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401章 待诏于某恩重如山(为‘烟灰黯然跌落’白银大盟加更9)
    苏晏站在那里,浑身在颤抖着。

    他有些惶然和不敢相信。

    他现在最期盼的是沈安的出现,那会让他重新拥有勇气。

    “一定是错了,听错了。”

    一个学生眼中的嫉妒几乎要实质化了。

    那些过关的学生先前在怜悯着苦力苏晏,觉得从今日开始,彼此就成为路人,见面也应不识。

    没有人愿意和扛活的苦力做朋友,这不是势利,而是丛林法则的优胜劣汰。

    你被淘汰了,兴许今日会有人安慰你,可当明天的太阳升起时,昨日的朋友就会成为陌生人。再相遇时,那眼神或是闪躲,或是漠然……

    就在放榜的这一天,苏晏还准备去码头扛活,这样的人……无人愿意和他做朋友。

    大家都认为彼此再次相遇时的一幕该是这样的:他们坐船在汴河靠岸,疲惫的上岸。有人牵来马匹,有人送来茶水,前方有美人翘首以盼……

    然后一个黑瘦的男子出现了,在见到自己后,他的目光在闪躲,然后背过身去,头也不敢抬。

    可现在这一切都变成了幻想。

    苏晏就站在那里,两个考生走到了他的身前,拱手问道:“敢问可是苏兄?”

    苏晏僵硬的动了一下脑袋,强笑道:“是某。”

    两个读书人拱手笑道:“今日见到了省试第六名也算是幸事,若是能留下墨宝,也算是结识一场……”

    这二人大抵就像是以后那种追星族,动作娴熟的拿出了笔墨,飞快的磨好墨水……其中一人端着一块木板,谄笑道:“还请苏兄留下墨宝。”

    有人专门收集中举人的墨宝,名次越靠前越好,转手就能赚一笔。

    而那些过了省试的考生们大多也是激情难耐,胸中有无数激动和兴奋需要宣泄,而毛笔就是最好的工具,把胸中的激动和兴奋书写出来,这就是最好的宣泄。

    那些人往往都会在此时超水平发挥,等过些年后,这些字都能值大钱。

    苏晏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下意识的写了一行字。

    ——永远微笑,永远抬头!

    不是诗词,但许多人在此刻也不会去写诗词,因为那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

    永远微笑,永远抬头,这个很励志。

    可这一笔字却让人愕然。

    匠气十足的字让那二人有些懵逼。

    这就是省试第六名的字?

    老子莫不是眼瞎了吧?

    二人正在风中凌乱时,郭谦已经冲了过来。

    老头狂喜着按住了苏晏的双肩,口水都喷到了他的脸上:“苏晏,你是第六名……你是第六名。”

    太学从没落之后,就再也未曾风光过。

    可今日太学风光了,而且是前所未有的风光。

    苏晏喃喃的道:“祭酒,真的吗?”

    郭谦大笑道:“真的不能再真了,老夫听了一耳朵苏晏啊!”

    那些学生都涌了过来,把苏晏围在了中间。

    杨峥难掩羡慕的道:“苏晏,你竟然得了第六名……你平时在藏拙吧?”

    苏晏只是摇头,脸上涨红。

    朱云站在后面,看着那些学生在争先恐后的和苏晏讲话,然后就想起了先前的冷落。

    先前我才是众星捧月啊!

    那时我们还在嫌弃苏晏,觉得他后半辈子就是苦力的命。

    可现在呢?

    先前有多蔑视,现在就有多嫉妒。

    嫉妒在啃噬着他的心,让他那还算是英俊的面孔在扭曲着。

    他偏过头去,不想再看那些吹捧,更不想看到苏晏因为不习惯被人吹捧而变红的脸。

    然后他就看到了梁缺。

    梁缺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他想来看看太学今年中了多少人,然后嘲笑他们一番。

    看看啊!本来我是有希望过关的,可因为沈安的偏袒,所以被挡在门外。没有我,你们不行啊!

    可我看到了什么?

    不,是听到了什么?

    那个全太学最蠢的苏晏,把老子打惨了的苏晏,他……他竟然过关了?

    而且还特么的是第六名!

    是这个世界疯了吗?

    还是我疯了?

    不只是他,那些师生此刻依旧在震惊中。

    有人甚至去摸一把苏晏,只是为了证实这不是虚幻。

    众星捧月着,嫉妒着,艳羡着……

    “苏晏,好样的!”

    有人高声喝彩,引发了共鸣。

    “好样的苏晏!”

    “苏晏……厉害!”

    叫喊声引来大家的注意,有人把苏晏的事迹说了出来,顿时引发了大规模的惊讶。

    一个苦力竟然考过了省试?

    由苦力变成官员,这特么的也太……太扯淡了吧!也太励志了吧?!

    “好个苏晏!”

    众人纷纷夸赞着,苏晏却突然哽咽了。

    “这是高兴的。”

    “喜极而泣啊!换了某也会如此。”

    苏晏抬头,眼睛泛红,“某……某想待诏了……没有待诏,就没有某的今天……是待诏……”

    他蹲了下去,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在让他哭泣起来。

    众人默然,有人低声道:“若非是待诏一直在鼓励他,他没有今日。上次发解试时,若非是待诏拦住了司马光,他甚至会进牢里……待诏于他……恩重如山。”

    “待诏……待诏对某恩重如山。”

    省试第六名在嚎哭,就像是一个孩子赢得了人生的一次重大胜利,却发现那个对自己恩重如山的人不在身边。

    那种激动之后的伤心格外的震撼人心。

    众人沉默了。

    太学的学生在沉思着,有人说道:“某先前得意忘形,却忘了待诏于我等的恩情。若非是待诏的题海,某此次绝对不会过关。”

    “题海?”

    “对,沈安在太学推行什么所谓的题海,大家都不信,此次省试太学却一鸣惊人。”

    “我的天啊!那人……他竟然还会教书育人?”

    “他文武双全,上马杀敌,下马牧民,大宋的厨艺他第一……他还有什么不会的?”

    影响在不断扩散,当富弼得了最新的结果后,毛笔落在奏疏上。他无视了自己辛苦大半个时辰写出来的奏疏,呆若木鸡的道:“这是太学?”

    韩琦也傻眼了,“四十二人?还有一个第六名?撒谎!”

    他怒了,呵斥道:“这是在撒谎,去!重新打探来。”

    随后消息又传来了:“确凿,太学此次有四十二人过试。”

    韩琦和富弼相对一视,两人同时起身。

    随后他们出现在了宫中。

    “四十二人?”

    赵祯愕然,然后问道:“不会是……听错了吧?”

    这次准备的进士出身还不到两百人,可太学在省试竟然过了四十二人……

    这个太吓人了吧。

    而且也不可能啊!

    “整个大宋的英才都汇聚省试,诗词绚烂,文章生辉,这样的省试……太学竟然拿了四十二人?”

    赵祯一脸懵逼,甚至有些愤怒。

    “可是有情弊?”

    若是有,那郭谦就准备倒霉吧。

    富弼摇摇头,这时外面来了张八年。

    “如何?”

    张八年是去打探消息的,说道:“陛下,太学过了四十二人,确凿。”

    嘶!

    赵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便是沈安那个什么题海的作用?这般惊人?”

    富弼苦笑道:“正是。臣等没把那什么题海当回事,如今太学过关四十二人,就像是耳光,一下又一下,四十二下,臣现在只觉得头晕,不敢相信。”

    赵祯想起了远在广南西路的沈安,“这法子可好?”

    富弼面色古怪的道:“陛下,这所谓的题海就是……勤奋。”

    “大宋的读书人从不缺勤奋。”

    谁都想做官,谁都想被人养着,而想做官就得读书考试,得勤奋学习。

    富弼难为情的道:“陛下,这一套法子简单……就是不停的做文章,写诗词……”

    “呃……”

    赵祯幻想了一下整日不是作文章就是写诗词的日子,骇然道:“那岂不是……人偶吗?而且这样出来的学生……只会考试吧……”

    富弼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此次太学一战成名,此后大宋各处的读书人怕是会效仿,陛下……”

    以后的读书人怕是要变了。

    变成了考试的人偶。

    什么微言大义背了就是,每日不停做文章,再有老师点评,不长进的就是蠢材。

    可这样出来的学生……

    赵祯不知怎地觉得有些不安,但却找不到根源。

    富弼也有些不安,“陛下,若是任由发展,以后圣人学问,微言大义怕是无人关注了。”

    工具,所有的学问都是工具。

    你和我说什么要细细揣摩圣人的话……你脑子怕是有问题吧?

    那些微言大义早就变成了课本,背下来就是了。

    自己琢磨……我没事做了不成?

    闪开,某今日还有三篇文章,五首诗词没做呢!

    “陛下,太学的苏晏高中第六名。”

    韩琦觉得有些难受:“那苏晏据说乃是个苦力。”

    他想说是不是有问题,可上次赵祯就对这个第六名不满,王珪据理力争,大伙儿也没意见。

    赵祯板着脸道:“朕也觉着不大好,文采全无,可王卿却说那考生的文章诗词处处真挚,朕亦是无可奈何。”

    苏晏啊!

    哈哈哈哈!

    赵祯已经要忍不住大笑了。

    他高兴之余,也就忘记了题海这种学习方式带来的不安。

    而这个不安却成为了不少人的狂欢。

    ……

    第三更送上。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