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731章 绞杀他们
    无数火把和灯笼在赵顼的左右展开,他眯眼看着。张八年向前一步,右手握刀,厉喝道:“出击!”

    一个男子在他的身侧张弓,然后放箭。

    咻……

    鸣镝升空,尖利的声音中,有人喊道:“出击!”

    呛啷!

    无数拔刀声同时响起。

    前方的黑暗中,人影幢幢的就像是鬼蜮。那些人影并未慌乱,有人厉喝一声,那些人分做两半,一半冲杀而来,一半冲着作坊去了。

    “大王,那人说拼死也要拿到火药秘方!”

    赵顼的面色在火光中明暗不定,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等大规模的厮杀现场,但他却很冷静。

    不,是很兴奋。

    “绞杀他们!”

    有人大声喊道:“绞杀他们!”

    “绞杀他们!”

    无数喊声中,左右的火光冲了上去。

    双方渐渐接近,旋即绞杀在一起。

    “大王,约有三百余人!”

    有人统计出了对手的大概人数,赵顼说道:“这一路从北方潜入汴梁,不容易,不过既然来了就别回去,弄死他们。”

    前方的水军将士们人多势众,迅速围住了冲过来的辽人,秦臻还派出了一千余人去追杀那些去作坊的辽人。

    作坊前,沈安坐在椅子上,身边是折克行。

    赵顼征召了折克行来保护作坊,沈安的到来却是意外。

    因为要隐蔽,人不能多,所以折克行就带来了八百人,分批潜入作坊。

    作坊的墙头,一排人趴在上面看热闹,有人在哆嗦着,然后被骂胆小鬼,顿时就引发了一阵吵闹。

    沈安就在这吵闹声中说道:“某做好了椒油,本来是想弄拌面吃的,可没吃上,现在饿得不行。这人一饿,脾气就不好,点火吧。”

    噗噗噗噗噗!

    作坊前突然出现了无数火头,墙头上的人眯眼喊道:“要开干了,赶紧下去。”

    “为啥要下去?”

    “你特么的看不到有弓箭?”

    有辽人在奔跑中拉弓射箭,沈安揉着肚子,不满的道:“遵道,动手。”

    折克行闪电般的挥刀,飞向沈安的箭矢被斩落,随后他长刀前指。

    “弓箭手!”

    距离太近,弓箭手的频率更快些。

    “放箭!”

    箭矢飞舞,那些冲杀过来的辽人变得稀稀拉拉的,可剩下的却咬牙急促前冲。

    “很顽强,辽人不能小觑。”

    沈安在琢磨着辽人的顽强,折克行当先冲了出去。

    那些万胜军的将士跟在他的身后,组成了人字形的阵列。

    沈安只看到刀光闪烁,然后折克行不断推进。

    那些辽人奋力拼杀着,其中一股三十余人竟然从右边杀出一条缝隙,拼死冲了过来。

    “***”

    包围圈中的辽人里传来一阵欢呼,随即就被惨叫代替。

    沈安起身,黄春从后面走上来,说道:“截杀吗?”

    “弄死他们。”

    “兄弟们,打草谷了!”

    熟悉的声音响彻夜空,对面的赵顼愕然道:“邙山军怎么来了?”

    张八年在保护赵顼,他知道内情,“大王,下午官家令沈安来此。”

    赵顼点头,正准备说话,就听对面的沈安喊道:“出来杀人了!”

    这话是对赵顼说的,张八年伸手拦住赵顼,“大王,不可!”

    赵顼拔刀,冷冷的道:“再不闪开,断手!”

    张八年没有犹豫就放开了手,赵顼大步走了出去。

    张八年带着十余人围住了赵顼,他自己更是贴身保护。

    赵顼的呼吸很急促。

    他觉得兴奋和紧张实际上就是孪生兄弟,在此刻无法分清。

    前方有几个辽人在游走,赵顼正准备转向,就见左侧有人在逼近那些辽人。

    “过来!”

    有人把火把凑过去,火光下,沈安正在等候。

    赵顼心中一喜,就撇下张八年跑了过去。

    “保护大王!”

    一个亲事官喊了一声,旋即被张八年一巴掌拍晕。他面色铁青的道:“暴露了!”

    辽人中有人喊道:“是宋人的皇子,杀了他!”

    瞬间周围就压力倍增。

    张八年第一次感到了紧张,若是他自己的话,他谁都不怕,可这里有赵顼啊!

    “慌什么?”

    沈安拎着个陶罐过来,接过火把点燃外面的引线,然后就像是自己小学时玩烘笼似的开始转圈。

    陶罐在他的手中快速旋转,当感到速度够了时,沈安松手。

    陶罐飞向了冲过来的一群辽人,其中一人挥拳打去。

    这人大抵是高手,在能见度不好的情况下依旧准确的击中了瓦罐。

    就在他击中瓦罐的瞬间,爆炸发生了。

    轰!

    轰鸣声中,沈安当先走去,“仲鍼,来!”

    赵顼跟上,两人并肩走进了硝烟里。

    里面传来格斗的声音,旋即就听到沈安喝道:“动手!”

    刀光闪过,惨叫声传了出来。

    稍后沈安出来,赵顼落后一些。

    张八年拱手:“大王英武。”

    赵曙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随后被沈安带走了。

    厮杀不断在进行着,辽人的突击队被邙山军围杀之后,动静渐渐小了下去。

    就在作坊的角落里,赵顼蹲在那里狂吐着。

    沈安赶走了所有人,就站在边上,低声道:“你将来会成为帝王,所以什么都要见识一番,你要知道将士们为国杀敌的那种心态,如此你才不至于在文官压制武人时茫然无措,不知道何去何从……”

    赵顼又呕了一阵,喘息道;“很难受,我知道了,真的知道了。”

    “刚才的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后谁也不敢把你当做是文弱皇子。”沈安满意的道:“官家定然会吃惊的,只是圣人那边……你自求多福吧,哈哈哈哈!”

    高滔滔一旦知道他今夜杀人,绝壁会发飙。

    那个女人……大抵赵曙是偏爱她的,所有一旦发飙,沈安只能为赵顼祈祷。

    赵顼显然想到了这一点,他举手道;“水。”

    “好吧,我服侍你。”沈安去找来了水囊递给他,看着他漱口,“此事……好处很多,至少将士们不会以为你是个软蛋,他们会认同你……”

    “这就是你安排我杀敌的主要原因吧?”

    赵顼喝了一口水,觉得咽喉里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可文官却觉着我犯错了。”

    “你在乎吗?”沈安笑道:“某觉着你该不在乎这个。”

    “没错。”赵顼又漱了一下嘴,吐出嘴里的水后,说道:“就算是我不杀敌,他们也会寻找别的错处来进谏,先帝时就是如此。”

    “大王!”

    张八年来了,赵顼点头道:“辛苦了。”

    “臣不敢言苦。”张八年看了一眼他的身上,“将士们士气如虹,都说大王不同于旁人,很受鼓舞。”

    赵顼目光转动,在沈安那里收获了鼓励和赞同。

    “你该出去看看。”

    “好吧。”

    赵顼擦擦嘴角,然后当先出去。

    外间此刻正在打扫战场,火把到处都是。

    那些工匠都趴在墙头上看热闹,当赵顼出来时,有人喊道:“是大王!”

    除非是喜庆的日子,否则君王在夜间不会出现在皇城之外,所以大家都很兴奋。

    赵顼走了出来,在沈安的陪伴下游走在尸骸之间。

    那些打扫战场的将士见到他都纷纷站好,赵顼频频颔首。

    秦臻和常建仁急匆匆的来了,常建仁的神色有些呆滞,赵顼见了就问道:“被吓到了?”

    前阵子常建仁还是文官,可现在他就已经在厮杀了。

    “这是……杀敌了?”

    沈安很熟悉这种面相,先前赵顼自己就是这样。

    常建仁点头,“下官方才杀了一人。”

    “干得漂亮!”

    沈安觉得这厮估摸着能在军中闯出一番名堂来,到时候以文转武在青史留名。

    可史书上会怎么写?

    ——建仁投笔从戎,幸得沈安相助,终成名将。

    沈安心中暗自乐呵,赵顼拍拍常建仁的肩膀,“好好干,翰林院那边据闻在得意,我希望看到他们后悔的那一日。”

    “一定会。”

    常建仁认真的道:“臣定然苦练武艺,遇到杀敌的机会就不放过。臣迟早会回去让他们看看什么是男儿……不是会做人就是男儿,为国效力也是,不,更是!”

    赵顼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算是记下了这个人。

    建仁,你的造化大了呀!

    一路走过去,赵顼不时慰问一番,让那些将士感激零涕,一时间气氛融洽。

    “大王真是和气啊!”

    “看着笑眯眯的,特别诚恳。”

    “就是老实了些,怕是以后会吃亏哦!”

    “老实就是仁君,难道你希望未来的官家是个不老实的?”

    “也是,不过大王今日杀敌了。”

    “吓死人嘞,先前某看到沈待诏带着大王过去,那个辽人挥刀,只见大王闪避了一下,然后一刀就剁了那个辽人。”

    “从太祖太宗皇帝之后,就没有皇子杀过人了吧?”

    “没有,就大王一人。”

    “这是不嫌弃咱们?”

    “是呢!大王的身边有张八年和待诏,哪里用得着他来杀敌,这是亲近武人的意思。”

    “真好,要是大王……”

    “……”

    将士们都在憧憬着未来的美好日子,沈安同样如此。

    赵顼终于被他被扳回来了,以后大宋的武人地位提升有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