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833章 想挣钱吗?背锅侠
    “官家,这个月……有的地方怕是要节省些了。”

    一个管账的内侍来了,隐晦的说出了一个事实。

    在新一批进贡的物品到来之前,您还是个穷光蛋。

    赵曙摆摆手,等内侍出去后才自嘲的道:“本朝的帝王怕是就数我最穷吧。”

    陈忠珩想说个是,却怕被罚,只得堆笑道:“缓缓就好了。”

    “我这个官家……”赵曙摇头道:“难啊”

    刚才内侍还暗示了一个问题,宫中有些地方的花销必须要省去,否则就是大窟窿,没钱去填。

    “官家,包拯和沈安求见。”

    “让他们来。”

    赵曙坐直了身体。

    包拯和沈安进来,行礼之后,包拯说道:“官家,沈安这里有些好消息。”

    这种闪光的时刻包拯总是愿意让给沈安,他退后含笑看着。

    沈安说道:“官家,原先大王在暗香入股之事不知您可还记得?”

    “嗯……”赵曙想了想,皱眉道:“可是出了事?谁下手了?”

    皇子掺和生意容易被人攻击,赵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弹劾。

    “不,没人。”沈安觉得他想多了,那是赵顼当年在宫外,身份还是宗室子时入的股,怕毛线,谁敢置喙,打了再说。

    “这几年该分给他不少钱,都在暗香里存着没动。”

    “这事啊!”赵曙一听就松了一口气,随口道:“给他。”

    说完他发现沈安没动静,就抬头问道:“还有事?”

    他端着茶杯,看向了包拯。

    沈安说道:“官家,臣算了一下,大约有十八万贯还多……”

    大佬,还给他不?

    赵曙拿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滚烫的茶水滴落了些在他的腿上,迅速浸润进了他的肌肤上。

    “你说多少?”

    他有些不敢相信。当初在宫外听闻儿子入股暗香的事之后,他没当回事,以为只是一点而已。

    可现在沈安告诉他有差不多二十万贯的分红,赵曙一下就呆了。

    “十八万贯还多。”沈安很是平静的说出了金额。

    “十八万贯?”赵曙觉得自己怕是听错了。

    他原以为也就是一两万贯,虽然有用,可却不多不少的。

    十八万贯……

    这是一笔巨款啊!

    我儿子竟然坐拥巨款而不知?

    他心中有些酸涩,大抵觉得自己还没儿子有钱,这种滋味当真是难受。

    那小子啥都没做,就是当年和沈安玩笑般的入股,如今那份额竟然这般值钱,可见这人还是要讲运气的。

    “你们两个少年人当初弄了什么暗香,那时谁都没在意,谁曾想才过了几年,竟然就变成了庞然大物,京中人称你是大宋首富,感觉如何?”

    赵曙突然开起了玩笑,沈安知道他这是在问自己对财富的态度。

    “钱太多不是好事,吃喝玩乐享受人生……可每个人喜欢的不一样,不能因为有钱就勉强自己去尝试那些奢华,但却不喜欢的东西,那不是享受,而是被钱给驾驭了。臣想着钱应该花在有用的地方……”

    他觉得自己此刻浑身的正气,但想起没得到好处的赵顼,心中就有些纠结,于是话锋一转,“大王就是如此,他坐拥巨款而毫不动心,任由那些钱放在暗香,堪称是视钱财如粪土,臣觉着这境界太高,怕是一般人难以企及,臣……”

    “咳咳!”

    赵曙干咳着打断了他的话,心想大郎视钱财如粪土,那朕这个穷困潦倒的皇帝是什么?

    财迷心窍?

    过分了啊!

    “让皇子来。”

    他觉得要看看儿子的态度,若是可以……

    钱啊!

    当爹的去和儿子要钱,丢人不?

    赵顼稍后来了,看到沈安和包拯在,有些不明所以。

    “你在暗香有十八万贯钱?”

    “是啊!”

    赵顼没想到是这事,就看了沈安一眼。

    沈安面色寻常,但眼睛却在往右边瞥。

    兄弟,你老爹穷得要当裤子了,赶紧主动点把钱送去。

    赵顼看着他的眼神,心想这人是怎么了?

    他顺着右边看过去……

    呃!

    那不是我爹吗?

    凭着多年的默契,赵顼说道:“官家,臣拿了那些钱也无用,丢在暗香多年,倒是让沈安吃了不少利钱……臣觉着再让他占便宜下去,这心里不舒爽,要不……拨到宫中来?也是臣的一片孝心。”

    赵曙正在想着用什么办法把这十多万贯先挪用了再说,可没想到儿子竟然这般体贴,一时间他不禁有些感动了。

    这个儿子最近有些沉闷了,是不是朕太严厉了些?

    要不功课给他减少一点?

    赵曙脑海里转动着这些念头,不动声色的道:“少年人不都爱花钱吗?”

    “臣却不爱。”赵顼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反正心痛一阵阵的袭来。

    十多万贯啊!

    那得多少钱?

    这下我的小金库就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臣在宫中吃穿用度都不缺,拿钱来毫无用处。臣年少……就怕会犯错……对。”

    他抬头,觉得心如刀绞,但还得要保持着微笑,“这是诱惑,臣读书时常会分神,先生说这便是外面的诱惑,当诱惑多了之后,这人就没法保持专注……为了功课,臣不想分神……”

    爹啊!这钱你就收了去吧。

    “哎!”赵曙叹息道:“是啊!你还年轻,功课第一,罢了罢了,那东西……沈安。”

    “臣在。”

    沈安目睹了这对父子的表演,觉得人类的表演基因真的很强大。

    “那些钱……”皇帝不好谈钱,特别是和儿子要来的钱,更是难为情。

    “臣回头叫人送来。”

    沈安看了赵曙一眼,见他神色欣慰,不禁就觉得他的演技又进步了。

    而赵顼……

    这个蠢货,竟然能看到一丝心痛的模样。

    哎!

    稍后出去,沈安和赵顼走在了一起。

    “你少说些,给我留几万贯也好啊!”

    赵曙是真的心痛了,“我就觉着自己的老巢被人给端了,那滋味当真是难受。”

    “给你留几万贯……你可知道宫中如今艰难到什么程度了?”

    沈安觉得这厮自从出阁之后,对宫中之事就漠不关心,这个态度有些问题。

    “还行啊!”赵顼觉得自己的日子挺好的,“该有的都有,没迟过。”

    “那是因为你是皇子。”沈安觉得这货有些何不食肉糜的荒唐,“宫中有的地方都发不起俸禄了。”

    宫中的内侍和宫女可是要发钱的,要是连这个钱都发不起,传出去会笑掉人的大牙。

    “真的?”赵顼检讨了一下自己的漠不关心,然后叹道:“我却是荒唐了。乔二。”

    “大王。”

    跟在后面的乔二过来了,沈安回头看了一眼,讶然道:“你是乔二?”

    眼前的乔二面色灰扑扑的,就像是操劳过度的模样。

    这货能活到现在,当真是……不容易啊!

    在成为赵顼的‘试药童子’之后,沈安以为乔二顶多能挺一阵子就得退居二线了,可没想到这人竟然如小强般的顽强……

    “是啊!小人就是乔二。”乔二觉得沈安的记忆力大抵是不行了,心中不禁大乐。

    赵顼吩咐道:“你回去一趟,就说庆宁宫的花费减三成。”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心痛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是带着忧虑。

    “是。”

    乔二去了,赵顼回身道:“大宋太大,各方都在伸手要钱,少了钱就伸手从内藏库要,再大的库藏也经不起啊!如今好了,库里空空如也,谁也没法打主意。”

    “可这不是长法。”

    “是。”

    赵顼皱眉道:“大宋的困境在于财政,要革新首要就是钱。纸钞出来之后,三司那边都说好,至少目前不会再叫穷了,可还是不够。”

    当然不够,大宋那么大,三冗问题那么严重,一下怎么能全部解决了?

    “此事要慢慢的来。”沈安不希望赵顼急切,历史上他就是太操切了,把权利扔给王安石,一系列雷霆万钧的革新后,有钱了,超级有钱。

    那时候的大宋有钱到什么程度呢?和西夏全面开战,军费不差。国中各种花费都不差钱……

    这些钱一直没用完,直至遇到赵佶那个蠢货,变成了个人享受的小金库。

    很难说在那种情况下王安石新政的对与错,但百姓的不满也是事实,地方官吏借着新政的机会上下其手也是事实。

    所以沈安弄出了纸钞,这会极大缓解大宋的钱荒现状,让财政得到不断的补充。

    沈安觉得这样的路子很稳妥,等后续各种新政渐渐浮出水面,大宋的财政会更加充裕,不会比历史上的差。

    他有这个自信,自信的来源是赵顼。

    这个少年认为大宋已经身处绝境之中,要重启新政才能完成救赎。

    而且他现在渐渐远离了历史上的自己,特别是腹黑……

    “那个……你让乔二去说削减庆宁宫的耗费,这是让他背锅?”

    沈安突然想起了此事,赵顼点头道:“手下得有人背锅,乔二能挺,那就让他去。”

    尼玛!

    乔二那个蠢货,自以为当初的左右逢源赵顼不知道,却不知自己已经变成了试药童子,外加背锅侠。

    “话说……觉得穷了吗?”沈安想起了一件事,心中不禁雀跃了一下。

    哥又要发财了呀!

    “穷啊!”

    赵顼有些沮丧的道:“这一下彻底变成乞丐了。”

    “想挣钱吗?”

    沈安的声音中充满了诱惑……

    推荐:《猛卒》https://m.hbfie.org/book/827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