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914章 钞能力
    “郎君,二梅就在这几日要生产了。”

    庄老实来汇报工作,顺便说了这个喜讯。

    “好事。”沈安刚晨练结束,正在拉伸,闻言看了边上的陈洛一眼,觉得这厮有些心不在焉的,就说道:“去看看吧。”

    “是。”

    陈洛一溜烟跑了,姚链在那里暗自神伤。

    当年可是他最先向曾二梅示爱来着,可最后却是陈洛‘抱得美人归’,让他惆怅不已。

    沈安不理解为啥他们两个都对曾二梅生出了好感,心想难道曾二梅真是美女?

    “花花……”

    他正在觉得不可思议,果果却冲了出去。

    “救命……”

    正蹲在门边的绿毛在和花花较劲,结果花花凶性大发,一爪子就按住了它,然后狗嘴张开,作势要咬下去。

    果果冲了出去,花花依旧按着绿毛,但是嘴巴却闭上了。

    这条狗不错。

    沈安对出现在外面的闻小种点点头,示意无需管。

    敢对主人龇牙的狗,沈安会把它扔到庄子上去看守作坊的大门。

    “不许咬绿毛。”

    果果处理爱宠之间的矛盾时大抵是没道理可讲的,一般情况下都是花花被批评。

    花花悻悻然的移开爪子,绿毛振翅飞了出去。

    “花花,花花……坏狗……”

    这只贱鸟!

    沈安不禁觉得花花很可怜。

    可果果却摸着花花的脊背嘀咕道:“你是大哥,要让着绿毛。”

    吃了早饭,杨卓雪就嘀咕着石头记怎么没新的内容了,还挂念着宝玉和黛玉之间的事。

    沈安是真的不想写了,可媳妇抱着儿子,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好好好,这就去写一回。”

    他真的想把结局改了,让贾宝玉和林黛玉成亲,然后出了贾府自立门户,贾琏一统贾府,正本清源……

    这样的大结局如何?

    沈安觉得不错,但心中不爽。

    老贾家坏事干了不少,让他们得了皆大欢喜的结局,这心中不舒坦啊!

    要不就让林黛玉嫁给别人?

    比如说贾芸什么的,想来会很爽吧。

    不过读者大概会发狂,然后来寻摸作者,想捶死他。

    “郎君,昨日那人又来了,还来了个自称是占城使者的男子。”

    庄老实觉得自家郎君该奋发图强了,所以语气中多了些期盼。

    “请进来……不妥当,让他在前厅稍待。”

    沈安一脸正气的说道:“为夫要出去和外藩使者商谈大事,那个石头记回头再写。”

    杨卓雪哦了一声,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沈安换了身衣服去了前面,等看到占城使者时,那笑容格外的真诚。

    昨天这位使者派人来请沈安,却被沈安回以‘没空’,今日他怎么亲自来了?

    庄老实觉得这位使者怕是来讨公道的,所以很是谨慎的在边上观察着。

    占城使者起身,目光锁定了沈安,在观察着这位负责和自己商议的年轻人。

    很年轻。

    长相……在使者看来只算普通,但眼睛很出彩。

    沈安有一双单眼皮的眼睛,看着很温和,搭配上其它的东西,竟然有些英俊的意思。

    不错的年轻人,而且笑的很真诚。

    占城远在海外,来往大宋需要坐海船到琼州岛,再到广南东路,最后在南安登陆,越过梅岭去汴梁。

    而且占城人对中原以北的事务压根就不关心,他们只关心大宋是否愿意支援些武器,若是肯派兵就最好不过了。

    不过大宋的兵不怎么样,占城人觉得去了大抵就是混日子拖后腿的,所以觉得还是给钱给兵器最好。

    使者的态度有些平静和从容,让沈安有些不解。

    “这里是私宅,却不好接待贵使,去樊楼吧……小种。”

    “郎君,小人在。”

    沈安吩咐道:“使者才到汴梁,接风洗尘自然是要的,你去樊楼,包下一栋楼。”

    “是。”

    使者有些懵逼,“那个……不敢不敢,太破费了。”

    那可是樊楼啊!

    汴梁城的象征之一,换后世就是网红打卡的必去地,你竟然要包下一栋楼为某接风?

    “小事罢了。”

    沈安起身邀请使者出发。

    两人在前,随从在后,一路到了樊楼时,那家掌柜已经带着伙计们在等着了。

    “见过归信侯。”

    掌柜欢喜的道:“小人已经准备好了食材,就等着归信侯点菜。”

    只要沈安夸一句他家的饭菜好,回头门槛都会被人踩破去。

    这就是厨神和美食家的力量。

    “这个……”

    使者进去就像是土包子般的,有些手足无措的尴尬。

    太奢华了呀!

    而且伙计都是彬彬有礼的,比国中那些所谓的读书人看着还有气质。

    太不像话了。

    他有些嫉妒,觉得大宋真的有些天朝上国的气息。

    可占城呢?

    占城就是个被交趾和真腊夹在中间的倒霉蛋。

    “归信侯太破费了。”

    等看到十多个大碗盖上盖子被送上来时,不禁食指大动。

    “某不差钱。”

    沈安随口这么回答了他的感谢。

    呃!

    钞能力发动,使者有些纠结和窃喜。

    这位难道是权贵?

    是了,官员就是俸禄,再有钱也有限。

    而且大宋官方不可能包下一栋楼来为他接风,所以这是沈安的私人行为。

    豪,友乎?

    这一刻他只有这个想法。

    盖子揭开,里面是一些精巧的菜肴。

    “尝尝。”

    一顿饭吃下来,沈安因为刚吃早饭,所以没吃多少,使者却几乎把菜一扫而空。

    等他发现自己吃相难看后,就摸了一下滚圆的肚子解释道:“某在国中时,一顿能吃五斤。”

    “那就是不够?”沈安赞道:“好胃口。来人,给使者再来一条羊腿,要肥大的,不肥大这一餐不给钱。”

    使者被吓了一跳,急忙摆手道:“饱了饱了……”

    沈安微笑道:“使者千万别客气,这里是大宋,好客之名谁都知道,谁客气谁吃亏。”

    使者心想我再吃就得吐了,就强笑道:“真是饱了。”

    “那使者说自己能吃五斤……”

    你妹,五斤食物下肚,你那小身板不爆炸?

    使者矮了沈安一头,竟然敢说能吃五斤,真是颠覆了沈安的三观。

    “某说错了,哈哈哈哈。”

    使者被迫承认自己前面说了谎,原先从容的姿态再也见不到了。

    礼房的官吏在边上一直看着,此刻他们相对一视,都觉得自己学到了一招。

    先用豪奢的举动来让对手放松。

    随后见缝插针,找到对手出错的机会要善于利用,打下对手的气势,为后续的谈判占据上风开个好头。

    果然是归信侯啊!

    这些官吏恨不能跟着沈安朝夕相处,好生学学。此刻沈安起身,有两人就过去引路,很是殷勤。

    使者随后起身,跟在后面,发现礼房的官吏们都在对沈安殷勤,把自己这个使者给抛在了脑后。

    随后双方出现在了枢密院里。

    富弼在值房外和沈安交换了个眼色。

    弄他!

    沈安点头。

    小意思!

    看着他进了房间,富弼回身对手下说道:“希望占城使者能挺住,好歹让老夫看到沈安失手一回。”

    说完他觉得不对,就笑道:“但那就代表着大宋会吃亏,罢了,看他吧。”

    有官员说道:“归信侯许久未曾管外事了,怕是生疏了也有可能。”

    富弼摇头,“不会,这个老夫却是信他。他虽然许久没管了,可老夫却觉得他会更狡猾,谁做了他的对手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否则被他挖坑埋了都不知道。”

    ……

    室内摆放着两个冰盆,算是凉爽。

    有人泡茶来,沈安指指边上,“你等都坐下吧。”

    “多谢归信侯。”

    众人坐下后,沈安抬头看着使者说道:“贵使远来,带来了什么?”

    使者没想到他一开头不是客套,而是开门见山,就楞了一下,然后说道:“外臣带来了占城的方物,还有一片忠心。”

    “那么想要些什么?”什么方物,就是土特产罢了,可占城那地方的土特产沈安还看不上眼。

    这人竟然这么直接吗?

    这年头搞外交的都知道要把自己的目的隐晦的说出来,而不是这么赤果果的。

    “外臣希望大宋能派出援兵,帮助占城抵御交趾和真腊。”

    这是客套话,占城没想过这个,觉得大宋也舍不得庞大的耗费在占城驻军。

    “真心话?”沈安却含笑问道,看着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真的。

    使者心中好笑,然后认真的道:“真心话。”

    “如此也好。”沈安偏头看向礼部的官吏,“都记下来了吗?”

    “都记下来了。”

    双方商议自然有记录,只是沈安交代的是把每一句话都记录进去,这个让人有些不解。

    沈安回过头说道:“三五年之内,大宋会去占城,希望使者今日的话能成为大宋和占城交好的证据。”

    啥?

    三五年内大宋会出海去占城?

    使者有些懵,“此事怕是得回去商议一番”

    他突然想起了富弼的笑容,很是诡异。

    他为何那么笑?

    “占城可知道大宋和交趾之间的厮杀吗?”

    “呃……什么厮杀?”

    使者觉得有些不妙。

    沈安又换了话题,“使者先前说占城翘首以盼大宋天兵,为何还要商议?”

    使者的额头见汗了,“外臣……此事外臣并不能做主。”

    沈安的身体后仰,双手抱胸,冷笑道:“那你先前就是在哄骗沈某吗?是了,在樊楼时你说自己能吃五斤食物,后来却又说是饱了,如此反复之人,谈什么?我们走!”

    推荐:《浩瀚仙秦》https://m.hbfie.org/book/8199/,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