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333章 愚昧的君臣
    皇城司原先是一个打探敌国消息的机构,后来渐渐的就多了不少职能。

    比如说监控汴梁。

    但反贪却不是他们的职责,他们若是敢去查探官员贪腐,张八年绝对会被群臣弹劾到死。

    文官有自己的圈子,给皇帝面子那是因为大家谁都不服气谁,所以需要一个老大来供着,当做精神领袖。

    包拯的到来让大家很是头痛,不知道该怎么接待这位老汉。

    张八年亲自出面,把包拯安排在自己的值房里。

    “都知,包拯看模样是气得狠了,要不请了郎中来?”

    包拯一直是气咻咻的,有人担心出事,张八年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他站在值房的对面,身边是几个小头目。

    有小头目见他木然,就说道:“都知,听闻包拯是得罪了官家,要被下放了,他这年纪,怕是再也回不来了,咱们何必为他请医送药,外人听了还以为您和包拯有旧,到时候迁怒过来……”

    他窥探了一眼,见张八年没动怒,就笑道:“咱们不管就是了,想来只要包拯不死在这里,自然就和咱们没关系。”

    他这段话说的大声了些,值房里的包拯听到了,就走到了门边说道:“老夫死不了,你这等奸佞也长不了。”

    小头目愕然,然后怒道:“某不是奸佞!”

    奸佞这个帽子可戴不得,戴上去一辈子都摘不掉。

    而包拯得罪了帝王,得罪了宰辅,以后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老子怕你个逑啊!

    包拯冷笑道:“察言观色,谄媚不堪,你这等人老夫见多了。若是有本事就把老夫弄死,否则有你好看!”

    上火了!

    包拯终于是上火了,他目光转向张八年,说道:“皇城司不可掺和此等事务,回头老夫会上奏疏,否则大宋就乱了。”

    张八年压根不搭理包拯,小头目却以为这是不屑,就嘚瑟的道:“咱们可是官家的人,什么事不能掺和?”

    “愚昧,无知!”

    包拯心中焦急,他担心朝中会定下疏浚二股河之事,到时候再想挽回就难了。

    君王下了决定就不好收回,否则对他的威信是一次打击。

    包拯是在发泄自己的焦急,可那小头目却生气了,怒道:“都到了皇城司,你得意什么?等过几日被流放,某看你可还能得意。”

    “老夫要出去!”

    包拯有些急了。

    张八年摇摇头,冷冷的道:“对不住了,没有官家的话,你哪都不能去!”

    那个小头目得意的道:“就是。”

    痛打落水狗是一种本能,能让人身心愉悦。

    ……

    账册交出去了,沈安却还不走。

    赵祯不悦的道:“你还在这里作甚?”

    沈安说道:“陛下,臣请停了疏浚二股河。”

    果然啊!

    众人相对一视,都有一种智珠在握的爽快感。

    这人果真还是为了包拯来的。

    赵祯了冷冷的道:“此事不容置喙,朕自有章法。”

    章你妹!

    沈安真想大骂一通,可这里是御前。

    他忍住冲动说道:“此事臣必须要说。”

    不等赵祯发话,他急促的道:“二股河不能疏浚!”

    富弼终于是怒了,说道:“为何不能疏浚?”

    “因为辽人打不过来!”

    这是一巴掌!

    你们不就是担心黄河改道北方,从而让汴梁失去了屏障吗。

    那哥就给你们一巴掌。

    “胡言乱语!”

    自己的胆怯被发现了,那感觉很难受。

    沈安冷笑道:“黄河在又如何?难道辽人不会用船来渡河?”

    以后的金人渡过黄河时非常简单,只是在附近搜罗了一下船只,很少的船只,一次过不了多少人。

    可金人就是这么大摇大摆的渡河,大宋这边竟然没发现。

    “黄河在哪不是问题,大宋的问题是为何不能重振武力。宁可去折腾黄河,宁可把河北化为泽国,可就是不肯重振武力,为何?”

    你们一天到晚瞎几把折腾黄河,你们的祖先知道吗?

    三次折腾黄河贻害无穷,直至元明时期依旧饱受其害。

    这真特么是无知者无畏啊!

    沈安真的佩服这群君臣。

    李垂在真宗时期提出了‘黄河会越来越往北转向’的判断,建议动动。但是真宗朝的君臣都觉得未知的可能太多,太麻烦,所以就没动。

    可到了仁宗朝,这一切都变了。

    赵祯抬眸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你想说些什么?”

    下一个去皇城司的名额已经被沈安预定了。

    官家怒了。

    沈安说道:“臣想说的是……谁知道二股河河道淤积的原因,谁知道黄河为何会往北方改道。”

    “难道你知道?”

    赵祯负手而立,有些恼火的问道。

    沈安点头,“臣知道。”

    你们都是渣渣啊!

    沈安摇头道:“因为二股河的地势,那里地势是往上。而黄河改道北方,那是因为往北方是居高临下……”

    明白了没?

    一群猪脑子,不调查研究就瞎扯淡,扯一次不过瘾,还想扯第二次。

    呃……

    富弼想喷一把,可却发现自己没法喷。

    为啥?

    因为他没有调查过。

    但他是首相,所以他有资格不用理由去拒绝。

    “少年妄谈国事!”

    富弼用威权来压人,宰辅们心中暗爽。

    这是大宋顶端的戏台子,身份地位不到,你只能在边上旁听。

    否则大伙儿还辛辛苦苦的升官干啥?

    宰辅宰辅,能和帝王一起决断国事的才是宰辅。

    你个小年轻算个屁啊!

    沈安在这些目光下却没有畏惧,他凛然道:“位卑未敢忘忧国!”

    瞬间气氛就扭转了。

    我官位低微,但我心忧大宋,不行吗?

    官家许我上朝听政之权,我发表看法不行吗?

    富弼的脸色涨红,说道:“你并未去看过,何从得知?”

    众人都纷纷点头,这事儿你空口白牙就想阻拦,没门!

    沈安没有再多说什么,淡淡的道:“去查就是了,若是不对,沈某自动辞官。”

    呃!

    若说这是一场赌博,那么现在沈安就丢下了自己的全部赌注。

    他盯住了富弼:你可敢吗?

    富弼不敢,所有的宰辅重臣都不敢拿自己的前程来下注。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沈安这话直接就把弱智的标签满大殿乱扔。

    你们懂不懂这个道理?

    一群宰辅被这话被憋的难受。但沈安更难受。

    他不知道这些人为啥会对那些常识视而不见,所以忍不住就说道:“当年黄河的河道宽有两百步,六塔河的河道却只有四十步,这就好比是一个胖子想从狗洞里钻出去,他钻的出去吗?”

    这是常识打击,但富弼却皱眉道:“流快些自然能过去。”

    这特么纯属是文盲啊!

    沈安勃然大怒,说道:“同样多的河水,要从两成宽的河道挤过去,来,富相,咱们试试如何?”

    “怎么试?”

    富弼显然也是上火了。

    沈安说道:“简单,在城外随意挑一条流动的河,然后斜着重新开道,就是给它改个道,但是河道只能有原先的两成宽,如何?”

    富弼自信满满的道:“好!”

    爽快啊!

    沈安摇摇头,心想你们真是土鳖,到时候有笑话看了。

    当年这群家伙就是这么拍脑袋决定改道六塔河的吧?欧阳修苦苦劝谏,说两成宽的河道过不去,可却没人听。

    沈安突然觉得自己的未来任重而道远,很累。

    但他旋即就想起了赵仲鍼。

    那是哥一手带出来的少年,到时候会让你们这群老汉大吃一惊。

    他心中又得意了起来,宰辅们却郁闷了。

    曾公亮觉得憋闷,就说道:“陛下,试试吧。”

    马丹!要是结果有错,沈安……你以后别想再入官场!

    但这需要不少时间,赵祯不置可否的道:“哪里能试?”

    他本想独断专行,可却想起了那位邙山隐士,于是就临时改了主意。

    今日也就是赵祯,换做别的帝王,沈安早就被人叉了出去。

    富弼看了沈安一眼,说道:“城外汴河入口,边上是通往金明池的水道,约有七百步,可直接挖通。宽度只需汴河的两成,小事而已。”

    七百步,换做后世大约是八百米多一些的距离,汴河的两成宽度,这个工程量不算事。

    此时的赵祯心中有些不安,他想起了当年六塔河决堤后被淹死的那些民夫,无数物资……。还有河北路被淹没的惨状。

    难道真的是错了?

    他艰难的点头道:“调集人手,尽快吧。”

    他一刻都不想等,恨不能马上就能看到验证结果。

    沈安躬身,“陛下,包公年纪大了,在皇城司……臣怕吓坏了他,到时候……”

    ……

    皇城司里,张八年出门办事,看守包拯的任务落在了几个头目的身上。

    那个小头目站在屋檐下,有些焦躁的道:“这得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包拯就站在对面,目光深沉的看着虚空。

    他知道自己被弄进来后,怕是会引发些变故。

    沈安,你可千万别进宫。

    沈安的性子看似和软,可包拯却知道是最刚烈的一个,若是他把心一横,怕是第二个咆哮御前的臣子就要出现了。

    可你没有那个资本,万一官家大怒,咱们爷俩就只能在皇城司里会和了。

    “沈安进宫了!”

    有人来通报最新消息。

    “蠢猪!”

    包拯忍不住骂道。

    那个头目得意的道:“某就说这事不好了,如何?”

    时光流逝,蝉鸣不断,让包拯心烦气躁。

    那头目兀自喋喋不休,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老夫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弄死你!”

    这一刻赵允让附体,包拯发怒了。

    那头目没生气,只是笑道:“谁见过重臣进皇城司的?你能告老归家就算是有福气了。”

    边上几个小头目都摇摇头,觉得包拯进了这里还想耍威风,真是失心疯。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谁?”

    众人掉头看去,包拯皱眉看去……

    沈安就这么冲了进来,满头大汗。

    他冲了进来,然后看到了包拯,就笑了。

    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前襟……

    ……

    做了胃镜,胃部和十二指肠溃疡……要慢慢吃药调养。喝粥喝的眼睛发绿,码字总是不自觉的想去写美食,咋办?

    胃痛中,看着电脑屏幕都无法集中注意力。

    本月第一天,恳请书友们把保底月票投给大丈夫!

    推荐阅读:《极拳暴君》,作者:夜与雪,云书阁正在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