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727章 苏御史,归来
    辽使几乎是紧跟着信使来到了汴梁。

    “这是一场误会。”

    辽使看来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举止彬彬有礼,言谈极为有分寸。

    他笑得很是矜持:“大辽和大宋之间多年来和平相处,一场误会不足以让陛下动怒,所以外臣就来了,带来了大辽的友谊。”

    这是一次战术挑衅,若是成功,那么就会演变成一次战略进攻。

    耶律洪基应当是做了几手准备,而派出使者是最后的选项,但他还是准备了。

    赵曙对此心知肚明,想到耶律洪基吃了一次大亏却只能咽下这口气,他的心情就舒畅的不得了。

    “这也是朕所想的!”

    于是捷报的内容就变了,变得有些含糊不清。

    苏轼在喝酒。

    席间大多是文人,大家喝了微醺之后就开始放浪形骸,诗歌飞舞,荷尔蒙飞溅。

    有人出言取笑道:“子瞻兄,今日为安基接风,你二人还未对饮,这可不是恩爱的迹象,哈哈哈哈!”

    坐在苏轼对面的年轻人微微颔首道:“听闻子瞻兄文采风流,制科三等几乎前所未有,让人震撼,只是某近日却得了几首词,还请子瞻兄斧正。”

    他干咳一声,准备吟诵自己在路上做的诗词,却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目光古怪。

    什么意思

    他有些恼火,苏轼干咳一声,说道:“诗词的话,某却不大擅长,就此作罢吧。”

    年轻人笑道:“子瞻兄何必自谦……”

    “安基!”

    一个交好的男子起身道:“某有些不适,安基陪某出来透透气。”

    年轻人不大情愿的跟着出去了,刚出门,里面就传来了哄笑声。

    年轻人站在栏杆前,伸手拍了拍。

    大宋的文人都喜欢拍栏杆,而且一拍栏杆就必定是忧郁的、是惆怅的……

    男子对年轻人说道:“此事……稍晚进去你就当没这回事。”

    年轻人不满的道:“为何某一路访友至京城,诗词做了不少,为何在这里反而不能了”

    男子干笑道:“那是苏轼……”

    年轻人冷笑道:“苏轼又怎么了”

    男子看向别处:“你见他酒到杯干,酒量如何”

    年轻人老实的道:“他的酒量好。”

    “哎!”男子叹道:“可他作诗词……就和饮酒般的,想要就有,要多少有多少,你……怎么比得过他”

    年轻人愕然道:“他莫不是胡乱做的”

    男子淡淡的道:“每一首都值得品味,不时能有一首让人击节叫好,你如何”

    年轻人低下头,“某……不行。”

    男子担心他年轻气盛,就说道:“他就是个连鬼神都会嫉妒的家伙,所以别和他比诗词文章,否则你会绝望。”

    “苏轼!”

    外面来了一人,不顾规矩的高喊起来。

    里面的苏轼骂道:“某在饮酒,滚!”

    安基指着这人,“这是……内侍”

    男子点头,来人一脚踹开门,喝道:“苏轼可在”

    苏轼端着酒杯正在饮酒,闻言抬头道:“某就是苏轼。”

    内侍喘息道:“官家令你去御史台……”

    苏轼放下酒杯,说道:“某去御史台作甚是何公事”

    他现在闲赋在家,自问没有得罪什么人,所以这话说的很是不客气。

    内侍端着脸道:“官家令你为监察御史里行……”

    噗!

    ……

    杨继年在御史台依旧是不吭不响的。

    此刻他站在外面,脸上难得的带上了微笑。

    “西北大捷,他女婿又立功了。”

    “没说细节啊!谁知道是不是折继祖立功了。”

    “是啊!连杀敌多少都没说,也没说对头是谁,就说是大捷,哪有这般光秃秃的捷报”

    “某看……”

    几个官吏默契的一笑,有人提高了嗓门说道:“这个捷报怕是有假吧!”

    杨继年的脸色沉了下去,冷哼道:“谁敢在捷报上弄虚作假你等艳羡嫉妒也就罢了,这般诽谤,无耻!”

    几个官员笑了笑,有人说道:“那对手是谁杀敌多少”

    杨继年冷冷的道:“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怕是心虚了吧”

    这时外面有人喊道:“来新人了!”

    众人闻声闪开一条路,好奇的看着大门那边。

    苏轼打个酒嗝,有些醺醺然的进来,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就笑道:“这是欢迎某的吗多谢了啊!”

    他有些微醺,一路走过去,见到杨继年在那里孤零零的,就欢喜的道:“见过杨御史,恭喜恭喜。”

    杨继年点点头,“何喜之有”

    苏轼打个酒嗝,说道:“安北在西北立下了大功。”

    杨继年看了同僚们一眼,问道:“可有证据”

    苏轼纳闷的道:“您不知道吗先前太后娘娘派人去了榆林巷,赏赐了好些东西……”

    杨继年心中大定,说道:“如此……也好。”

    他负手转身,身体笔直,在上台阶时轻轻的蹦跳了一下。

    上了台阶后,他转过身来,淡淡的道:“谣言止于智者!”

    然后他就进了值房。

    先前嘲讽他的官吏面色通红,有人嘟囔道:“这是小人得志!”

    苏轼闻言怒道:“这是什么话难道要任由人诽谤才好来来来,某这里有无数诽谤之词,你可来听听。”

    他在门外就听到杨继年和这几个人争执,此刻才爆发出来。

    有人说道:“上次就是他的弟弟苏辙,一篇文章羞煞了御史台。”

    瞬间那几人就消失了。

    上次苏辙在御史台为杨继年出头,一篇文章弄的那位大才林建屎遁而去,大家还记忆犹新呐!

    苏轼的才华更是在苏辙之上,和他对喷……

    有人诧异的道:“苏轼,你是来御史台……做御史的”

    苏轼只是用名声就吓跑了那几人,正在洋洋得意,闻言就说道:“正是,此刻某与诸位便是同僚了,还请指教。”

    众人拱拱手,不少人开始散去。

    苏轼嘀咕道:“这么大的功劳,要打断谁的腿啊”

    他在想着沈安归来会打断谁的腿,杨卓雪在想着沈安归来发现自己的肚皮依旧没大,是否会失望,于是有些不安……

    包拯在三司继续为了钱财而烦恼,咆哮声震耳欲聋。

    万胜军中尘土飞扬,折克行拎着大棍子在追打着一群将士。

    秋风萧瑟,落叶纷飞。

    小巷里,王雱站在对面,看着左珍在炸鹌鹑。

    “别跟老娘咋呼,滚!”

    左珍手持菜刀,杏眼圆瞪,逼走了一个泼皮。

    学堂外,杨卓超和几个同窗在争执,面红耳赤的。

    学堂里的学生年龄各自不同,大的二十多岁,小的如杨卓超才十一岁。

    “我姐夫就是立功了!”

    杨卓超背着书包,脸红红的在怒吼:“你不信……你不信就去问。”

    几个学生都笑了起来,最大的一个二十多岁,眉宇间看着有些暴戾的情绪。

    读书读到了这个年纪还在和十多岁的同窗厮混,前途基本上是黯淡了。

    可多年的苦读竟然一无所获,是人都会发狂。

    “你就是糊弄人,再说了,那是你姐夫,不是你,有本事你就把你姐夫叫来,让他亲口说,他说了某就信。”

    “对,叫你姐夫来,让咱们看看所谓的名将是什么样的。”

    “……”

    年轻人起哄很寻常,觉得破坏权威很爽。

    杨卓超的眼睛红了,他本来对那个姐夫不大满意,可那是在家里。

    在外面的时候咱得维护家人啊!

    所以他呸了一口,“凭什么你们等着,等我姐夫回来了打断人的腿,到时候看你们怕不怕。”

    那个二十多岁的学生走过来,伸手拍拍杨卓超的脸颊,很是羞辱性的说道:“某就在这里,有本事就叫你姐夫来打断某的腿,某若是怕了就是粪坑里爬出来的蛆虫……”

    杨卓超毕竟还小,被这么一羞辱,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

    “打他一巴掌!”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杨卓超下意识的蹦起来一巴掌扇去。

    啪!

    那学生正准备摸摸杨卓超的头顶,被这一巴掌打懵了。

    他捂着脸缓缓抬头,就看到对面站着一个年轻人,好像比自己还年轻,年轻人的身后还有两人,以及三匹马。

    年轻人含笑看着杨卓超,说道:“某这边要急着进宫,有许多礼物要你带回去,丈人那边你也带个话,就说明日某再去拜访。”

    杨卓超傻傻的道:“姐夫……”

    沈安走过来摸摸他的头顶,回身道:“陈洛带着东西陪他回家。”

    “是,郎君。”

    陈洛带着几个大包袱,牵着马过来。

    “回去吧。”

    沈安笑着摆摆手,然后带着闻小种往皇城方向去了。

    杨卓超看着他远去,突然问道:“这就是我姐夫,刚才你怎么不敢问他了”

    那个被他抽了一巴掌的学生畏惧的看了陈洛一眼,说道:“某……某胡言乱语,你别在意。”

    陈洛皱眉看着这一幕,说道:“走吧。”

    出了这里后,他对杨卓超说道:“被人欺负了就要打回去,你不打回去,他们下次还会变本加厉的欺负你。”

    杨卓超点头道:“嗯,我不怕了,下次就呵斥他们,不行就还手。”

    陈洛点点头,杨卓超好奇的问道:“为何你看了他们一眼,他们就怕了”

    陈洛看了他一眼,想起沈安对这个小舅子有些头痛的事儿,就淡淡的道:“因为某杀过人。”

    杨卓超兴奋的问道:“那我姐夫呢”

    “郎君杀人无数,那些对手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害怕……”

    “那么厉害”

    ……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