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600章 臣以后就是大宋的人了
    韩琦很愤怒,可张八年却很冷静。

    “交趾使团回来了。稍后会陛见。”

    韩琦闭上眼睛,说道“此事要压下去……某恨不能让沈安被流放西南,可此刻却要先压下交趾人的怒火。让人去准备,皇城司那边有交趾使者派人刺杀沈安的证据,拿出来,老夫会去压住他们……剩下的等交趾人走了再说。”

    这是顾全大局的作法,张八年点头说道“那个交趾刺客昨日就由皇城司的人接手了。”

    “好!”

    稍后大家进了宫,等见到赵祯时,张八年这才斟酌着用词,把消息告诉了他。

    赵祯的眼中多了血丝,鼻息咻咻,看着面色潮红。

    “沈安干的!”

    和所有人一样,瞬间赵祯就判断出了动手的那人就是沈安,可见沈某人所谓的以德服人是如何的虚伪,早就被人识破了。

    “杀了使者,李日尊会发狂,会借机袭扰西南……”

    韩琦说道“还有,消息传出去之后,西夏人和辽人会借机嘲讽大宋,而以后大宋使者出使他国,会被借着此事冷落……这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沈安……血气之勇,愚不可及!”

    连曾公亮都叹道“年轻人做事急躁,此事他该隐忍,且等和交趾开战时再报仇,如此才是公私兼顾。”

    欧阳修揉揉眼睛,他德高望重,赵祯和韩琦等人都在等候他发表意见。

    欧阳修老成持重,在大事上最好听听他的看法。

    众目睽睽之下,欧阳修摇摇头,很是惋惜的道“沈安是很蠢!”

    连欧阳修都不支持沈安,可见这个年轻人犯了众怒。

    赵祯刚准备说话,欧阳修又慢腾腾的来了一句“他该在交趾人出了大宋之后再动手,这样无凭无据,交趾人追问,大宋回一句是交趾山贼干的……”

    噗!

    曾公亮没忍住,一下就笑出声来。

    赵祯一脸黑线的道“此事……沈安呢”

    “陛下,沈安在外面。”

    “这是来请罪,可此事大了去,请罪也不好用。”

    韩琦觉得赵祯应当趁着这个机会收拾一下沈安。

    赵祯也是这般想的,所以等沈安进来后,就怒道“不知分寸,做事肆意妄为,如今交趾人震怒,大宋如何能挡你一人之事却搅动了大宋的西南,不知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你算是什么名将”

    官家发怒了。

    韩琦也冷冷的道“你既然懂外交之道,为何会犯错”

    这是算总账。

    沈安不慌不忙的道“陛下,昨夜杨永顺病死在赤仓,和臣无关。”

    他说的很纯良,可赵祯早就对此免疫了,“当着朕的面依旧在撒谎,可见你是跋扈了……”

    韩琦补刀道“陛下,他必然是杀了杨永顺,然后威胁李柏和其他人……可李柏此人却是交趾皇族,回到交趾之后,他必然会翻脸,到时候李日尊会暴跳如雷,随之而来的就是不断的袭扰,甚至是大军攻伐。”

    “李谅祚在跃跃欲试之际,西南需要安宁你懂不懂”

    韩琦难得有教训沈安的机会,一发就不可收拾了,说得滔滔不绝。

    “陛下,李柏求见。”

    赵祯捂额道“避不过,让他来。”

    稍后李柏来了。

    行礼后,他悲痛的道“好教大宋陛下得知,使者杨永顺在汴梁就沾染了疫病,但他对陛下忠心耿耿,强行拖着病体回国,结果在路上不幸……外臣悲痛不已,准备即刻归国。”

    啥

    忠心耿耿

    这是什么东西

    还强行拖着病体……

    大家都觉得李柏是被沈安威胁了,可此刻身处大殿内,人多口杂。赵祯作为大宋皇帝,不可能做出灭口的事儿来,所以李柏他应当要哭诉啊!

    他当朝哭诉沈安杀了杨永顺,大宋君臣就坐蜡了。

    可他竟然一脸悲痛的说杨永顺是病死了。

    “咳咳!”

    沈安又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陛下,李柏怕是有些话想单独和您说一说。”

    赵祯见他一脸正色,浑身的正气都要满溢出来了,就皱眉道“其他人先出去,宰辅留下。”

    陈忠珩带着内侍们出去了。

    李柏堆笑道“从此臣就是陛下的人了,此后但凡有事,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一番话他说的极为认真,感情还很真挚。

    这人是被沈安灌迷药了吧

    连韩琦都觉得懵。

    赵祯淡淡的道“这话朕听不懂。”

    作为皇帝,他自然不会插手这等会败名声的事儿,所以只能装听不懂。

    沈安微笑道“李柏……生意做得很大,以后想来会成为交趾富豪。”

    呃!

    众人都傻眼了。

    这是什么意思

    李柏抬头微笑道“臣这里有份文书……”

    殿内没有内侍,沈安准备去接,欧阳修说道“让老夫来。”

    赵祯的猜忌心很重,也只有这些老家伙才能让他有些安全感。

    欧阳修拿了文书,仗着老资格就看了一眼,然后眼珠子都瞪大了。

    赵祯很好奇的接过文书,然后仔细看去,也懵逼了。

    ——李日尊和自家的……

    这是什么

    他从头往下看去,早上吃的丹药药力本来就消散的差不多了,可此刻却再度卷土重来,让他面色潮红,呼吸急促。

    在这份文书……不,这不是文书,更像是小说。

    一本色彩浓郁的小说!

    伤风败俗啊!

    不过文笔还不错,通俗易懂。

    在这份文书里,李柏描述了李日尊的各种丑行,各种都有。一句话,李日尊若是看到的话,不管李柏立下多大的功劳,都会一刀剁了他。

    这就是一份交趾皇帝的艳情史!

    “谁……”

    他想问是不是沈安操刀,然后让李柏抄写的。

    李柏堆笑道“这是外臣的一些揭露和感悟,还有更多的……”

    他又摸出了一份文书,赵祯的脸颊颤抖着,说道“罢了,韩卿……”

    韩琦过去拿了文书,一看也傻眼了。

    卧槽!

    这把李日尊写成了这模样,李柏这辈子就算是大宋的人了。

    他看了沈安一眼,心想你真的好毒啊!竟然能想到这等手段来逼迫李柏反正。

    “陛下,皇城司……”

    韩琦摇摇头,很是遗憾的模样。

    赵祯也是如此,两人都觉得沈安不去皇城司主持工作真的是太可惜了。

    “此事……”赵祯有些纠结的道“使者病死,朕亦是心痛,可化了吗”

    “化了。”

    李柏说道“昨夜外臣就带人一把火烧了,其中一人发狂,被使团的人乱刀砍死。”

    这是投名状!

    赵祯微微点头,对沈安的评价从急躁又回归了。

    可一国使者‘病死’在大宋,该有的礼仪得有。

    “让礼房的去,好生抚慰。”

    李柏随后告退。

    “你怎么逼迫的他”

    韩琦皱眉道“逼迫不牢靠,他若是绝望了会不顾后果的告诉李日尊。”

    赵祯也有些顾虑,“你不懂人心的复杂,他今日看似附和你,明日就会变个心思。”

    咳咳!

    三个宰辅都有些尴尬。

    这话怎么就像是说我们呢

    沈安拱手道“多谢陛下教诲,不过李柏此人……臣说过他会成为交趾的富豪。他的生意会做的极好。”

    呯!

    欧阳修一笏板拍在自己的脑门子上,然后仰天长叹道“陛下,臣等却是小看了沈安。他早就用钱财拉拢了李柏,那便是最好的把柄,让李柏脱身不得。他本以为此次回国后就能摆脱沈安的威胁,以后再也不来大宋……可……”

    曾公亮也明白了,他惊讶的道“可此次斩杀了使者,李柏这下算是彻底的下水了,再也无法脱身,也就是说……大宋因为沈安斩杀了使者还多了一个内应。”

    卧槽!

    沈安的谋划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吗

    “让张八年来。”

    赵祯也有些震惊,但却目光冷漠。

    沈安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还是猜忌。

    你沈安私下腐蚀拉拢李柏,这是想干啥

    是不是想在西南搞个据点啊

    帝王的本能发作,直至张八年来时,他依旧是板着脸,没有给沈安好脸色。

    “李柏被收买之事,你可知晓”

    韩琦等人看着张八年,若是他说一句不知道,那么沈安就算是完犊子了,可以回家去啃老米饭。

    张八年冷冷的道“皇城司先准备拉拢李柏,可大家都说李柏是皇族,不可能会倒向大宋,于是就搁置了。后来沈安用香露把李柏引入圈套,准备用香露生意和他长期合作……臣全数知晓,皇城司的人在其中奔走,都知道此事。”

    赵祯的脸上重新浮现了笑容,说道“辛苦了。”

    他有些难为情说了辛苦,张八年以为是说自己,就硬邦邦的说道“臣不辛苦。”

    赵祯摆摆手,等他出去后,就叹道“李日尊对大宋多有不敬,此番派了内侍来做使者,看似推心置腹,可骨子里却还是敷衍的那一套。”

    韩琦对此深有感触“那个杨永顺说的都是套话,根本就没有一点诚意。”

    “沈安斩杀使者倒是成了逼迫李柏低头的手段,算是功劳一件。”

    赵祯笑道“朕知道你的秉性,定然是不肯放过杨永顺,所以这个不算功劳。”

    韩琦也说道“此事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酿成大祸。”

    这事儿若是算功劳,怎么说出去

    斩杀了交趾使者算功劳

    你怕是脑子有病。

    ……

    第三更送上,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