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738章 大佬,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进城!”

    城门口,黄春声嘶力竭的喊道:“抓不到那几人,都去死吧!”

    邙山军全体冲进了汴梁城,他们没带武器,但凶神恶煞的,边上一个在啃锅贴的小女娃被吓到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守门的军士面面相觑。

    “这邙山军是怎么了?抓谁呢?”

    “看着……某读过几年书,想到了一个词……风萧萧啊汴河寒,壮汉一去啊他就不回来……”

    “都头大才啊!”

    ……

    呯!

    “看看是不是!”

    一家酒楼里,邙山军踹开房门,让水军采买的军士来认人。

    “滚出去!”

    里面是两个神态矜持的男子,被打扰了之后,其中一个勃然大怒,举起酒杯就砸了过来。

    乡兵伸手抓住酒杯,男子愕然于他的身手,问道:“哪里的?说话!”

    水军的军士仔细辨认着,摇头道:“不是!”

    乡兵微微颔首,“我家郎君说了要知礼,对不住了。”

    那个男子听他服软,就冷冷的道:“滚!”

    乡兵点头,倒退着出去。

    “帮您关上门?”

    临出去前乡兵很是谦卑的问道。

    男子觉得这人还算是懂事,就说道:“不关门难道还……”

    呯!

    酒杯在他的额头上破碎,鲜血流淌下来。

    男子大怒,刚想喝骂,乡兵喊道:“有人想吃了就跑……”

    “哪里?”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这里,左边第二间,哎呀!他打破了自己的脑袋,这是要讹诈啊……郎君说的什么?”

    “碰瓷!对,这厮想碰瓷。”

    “来了!”

    掌柜冲了上来,乡兵几人赶紧躲在一边,“在里面呢!看着好吓人。”

    掌柜狞笑道:“吓人?某叫他们怕人!”

    他一脚踹开房门,和里面两个正准备出来的男子恰好撞在了一起。

    “想跑……”掌柜反手摸出砍骨刀,喝道:“拿钱来!”

    “……”

    几个坏种得意洋洋的去了别的地方。

    汴梁城中的泼皮也得了消息,寻找延州的商人。

    一时间城中沸反盈天。

    城西的一家酒楼里,一个包间被敲开。

    “你们找谁?”

    “就是他们!”

    已经跑了十多家酒楼的军士如释重负的喊道:“就是他们!”

    乡兵问道:“没认错?”

    军士指着其中一个男子说道:“此人的眉疏淡,再不会错了。”

    三个男子愕然道:“你们这是……”

    “拿下!”

    “救命啊!”

    ……

    司马光正在伏案工作,最近他的任务很重,要盯着官家,一旦发现不妥必须要马上进谏。

    新帝登基,要盯紧些才行,让他不敢肆意妄为,以后就形成了规矩……

    “官家今日议事,大王去了金明池,好像是去了水军那边。”

    “水军?”司马光抬头揉揉眼睛,然后按了一下脸侧,有颗大牙很痛。

    “是,就是水军。”

    司马光叹道:“皇子就该好好读书,不读书跟着沈安去军中厮混,最终移了性情,于国于民有何好处?”

    来人的眼睛一亮,问道:“那可要进谏?”

    “看看吧。”

    司马光觉得应该再给赵顼些机会,“大王还年轻,年轻人总是好动的。”

    稍后传来了最新消息。

    “大王调了邙山军进城,在酒楼里肆意打砸。”

    “为何?”司马光很头痛的问道,他觉得自己的那颗大牙怕是保不住了。

    “说是找几个商人!”

    “放肆了!”

    司马光霍然起身,“老夫这便进宫求见官家。”

    他一路出去,等路过一家小店时就进去问道:“假牙怎么弄?”

    “假牙……”掌柜看看他的官服,堆笑道:“这就问对地方了。您看看自己是官对吧,官人一张嘴说话就是豁牙,黑洞洞的,下属见了背地里取笑,威严不再;上官见了有碍观瞻,升官艰难……所以还是要配假牙才好啊!”

    司马光赶时间,皱眉道:“问你话就说。”

    掌柜拿出了些牙齿,“看看,这是牛骨头做的……”

    “这是象牙,都是大食人贩来的好货。”

    “这是檀木……”

    “客人不满意?”

    掌柜见司马光呆滞,就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竟然全是牙齿。

    “这是犬齿……想来您是不会用的,丢人。”

    掌柜拿起一颗牙齿,得意的道:“这是人齿。前日有名的壮汉刘黑子死了,他家人自愿让老夫去拔了他满嘴的牙,看看……都是好牙齿啊!就您这样的人才配……”

    司马光干呕了一下,然后摆摆手,飞快的跑了出去。

    一路进宫,司马光的牙齿越发的痛了。

    “官家,邙山军在城中打砸。”

    司马光的面色冷峻,赵曙哦了一声,说道:“说是找几个商人。”

    “可他们在打砸,官家,外间谣言纷飞,知道的说是找人,不知道的说是造反,官家……”

    司马光的眉头皱的紧紧的,觉得赵曙不该再庇护赵顼的放肆。

    “叫他来。”

    赵顼在行动前还叫人来报备了一下,说是要去寻找几个重要人物。

    赵曙觉得这不是事,所以就答应了。

    可谁知道邙山军的那些**不时坑几个人,闹得怨声载道的,所以就搞大发了。

    稍后赵顼来了,赵曙喝问道:“为何要在城中打砸?”

    赵顼在看到司马光时就知道事情不妙,他也不知道沈安说的魔火是什么东西,只能硬着头皮道:“爹爹,那些人心急了些。”

    “为何心急?”

    天气有些冷,正好睡觉。

    昨夜赵曙没睡好,此刻就想钻进被窝里睡个回笼觉。

    可这个儿子不消停,让他也跟着受累,只能强撑着。

    “那东西……”

    赵顼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沈安,“那几个商人知道一种黑油。”

    “很厉害?”赵曙有些好奇。

    “是。”赵顼看了司马光一眼,被这位老先生盯着的滋味不好受,“是沈安说的。”

    嗯?

    赵曙心中一动,看了司马光一眼。

    司马光显然也有些谨慎,“官家,要不问问?”

    赵曙点头,有人去金明池召唤沈安。

    “你最近文章做少了。”

    赵曙知道儿子最近的言行让不少人不舒服,所以当着司马光就敲打了一下。

    “是。”

    赵顼很是诚恳的道:“爹爹放心,孩儿每日都在温习功课,文章也有十几篇腹稿了。”

    “不错。”赵曙抚须微笑,觉得自己这个爹当真是够英明的。

    “大王勤勉,这是天下之福。”

    司马光干巴巴的赞颂着。

    稍后去金明池的人回来了,一脸纠结的道:“官家,沈安来了。”

    “让他进来。”赵曙缓缓板着脸。

    稍后沈安进来,赵曙这才知道为何内侍要一脸纠结。

    “什么味?”赵曙皱眉问道,司马光的眉心皱纹已经能夹死苍蝇了。

    沈安兴奋的道:“官家,这便是黑油的味道。”他刚才一直在弄黑油。黑油粘稠,粘在手上难以清洗,所以很臭。

    “这黑油能做什么?”沈安出手搞那么大的动静,赵曙不禁有些期待起来,但他不敢期待什么神威弩或是棉花,想着能有望远镜的功效就是大喜事。

    “作用很大。”沈安想了个比喻,“若说黑油是金子,那么棉花就是银子。”

    棉花早就被大宋君臣视为重大战略资源,若非是不好遮掩,赵曙都想下令封堵住种子外流。

    “竟然这般?”

    赵曙的身体不禁前倾,连司马光都面色凝重起来。

    “目前不算……”沈安想起了目前黑油没法全部利用,就干笑道:“目前只是燃烧罢了。”

    朕想抽人!

    赵曙右手并指如刀,冷冷的道:“燃烧……大宋多少能燃烧的东西?你却为了个黑油闹腾不休……”

    这是要下狠手了啊!

    “官家,这个燃烧可不同。”沈安说道:“臣带来了一瓶子黑油,要不试试?”

    这人竟然准备在宫中烧火,这胆子也真是没谁了。

    司马光刚想呵斥荒谬,赵曙却说道:“在外面烧给我看看。”

    大殿外,沈安拎着个罐子,然后废了一番功夫才点燃黑油。

    天气有些冷,沈安站在罐子前,伸手陶醉的烤着火,脚下装作不经意的踢了一下。

    呯!

    罐子碎了,黑油四处流淌,火焰紧紧跟随。

    “就是燃烧?”

    赵曙有些不满的道:“这和那些油脂有何区别?”

    “有!”

    沈安踩了一脚,然后抬起脚,火焰依旧……

    “你的鞋子!”

    陈忠珩提醒了一声,沈安低头一看,自己的鞋底已经燃起来了。他赶紧脱掉鞋子,再晚一步,他的脚怕是保不住了。

    “官家,这便是黑油之火。”

    赵曙倒吸一口凉气,“这……若是攻城,来人!”

    “官家。”

    赵曙吩咐道:“那几个商人要控制住,不许交接外界。”

    这是一个帝王的本能反应。

    “官家,那三个商人已经被控制住了。”

    沈安觉得赵曙是在小瞧自己,“军中有猛火油,但那不是黑油。黑油产自地底,无穷无尽,只需采集了来,然后装进陶罐里,临战时点燃抛投出去,落地燃烧,极难覆灭……”

    “哪里有?”

    赵曙有些急切的问道,他希望这东西只有大宋才有。

    “鄜州和延州那边。”

    赵曙问道:“大宋之外可有?”

    “有。”沈安想起了襄阳大战,大侠是没有的,但蒙元人却有回回炮,据说回回炮抛射的就是石油弹。

    大宋在之前也发现了石油,可沈括却用石油去制墨,一如发明了火药之后,最终被外人发扬光大。

    “大宋之外有很多。”沈安心中一动,觉得有必要给赵曙上一堂地理课。

    “比如说北边就有许多,那些地方的黑油从地底下喷出来,成了河流,只需在岸边取用就是了,无穷无尽啊!”

    大佬,北边有好东西啊!

    沈安一脸正色的道:“臣敢担保此事,若是有假,臣愿意去海外安家。”

    找不到哥就自觉的流放海外,你看咋样?

    赵曙动心了,但司马光在边上提醒道:“官家,北边是辽人。”

    “是啊!”

    赵曙有些惆怅。

    司马光看着沈安,想看到沮丧的神色,可并没有。

    沈安心想哥只是播种罢了,一点一滴,让赵曙父子对外界多了憧憬。等大宋强盛起来,自然就不会回避夺回故土,恢复汉唐疆域……

    汉唐啊!

    沈安的眼睛湿润了。

    ……

    第三更送上,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