第一步,分析对了题目,后续就好施展,分析错了,差了,后面举步维艰。

    徐毅微笑着说了自己对题目的理解,周围顿时一阵赞叹。

    “如今你的学业越发的精进了,先生的眼里只有你,一半精力都耗在了你的身上……”

    这是嫉妒的声音,徐毅看了那人一眼,淡淡的道:“自己无用,说这些难道能更好?只会让人觉着你气量狭窄。”

    人无用,怪卵痛。

    那人低下头,不敢再嘀咕,否则卢辉知道了会收拾他。

    徐毅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很高大。

    这便是气场。

    从此刻起,他就和这些同窗们拉开了距离,此后的人生就像是两条永不交集的线条,

    他站在那里,一股神秘感就油然而生,仿佛在发光。

    这是差生看优等生的感觉。

    杨卓超就有些这种感觉,这让他有些沮丧。

    不过姐夫说过,人可以笨,但不能绝望。

    绝望就代表着不想努力。

    而笨不怕,只要你持续努力,兴许别人努力一年就能有成效,而你需要两年三年,甚至是十年……

    但你既然天生笨,那么多付出就是应该的啊!

    所以忘掉那些沮丧,继续努力吧。

    学生们都在说着这次考试的情况,杨卓超却拿出了册子,开始琢磨题目。

    当你把学习当做是生命时,效率会成倍提高。

    “……以后某要是能考中进士,定然会……”

    “……下一科徐毅你要考的吧?”

    “肯定的,某忍了一科,就是想一次考中进士。”

    “你真是厉害啊……”

    “……”

    当你全神贯注时,边上的声音再大也无法干扰到你。

    这些声音渐渐被杨卓超忘记,他提起笔,开始做题。

    别停下脚步,这个世间永远有让你不解的学识,去学习,去努力……

    他微微皱眉,一会儿书写,一会儿停下,咬着笔头思索着……

    那些学生依旧在高谈阔论,徐毅就是中心……

    ……

    对于先生来说,改卷是个痛苦的事儿,若是学生们大多成绩差的话,那更是痛苦不堪。

    一份份卷子让卢辉的怒火渐渐升腾。

    “都是没前途的,读书读书,除去耗费家中的钱粮还能做什么?”

    他把手中的卷子卷起来,想扔出去,可想想却又忍住了。

    当你的试卷失踪或是皱巴巴的,或是有拼接的痕迹时,很有可能就是老师在阅卷时怒不可遏的杰作,同学,你危险了。

    当拿到徐毅的卷子时,卢辉不禁微笑了起来。

    看着那一手好字,卢辉就觉得是享受。

    以前科举首在诗词,如今却变了,策论文章才是王道。

    卢辉也跟着与时俱进,出题也参照以往科举的大致范围。

    看完徐毅的答题,卢辉欣慰的道:“总算有一个好的。”

    一个小学堂能出一个好学生,这个比例可不低,只要徐毅考中进士,卢辉就会再度炙手可热,无数学生都想涌进这个小学堂,做他的学生。

    “要努力啊!”

    时光流逝,夕阳西斜,卢辉拿到了一份试卷。

    “杨卓超?”

    卢辉皱眉,勉强看了下去。

    “咦!”

    他本是在喝二陈汤,一手端碗,一手拿着卷子,当看了文章的开头后,他不禁偏头。

    噗!

    他的妻子见他不回家,就来了学堂寻他,正好走到边上,就被他一口二陈汤喷了一脸。

    呃!

    他的妻子抹去脸上的二陈汤,伤心的道:“官人这是厌弃了妾身吗?”

    “这是杨卓超?”

    可卢辉此刻的脑子里全是这份试卷,他偏过头去,仔细看着字迹。

    “没错,就是他!”

    他仔细看去,边上的妻子越发的伤心了,等低呼了他几声不见回应后,就出了房间,手中拎着的食盒随意的放在边上,盖子都掀开了一条缝隙。

    你不在意老娘,老娘也不想搭理你。

    “好!好啊!哈哈哈哈!”

    “哦……这里写得好,写得好啊!”

    房间里,卢辉如同疯子般的在欢笑,外面,一只爬虫缓缓爬进了食盒,一头栽倒在大碗里。

    大碗里是热气腾腾的汤饼,爬虫不甘心的挣扎着,渐渐死去。

    “他会不会是作弊了?”

    惊喜来的太快,卢辉又怀疑了起来。

    可题目是他拟定的,就算是苏轼来了也没法作弊。

    这不是贴经墨义,这是文章,没法作弊啊!

    卢辉定定的看着试卷,想起了这段时日杨卓超的黑眼圈。

    “他不是玩耍,而是在刻苦用功,他幡然醒悟了……老夫却冤枉了他……”

    他想起了课间时大家都出去玩耍,杨卓超留在座位上写写画画,看来就是在用功。

    “这般用功的孩子,老夫说过,只要用功就能出成绩,杨卓超就出了成绩,他醒悟了呀!哈哈哈!”

    他再仔细看看文章,眼睛眨动着,声音颤抖:“这样的,科举……有希望,有希望啊!”

    卢辉突然双手捂脸,哽咽了起来。

    哽咽声渐渐变成了嚎哭。

    弟子中出几个进士,这是一个老男人的追求,可事以愿违,他的弟子都在科举钱败下阵来,如今在失败多次之后终于看到了希望,卢辉怎么不会欣喜若狂。

    “某的学堂啊!”

    再出不了进士,那些家长就会带走自己的孩子,学堂就会关门……

    他觉得身体撑不住了,缓缓跪了下去,捶打着地面。

    无数压力都在释放。

    老男人的嚎哭声孤独的在学堂里回荡着。

    “这文章这般有灵性,不见匠气,这个少年比徐毅还有才啊!”

    卢辉起身抓起试卷,不禁就狂笑了起来。

    “老夫又要多一个进士弟子了,哈哈哈哈!”

    他狂喜良久,然后感觉饿了,就把食盒提进来。

    汤饼微温,卢辉觉得很美味。

    屋里的光线昏暗,他夹起一条粗长的的东西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嗯,好东西,嫩,美味……娘子的手艺怎么变好了?好吃。”

    ……

    从现在开始,盟主打赏一律加一更,有来就有加,爵士会努力更新。

    推荐:《穹顶之上》https://m.hbfie.org/book/175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