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750章 决战国舅府之巅
    后院的屋顶上有人探头,门缝里有一只眼睛,窗户后面站着一个人……

    张八年闭上眼睛,说道:“撤了吧。”

    “都知,那些疯子很厉害,撤掉这些兄弟,怕是应对不暇啊!”

    张八年看了微笑的沈安一眼,觉得这是个挑衅,就说道:“全部撤了。”

    身边的男子无奈的喊道:“都出来。”

    后院竟然躲了十余人,加上在前面的,皇城司在曹佾家投入了五十余人,这几乎可以打一场小型战争了。

    张八年冷冷的站在那里,这些密谍有些尴尬。

    “回去吧。”

    张八年和沈安来到了前院。

    曹佾坐在正厅里,膝上搁着一柄连鞘长刀。

    “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宝刀,饮血无数。”

    曹佾近乎于深情的拔出长刀,“这把刀砍杀出了曹家的富贵,今日某想用它砍杀那些藐视曹家的蠢货,只是不知道他们可敢来。”

    老曹这是抽抽了

    沈安说道:“那人是个疯子,他定然敢来。”

    曹佾抬头,眼中全是冷色,“疯子”

    张八年在看着四周,寻找漏洞。

    沈安坐下来,缓缓的道:“背后那人是个疯子,他为了一个虚无缥缈、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坚守了三四十年。不,加上父辈的话,他们坚守了八十年。随着大宋的日益稳固,他们发现再无半点机会……”

    曹佾已经听出了一些东西,他把长刀纳入刀鞘,“某前半生在谨小慎微中度过,一朝得了解脱,就觉得前半生像是个笑话,恨不能马上把世间该玩的都玩一遭。”

    “是啊!是该玩一遭。”沈安嘴里附和着,却看了张八年一眼。

    你要玩一遭不打紧,曹太后大抵要抓狂了。

    张八年微微摇头,示意这种事他没兴趣禀告给官家。

    “那人发现自己和父辈的努力成了笑话,就会觉得愤怒和茫然。”曹佾神色黯淡,大抵更像是在说自己的前半生,“茫然无措,觉着不知道为何活着。有时会高兴,有时会觉得活着真没意思,还不如去修道,隔绝了世间情义……”

    你这个不行啊!

    “国舅多虑了。”沈安担心老曹要是真的去修道,曹太后会抓狂找自己的麻烦,就劝道:“那人是逆贼,不敢行走在阳光之下,自然活着无趣。可您是国舅啊!曹家人,祖上的荣光还得要捞回来呢!”

    “祖上的荣光”

    张八年在注视着曹佾,刚才他感受到了些出尘之意,不禁有些心慌。

    他旁的不怕,可曹太后却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那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当年先帝在时就曾经带着一群人去镇压逆贼,后来更是大白天跃上屋顶,斩落亲事官的强悍存在。

    张八年看看自己干瘦的爪子,在想着能否挡住曹太后的刀法。

    曹佾的眼中多了光彩,“是啊!我家原先是将门,如今这一代却默默无闻,不妥!”

    “是啊!”沈安不动声色的就给曹佾灌了几碗鸡汤,“如今大宋蒸蒸日上,以后杀敌的机会不少,国舅这等名将之后,难道不上阵为国分忧那岂不是大宋的损失吗”

    “没错。”曹佾重新振作了精神,吩咐道:“摆酒,某要请安北喝酒。”

    张八年在边上冷哼了一声,心想你竟然无视了某,可见是个蠢货。

    “张都知,不是某不懂人情世故,只是你是官家的人,某不好招待。”

    曹佾很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他不想和张八年有什么瓜葛,哪怕是一起喝一顿酒都不想。

    这位当年被赵祯给吓坏了,哪怕当今官家是赵曙,他依旧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样的国戚才能让上面的人放心,所以张八年只是冷冷的道:“大事当前,某不饮酒。”

    沈安刚好举杯,闻言就说道:“酒壮英雄胆啊!某不喝点酒就打不起精神来。”

    “酒壮英雄胆……”曹佾赞道:“安北你总是能说些有道理的话。”

    “后面还有一句。”沈安一本正经的道:“饭涨哈脓包。”

    正在吃馒头的曹佾怒道:“哈脓包是何意”

    “好汉的意思。”

    沈安面不改色的撒个谎。

    “是好汉吗”曹佾很是欢喜,然后开始说着曹家祖辈的英雄事迹。

    张八年站在外面,直至天黑。

    夜风微微吹拂在他的身上,衣袍罩着干巴巴的身躯,显得空荡荡的,被风吹过,微微摆动着。

    沈安和曹佾一直在里面喝酒,渐渐的醺醺然。

    “差不多了吧”

    曹佾一直在看着外面。

    “不必担心。”

    沈安很淡定的举杯。

    这是葡萄酒,喝着很顺口。

    曹佾摇头道:“某觉得他们该来了。”

    呼!

    外面正好一阵冷风吹过。

    沈安抬头看去,外面的张八年不知何时竟然不见了。

    他霍然起身,吩咐道:“小种看好国舅!”

    他急切冲了出去,曹佾说道:“某无需人照看!”

    沈安冲到外面,缓缓回身,倒退着走到了能看到屋顶的地方。

    屋顶上,张八年微微低头,双手成爪,正在等候着什么。

    “噤声!”

    沈安伸出食指竖在嘴唇上,曹佾止步在正厅的门内。

    几个曹家的护卫悄然从后面摸了过来,闻小种回身看了一眼,微微颔首,然后指了一下曹佾。

    他走到沈安的身边,低声道:“郎君,他们来了。”

    “某知道。”

    沈安单手握住刀柄,目光炯炯的看着四周。

    “张都知在叫阵。”

    闻小种低声道:“我方先前撤离了皇城司的人,这就是猜到了闻先生的用意,此刻正大光明的现身屋顶,这就是叫阵。”

    “那人会来。”

    沈安很笃定的态度让闻小种赞道:“郎君您虽然没见过他,可却猜的极准。”

    “他就是个疯子,恨不能毁灭了旁人和自己的疯子,所以不会惧怕危险。”

    沈安低下头,用耳朵,用身体所有的感官去感受着这个世界。

    没有虫鸣,冬天的虫儿需要躲藏。

    周围有些细微的嘈杂,但很容易就能区分开。

    沈安区分开这些嘈杂,很快就感受到了寂静。

    寂静之中有些说不清的诡异,沈安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

    当这份诡异越发的浓郁时,他猛地抬头。

    屋顶上的张八年身体摇晃了一下,就像是风中的柳枝。

    沈安不知道这是为何,但随即有东西落在了地上。

    是暗器!

    张八年的身体微微拱起,就像是一只大猫。

    “出来吧,让某见见……多年未见了,你可还好吗”

    下面没动静。

    张八年冷冷的道:“闻先生,你凭什么叫先生商贾的后代,挂个亡国余孽的牌子就能自称先生了沐猴而冠罢了……”

    “哈!”

    一声暴喝后,两个男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同时上了屋顶。

    两人手持短刀,一前一后夹击而来。

    长刀在夜风中挥动,张八年的身体也动了。

    这是沈安第一次见到张八年出手。

    “他就像是一只大猫!”

    张八年轻盈的避开了身前的一刀,身体滴溜溜转动着冲了过去,身后的一刀同样无功而返。

    他微微抬手,五指成爪,闪电般的抓了过去。

    那男子来不及回刀,就松开手,一拳击来。

    张八年的鹰爪不变,和拳头瞬间接触。

    手张开,然后合拢,拉……

    男子只觉得一股大力拉着自己过去,他惊呼道:“动手!”

    身后的男子已经收刀,此刻合身扑击。

    张八年不为所动,鹰爪抓住男子的手腕把他拖了过来,然后侧身,一爪抓过男子的咽喉。

    今夜月朗星稀,下面的沈安依稀看到男子的咽喉有什么东西被拉断了,然后鲜血狂喷。

    “嚯!”

    张八年身体跃起,身后的男子一刀落空,随即抬头看去。

    空中的张八年凌空转身,一爪抓出去……

    这一爪抓过了男子的太阳穴。

    落地,张八年不去看摇摇晃晃退后的男子,低声道:“闻先生,多年未见,你竟然胆小如此吗倒是让张某失望了。”

    男子脚下踉踉跄跄的,踩坏了不少瓦片。

    噼啪声中,他重重的摔倒下去,然后顺着滚了下来。

    嘭!

    男子落地滚动了几下,正好滚到了沈安的脚边。

    沈安俯身看了一眼,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男子的太阳穴那里竟然有个洞!

    好厉害的爪子!

    想起自己以前和张八年开玩笑,沈安不禁有些后怕。

    这货要是给某来一爪如何

    “张八年……”

    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沈安不禁抬头看去。

    张八年冷冷的道:“此次你知道必败,可依旧来了,可见是不甘心。大宋国势雄浑不可撼动,你等跳梁小丑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吧于是癫狂。今日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那个声音说道:“周围有人。”

    “你也有人!”

    张八年讥诮的道:“你若是敢上来,某担保无人相助。”

    单挑

    老张不错啊!

    夜风中,张八年站在上面,凛然有宗师气。

    “如此……也好……”

    一个黑影蓦地冲了上来,闻小种下意识的挡在沈安身前,紧张的竟然在发抖。

    “是闻先生”

    沈安却很兴奋,此刻他想到的是一个画面。

    决战国舅府之巅!

    ……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