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774章 从众
    “神勇军……”

    赵曙的面色冷了下去,说道:“神勇军不堪大用,许多臣子说该取消了,我深以为然,你有何可说的若是什么影响军心的话,那就别说了。”

    “官家,这……这还真的影响士气。”

    赵曙不让说,沈安偏要对着干,陈忠珩看着官家的黑脸,心想晚些赶紧去找唢呐来。

    “那些将士们……七千余人吧,一旦散去了之后,官家,他们以何为业”

    沈安诚恳的道:“在没有准备之下,他们归去之后只能一家老小束手无策。有人会找到活计勉强养活家人,可有人却因为在军中的时日长了,早已不适应外面的事物,他们会花完自己最后的积蓄,然后举家成为乞丐……官家,这是您想要的吗”

    “嗯!”赵曙冷哼一声,“你想说朕残暴吗”

    这不是赵祯,那位帝王很和气,而且愿意和臣子反复商议。

    沈安皱眉道:“官家……按理谋逆之后被解散,此事谁也说不出个错来,可军中的将士们看到神勇军的遭遇,他们会不会心冷”

    这时候的将士可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所以才容易被蛊惑或鼓动。

    赵曙冷冰冰的道:“你倒是会说话,可当时神勇军的都虞侯只是带着百余心腹就能鼓动七千人谋逆,这样的将士,可能用吗大宋禁军数十万,神勇军这等要来何用”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这是帝王的思维方式。

    陈忠珩觉得沈安有些倔了,不该和官家争执。

    但他理解沈安的急切心情。

    赵顼刚出阁,第一次对某件事发表自己的看法,却被群臣反对。

    这是一次失败的参政过程,对赵顼的威信算是一次打击。

    第一次啊!

    臣子们会不会因此看轻这位皇储

    赵曙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压住了此事,没有当场表态。

    但从刚才的谈话来看,赵曙是倾向于解散神勇军。

    而沈安就是来救场的。在此事发生之后,第一个来的就是沈安,第二个……

    赵顼的属官们没有动静,群臣也没有动静。

    果然还是沈安啊!

    陈忠珩心中佩服,但却不看好他的辩驳。

    忠心本就是一个无法量化的东西,你沈安怎么去证明神勇军的忠心

    这是汴梁,神勇军是戍守汴梁、护卫皇城的一支军队。可现在这支军队却让官家和重臣们感到了不安,这算是什么事啊!

    “官家,那些将士们所经历的,换做是旁的军队,大体也不会差……”

    “你说什么”

    赵曙勃然大怒,起身道:“你在藐视朕的军队你在藐视禁军吗”

    沈安这话直接就拉开了一条缝隙,在告诉他,大佬,禁军也不保险啊!

    这货在作死!

    陈忠珩在想着是否冒险提醒他一下,可看到赵曙那森然的神色,所有的打算都被咽了下去。

    “官家,先帝仁慈,驾崩时将士们悲痛不已……”

    这个没啥可反驳的,沈安继续说道:“这时秦展亮带着心腹蛊惑,将士们悲痛之余,就想着为先帝……那个啥。这叫做从众心理……谁都差不多。”

    “从众心理”赵曙冷冷的道:“这又是什么邙山一脉的学问吗”

    “对,官家英明。”

    沈安的马屁显然没有拍对味,赵曙起身走了出去,大抵是不想再听他的废话。

    沈安跟在后面,等到了殿外十余步时,突然说道:“官家,臣想试一试。”

    “你想试什么”

    “臣想试试从众心理。”沈安说道:“臣就站在这里,官家您只需在殿内旁观,臣保证一句话不说,就能让路过的人跟着。”

    “一句话不说”

    “对。”

    赵曙点头,“若是不成,回头你和大郎一般的,就禁足到元旦大朝会吧。”

    啥米

    沈安这才知道赵顼被禁足了。

    他微笑道:“是,臣愿意一试。”

    赵曙转身,陈忠珩跟着,和沈安擦肩而过时低声道:“官家是护着大王呢!”

    沈安点头,冲着陈忠珩挑挑眉表示感谢。

    禁足之后,赵顼没法上朝,此事就会渐渐平息下去,赵曙会等时机恰当时再废掉神勇军。

    帝王手段本该雷厉风行,但在自己的接班人身上,赵曙还是手软了。

    他走进殿内拿起奏疏,重新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国事之中。

    陈忠珩看了外面的沈安一眼,见他抬头看着屋顶,好似在发呆。

    这货在玩什么

    官家的脾气可不好,如果他以为能忽悠混过去,那禁足铁定是跑不掉了。

    外面有太阳,可晒着也就是微微有些暖意而已,一阵冷风出来,沈安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里是赵曙的地盘,不时有宫人办事路过。

    要经常从大佬的值房前路过,这是大宋官员的经验。相应的,宫中也有这种经验。

    可这种经验对沈安来说却是噩梦。

    前世他的领导做事比较随意。车间里经常有人请假,随后就得找人顶班。作为闲散人员的沈安几次手头有事路过都被抓包去顶班,至此后他远离领导的办公室,有多远就离多远。

    几个内侍走了过来,沈安抬头看着大殿的屋顶,神色紧张。

    这是啥意思

    几个内侍站在他的身后,也跟着看上面。

    沈安的神色越发的紧张了。

    稍后又来了几个宫女,她们也好奇的跟在边上看着。

    一炷香的功夫后,给赵曙泡了一杯茶的陈忠珩回身,惊呼了一声,“哪来那么多人”

    赵曙刚端起茶杯,被这惊呼弄的没了心情,就抬头道:“滚出去!”

    呃!

    他也傻眼了。

    外面此刻竟然有二十余人站在沈安的身后,齐齐看向屋顶。

    这什么意思

    沈安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才一会儿的功夫就聚拢了那么多人。

    陈忠珩在宫中多年,从不信什么邪,可今日却信了。

    他缓缓走出去,见沈安神色紧张,那些宫人都张开嘴在跟着他紧张,大家仰头的角度都一模一样……

    他甚至看到几个内侍和宫女在流口水。

    沈安弄了什么鬼

    他走到沈安的身边,没注意赵曙也出来了。

    屋顶的瓦片簇新,应当是下半年才换的。

    陈忠珩四处看着,他发誓自己没有看到什么值得紧张的地方。

    赵曙同样如此,他回头看着那些内侍宫女,干咳一声,问道:“在看什么”

    “见过官家。”

    一群内侍宫女茫然行礼,有人说道:“小的没看什么。”

    “那为何要盯着上面”陈忠珩被好奇心弄的想跳河,所以问话的语气就严厉了些。

    一群内侍宫女都回想了一下,然后有人说道:“小的是看到有人在看,就跟着看。”

    就那么简单

    陈忠珩指着一个宫女问道:“你呢”

    宫女看了沈安一眼,那眼神不大对劲,让沈安一个哆嗦,心想宫中的女人果真是……寂寞如雪啊!

    那么多女人,能行使权力的却只是赵曙一人而已,怪不得要说什么后宫。

    宫女福身道:“奴见沈待诏在看着上面,神色紧张,就跟着看了。”

    “可看到什么了”

    陈忠珩发誓自己没看到什么,赵曙更是觉得这事儿有些古怪。

    “没看到什么。”

    “那为何要看”

    呃……

    众人茫然,有人说道:“跟着看,就是想跟着他们一起看。”

    “胡说八道!”

    陈忠珩刚想发飙,赵曙说道:“散了吧。”

    他有了些心得,回身进去。

    “啊嘁!”

    沈安一进来就打了个喷嚏,赵曙问道:“这便是你说的从众”

    “是。”沈安简单的说道:“人大多有这等想法,跟着大家一起,只要有人开个头,后面就不乏人跟上。许多骗局实则就是利用了这个心态。”

    后世那些骗局其实很简单,比如说那些房产公司,每次开盘时就是他们表现的高峰期。他们花钱雇佣些托来,把冷冷清清的购房处堵得水泄不通。那些托哭喊着要买房,买不到如何如何……

    那些吃瓜群众一看就欢喜了,心想我去,这房子竟然有那么多人买那还等什么赶紧上啊!

    赵曙沉默了。

    沈安知道他在思索这里面的道理,可一时半会想不通啊!

    “官家,不信可以让陈都知去御街上和臣先前一般,保证御街会堵塞。”

    陈忠珩瞪了他一眼,心想某刚才可是给你解围来着,可你竟然坑人

    不过官家定然不会同意的吧。

    “也好。”

    赵曙起身道:“让宰辅们跟着去,这马上元旦了,也该松散松散。”

    这是要为赵顼开脱。若是真的,神勇军就可以解脱了。若是假的,沈安也能解脱了,愤怒的赵曙绝壁会把他禁足到明年中秋节。

    陈忠珩和沈安一起出去,低声道:“某就等着看你被禁足到何时!”

    “呵呵!”

    沈安用一声呵呵来回应了他的挑衅。

    稍后君臣便衣在皇城外集合,韩琦说道:“官家,人太多了,您要不还是别去了吧”

    “去!”

    赵曙一直觉得沈安说的从众心理很古怪,更怕这小子忽悠自己。

    一行人往前去,前方十字路口那里人不少,赵曙说道:“就在那吧。”

    陈忠珩回身问道:“怎么弄”

    “简单。”沈安说道:“你就站在路中间,往天上看,最好看呆了。若是嘴里啧啧有声也行。”

    ……

    第三更送上,月底了,求月票。

    推荐:《史上最强赘婿》https://m.hbfie.org/book/409/,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