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860章 娘娘饶命
    大家才想起沈安的事儿还没了结。

    赵曙看了宰辅们一眼,说道:“那王希这般不堪,让朕恶心!”

    他是觉得恶心。

    “一个简单的案子竟然能指鹿为马,谁给他的胆子?”

    帝王大抵最见不得冤案,因为那是对他的挑衅。

    天下是朕的天下,你们官吏瞎搞那不是在毁朕吗?

    所以王希的行径一暴露,赵曙就火大了。

    “查!”

    “是。”

    王希完了!

    断腿不说,还得被皇城司查个底掉,但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就准备去蛮荒之地种田吧。

    张八年才出去,赵曙沉吟道:“可你却冲动了。”

    这话没头没尾的,沈安出班说道:“是,臣当时义愤填膺,想着王希这等贪赃枉法之辈竟然还能安坐开封府的府衙里作威作福,臣……臣的怒火就再也压不住了,于是就冲动的踢了他一脚,谁知道他的骨头脆生……臣真不是有意的。”

    冲动?

    你哄鬼呢!

    还有什么骨头脆生,你以为王希的迎面骨是什么?一碰就断。

    赵曙觉得这人太过分了,可包拯却出班说道:“陛下,造大船是沈安力主的……”

    没有沈安力主造大船,这次水军估摸着就危险了,而且那些金银财宝也别想了。

    这不是功劳是什么?

    赵曙气势一滞,叹道:“又立功了?”

    “是啊!”沈安没想到自己竟然又立功了,而且还不小,于是就纯良的道:“陛下,臣子年幼,臣想回家去看看。”

    哥既然没事了,那玻璃自然缓缓再弄出来,你们自己玩去吧。

    ……

    常建仁和秦臻出了大殿,在内侍的引领下往外走。

    宫中没有什么风景,但宫殿的巍峨华丽却让人看了目眩神迷。

    不过常建仁原先就出入过宫中,所以并未觉得好奇。

    “勇冠三军,建仁,以后不要走错路,你将会成为军中的标杆。”

    “不过这些都是你用命去拼来的,旁人无法羡慕。”

    秦臻觉得自己这位副手的经历真的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文官转武将竟然能取得这样的功绩,此后当在史书上留名。

    “建仁?”

    常建仁在看着左边,秦臻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内侍,这内侍的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

    “这是谁?”秦臻觉得常建仁的神色不大对劲,好像有些怒火。

    “某的恩人。”

    常建仁缓缓走过去,那个内侍站在那里,神色平静。

    “常建仁。”

    “任守忠!”

    两人相对而立,触手可及。

    常建仁握紧双拳,“承蒙你的恩情,常某去了军中……”

    任守忠呵呵一笑,“听闻你立功了?这是好事,以后记得戒骄戒躁才是。”

    哥在宫中做事,还是皇太后身边得用的人,和你不是一个系统的,所以你想干啥?你能干啥?

    “是。”常建仁看似平静的说道:“陛下刚才夸赞了某,说某勇冠三军……”

    卧槽!

    任守忠不禁仔细打量着常建仁,微笑道:“是吗?”

    你特么又在忽悠某,有意思吗?

    就你这排骨模样,还勇冠三军,你是想笑死某吗?

    “某会继续厮杀,直至……”常建仁认真的道:“直至某认为能让你们付出代价为止。”

    “你在说笑吗?”

    任守忠阴着脸说道:“这里是宫中,你想说什么?”

    那边带着秦臻二人出宫的内侍低声道:“要小心被坑……这宫中,满地坑啊!”

    秦臻走了过来,拱手,然后拉着常建仁就走。

    “别说什么为止,进了水军,一辈子就是我水军的人,你还想走?”秦臻勾着常建仁的肩膀,笑着岔开了话题。

    看着他们远去,任守忠身后的内侍笑道:“都知,记得那回咱们去威胁常建仁,吓得他手足无措,就差跪下了。如今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勇冠三军,还说是官家夸赞的,这人莫不是失心疯了吧?”

    任守忠摇摇头,眯眼看着远去的常建仁二人,淡淡的道:“人啊!不要得意忘形,官家……官家会夸赞谁勇冠三军?那王却这般悍勇都没说,你常建仁干瘦的和排骨一般……呵呵!”

    他的心情因为这个好了起来,等到了地方时,正好曹太后在院子里练刀。

    刀光闪烁,人影快速的移动。

    “娘娘的刀法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任守忠在边上摇头赞叹着,边上的宫女满眼星星,“先前官家夸赞那个常建仁勇冠三军,任都知,他可有娘娘这般厉害吗?”

    啥米?

    官家真夸赞常建仁勇冠三军?

    那个排骨竟然那么猛?

    尼玛!

    任守忠不禁摸摸自己胸,却摸到了一手肥肉。

    边上的宫女见他摸胸,就红着脸道:“都知……”

    那个常建仁真的要发达了?

    任守忠心中在转动着各种念头,想把那个排骨压下去。可军中自成系统,他却鞭长莫及。

    特别是官家夸赞过之后,最近没人敢动常建仁。

    尼玛,不会后患无穷吧?

    这时曹太后练刀结束,边上有内侍赞道:“娘娘好刀法……”

    任守忠在的话,许多时候都是他来收拾长刀,所以曹太后随手就把长刀冲着他扔了过来……

    她身边的内侍们大多经历过这等事儿,从刚开始的惧怕到后面利落的接刀,也算是跟着曹太后学到了不少。

    空手接刀很潇洒,可任守忠……

    任守忠竟然在发呆。

    看着长刀冲着发呆的任守忠去了,边上的内侍惊呼道:“刀来了……”

    “闭嘴!”

    任守忠正在想着怎么处理常建仁这事,被这声惊呼打扰了思路,就恼怒的准备看看是谁,结果抬头就看到了飞过来的长刀。

    “救命……”

    他下意识的一个蹲身,长刀从头顶飞过。

    正在接过毛巾的曹太后见了不禁勃然大怒:“刁奴,这是想污蔑老身要杀你吗?来人。”

    “娘娘!”

    两个粗壮的内侍上前听令,曹太后指着任守忠说道:“拉下去,打!”

    “娘娘饶命……”

    ……

    “小芋头!”

    沈安抱着襁褓,觉得全世界的珍宝都在自己的怀里。

    芋头茫然看着这个世界,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还奋力挣扎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沈安以为孩子要哭,结果芋头身体一松,果然哭了。

    “这是怎么了?”

    沈安有些手忙脚乱的颠着孩子,边上的陈二娘笑道:“小郎君莫不是拉了?”

    “可能哦!”沈安把襁褓放在床上,解开,再解开,就嗅到了些味道。

    打开尿布,果然,沈安赶紧叫人弄了温水来给芋头擦屁股。

    “小孩子的肌肤娇嫩,不能潮湿,不能捂得太久,否则容易长疮。”

    换好尿布,就像是打包般的重新包好襁褓,芋头打个小哈欠,闭上眼睛,竟然就这么睡了。

    沈安得意的道:“我儿子就是和我亲,换尿布连哼都不哼一声。”

    杨卓雪在边上看着,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可思议,于是就说道:“官人,果果今日还没过来呢。”

    “是啊!”沈安皱眉道:“那个小丫头在做什么呢?某去看看。”

    等他出去后,杨卓雪和面色同样古怪的陈大娘相对一视。

    “当年你家都督生下来之后,周二可换过尿布?”

    “没呢!”陈大娘一脸惊诧的道:“那时候他整日在外赶大车,回家就是抱抱都督,哭了就扔给奴……别说换尿布,都不肯帮奴多抱一会儿呢!”

    男子少耐心,可沈安呢?

    “官人方才换尿布……虽然生疏,但却不用学……”

    杨卓雪的脑海里出现一个场景:就在汴梁一处雕栏玉砌的豪宅里,一个妇人躺在床上,含笑看着沈安在给一个婴儿换尿布,还说道:“官人,这等事给妾身做就好。”

    尼玛!

    杨卓雪瞬间就燃了。

    “官人会不会是在外面金屋藏娇了?”

    呃!

    陈大娘本来没这个想法,可被杨卓雪这么一引导,就迟疑了一下,“怕是……不会吧。”

    “难说。”杨卓雪觉得自己瞬间就变身为破案高手,她分析道:“官人以前没换过尿布吧?也没地方给他换,他怎么学会的?”

    陈大娘担心这两口子闹腾,就劝道:“兴许是练过呢。”

    杨卓雪摇头,伤心的道:“我不怕官人在外面有人,就是……就是怎么能先有孩子呢?”

    大户人家自有规矩在,在正妻没生孩子之前,其他女人最好憋着,有孩子你也给我憋到正妻生了再说。

    这是尊重,也是传承的需要。不能让庶子在嫡子之前出生,这样才是秩序。谁家乱了秩序,外人多半是要嘲笑的,顺带等着看以后的笑话。

    “嫂子,我给芋头做了手帕……

    果果来了,沈安在后面跟进来,笑眯眯的道:“你绣的那个是什么?小猪?”

    果果正拿出自己辛苦一夜的手帕显摆,闻言怒道:“是花花,我绣的是花花。”

    花花以为是果果叫它,就从外面冲了进来。等看到床上的襁褓时,不禁就走了过去。

    “花花出去!”

    杨卓雪本能的觉得花花对芋头有些危险。

    “不用。”

    沈安过去把芋头抱起来,然后蹲在地上,让花花看看小主人。

    花花的眼神都柔和了不少,尾巴轻轻摇着。

    推荐:《败家导演》https://m.hbfie.org/book/8346/,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