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241章 满城尽是吸水声(为‘秦Leaf’加更)
    洗干净水晶杯,点燃立在墨汁水里的蜡烛,然后拿起水晶杯,缓缓盖下去。

    杯口渐渐没入墨汁水里。

    “故弄玄虚!”

    赵允让嘀咕着,却不肯大声。

    老仆笑道:“阿郎,小郎君很好了。”

    蜡烛熄灭了。

    “翁翁请看。”

    赵仲鍼指着杯子,从容的说道:“马上就来了。”

    赵允让抱着孙女,打个哈欠道:“你们小孩子的东西,别……咦!”

    “又灌进去了!”

    那些孩子已经在起哄了,却没看到赵允让的脸色发黑。

    他把孙女放下去,板着脸道:“和谁学的戏法说!”

    权贵之家最忌讳的学这些东西,还有一个就是修道修佛。

    痴迷于这些,不小心就会破家。

    老仆见他发怒,就劝道:“阿郎,小郎君定然不是玩耍,别动怒。”

    这个家也只有老仆才敢这么说,

    赵允让冷哼一声,说道:“以后再听到你玩这些,老夫就收了你的东西。”

    断了你的经济来源,看你还玩什么。

    那些孩子们噤若寒蝉,赵仲鍼却冷静了下来,说道:“翁翁,这是学问,不是戏法!”

    “什么学问……”

    赵允让已经忘却了自己借水晶杯给沈安的事儿了,他微微皱眉,觉得这个孙儿最近有些太顺了,会不会生出了一些傲气。

    “翁翁,您想想拔罐!”

    “胡扯!”

    赵允让大怒,“你这孩子,竟然还学会撒谎了!罚!回头抄写孟子!”

    抄写孟子

    老仆觉得赵允让有些气糊涂了,就说道:“阿郎,小郎君每日还得去上课呢!”

    他刚说完,赵仲鍼就举起了水晶杯,“翁翁,拔罐是靠什么不就是靠火烧一下之后的吸吗那个罐子是怎么能吸住皮肉的”

    咦!

    赵允让一想就觉得很是奇妙。

    是啊!

    拔罐大家都知道是吸,吸皮肉,很紧很疼。

    而且事先还得用火燎一下杯子里,和刚才的戏法很像啊!

    这个也是吸……

    “吸水!”

    一个少年欢喜的道:“仲鍼对不对”

    赵仲鍼点头道:“对,拔罐是瞬息斜着按下去,慢一些就吸不住,那是因为气跑进去了。而这个是用墨汁水给封住了边缘,气跑不进去,一吸就直接把水给吸了进去。”

    他朗声道:“这叫做负压。翁翁,还有空气,咱们呼吸的就是空气,火焰烧掉的也是空气,空气烧没了,火焰就灭掉了,所以咱们晚上用被子蒙头睡觉会觉着闷,就是因为被子挡住了好些空气……”

    “阿郎。”

    赵允让还板着脸,老仆却低声道:“当初你拔罐的时候,最后把淤血都吸出来了,那皮肉被吸的老高,看着吓人。”

    赵允让早就被说服了,只是自己丢不下面子而已。

    “以后……不许把杯子摔了。”

    他有些狼狈的走了,身后一群孩子在欢呼,大抵是觉得赵仲鍼击败了大魔王。

    而这个大魔王自然就是赵允让。

    老仆担心他怄气,就劝道:“小郎君这个是极为高明的学问呢!”

    赵允让板着脸道:“什么学问,哄孩子玩耍的!”

    老仆摇摇头,也不管他。

    赵允让走在前面,他的眉毛慢慢挑了起来,然后嘴角裂开,无声的笑着。

    老夫的孙儿真是聪慧啊!

    那个沈安果真是有大学问,当真是天才一流的人物。

    “那个……天气热了,记得时常给沈家……给果果送些冰。那女娃子长得可爱,笑起来让人心都软了……”

    老仆抿嘴笑了,然后去安排。

    什么送果果,这分明就是觉得不好意思了,用送果果的名头给沈安送冰。

    可沈安现在财大气粗,家中据说冰窖挖的很大,不差这个。

    不过这只是表达关系的一种手法,送冰,不是通家之好,你送去别人还觉得突兀。

    赵仲鍼给那群兄弟姐妹们讲解了负压和空气的道理后,就收了东西,一路回了住所。

    赵宗实坐在书房里,手中拿着一本书,目光幽幽。

    “爹爹,今日还好吗”

    赵仲鍼仔细看看父亲的神色,见到还算是平静,不禁就笑了。

    祖父的身体好,父亲的身体也好,这个家才好。

    赵宗实看了他一眼,说道:“天气热,出门小心晒。”

    “是,爹爹您却需要晒晒,最好是早晚的时候,那时候晒不伤人,能让人心情愉悦呢!”

    赵仲鍼嘀咕了一堆注意事项,赵宗实的眼中渐渐多了愧疚。

    这个儿子还那么小,旁人在他的年龄多半是专心读书,可他却要关心父母和家中,就像是一个大人般的在渐渐承担着许多责任。

    可我呢

    我却在自己给自己画的圈子里煎熬着。

    他看着外面的阳光,眼中有痛苦之色。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接着一双微凉的手搭在了他的肩头上。

    “官人,仲鍼大了。”

    赵宗实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可某这个爹爹却对不住他,让他里外操心。”

    外面的阳光很盛,照的和白地一样。

    光线反射进来,痴痴看着外面的高滔滔下意识的眯眼,然后说道:“那就让他做太子吧。”

    赵宗实缓缓回头,高滔滔微微而笑。

    ……

    作为皇帝来说,赵祯觉得自己还是够称职的,每日兢兢业业,堪称是楷模。

    “老了!”

    他处理完了奏折后,起身时觉得有些头晕。

    陈忠珩谄笑道:“官家您可不老……您想想包拯,据说他还想生个闺女,以后好让儿子有个妹妹陪伴玩耍……”

    包拯都六十多了,官家您才五十岁,老什么

    赵祯摇摇头,一路回了后宫。

    “快看,吸进去了!”

    “好多水,都吸进去了!”

    赵祯站在殿外,看着几个嫔妃围在一张桌子边上欢呼雀跃。

    “见过官家!”

    几个女人发现了他,顿时眼中就闪过那种让陈忠珩熟悉的神色。

    贪婪!

    每当看到这种眼神时,第二天官家铁定会哈欠连天。

    “这是什么”

    赵祯看到桌子上摆着个碟子和杯子,盘子里还有水,就有些好奇。

    一个嫔妃抢先说道:“官家,这是外间最喜欢的戏法呢。您看,这个能吸水。”

    点燃蜡烛,盖上杯子,虽然杯子不透明,但依旧能清晰的看到盘子里的水被吸进去。

    “这是……”

    稍后张八年来了。

    那干瘦的脸上也有些愕然,显然对这个‘戏法’有些吃惊。

    “官家,这是沈安弄出来的,不过却不是戏法,说是什么他的独家学识。如今城中多处都在弄……”

    官家,满城尽是吸水声啊!

    赵祯不信,他甚至觉得有些心慌。

    “出宫!”

    他许久未曾出宫了,陈忠珩就叫人去准备。

    “准备什么便衣!”

    他要去看看,看看是不是真的满城尽是吸水声。

    他换了便衣,身边跟着陈忠珩,周围是宫中的侍卫,一行人出了宫中,往御街去了。

    御街很长,两边多有店铺,刚好各处下衙,所以不少官吏都在这条街上买东西。

    “来看看哎!我家的负压能看到,是琉璃杯,无价之宝啊!”

    人群纷涌而至,赵祯没挤进去,就听到里面有人惊呼。

    “哎哟!真能看到,那水上去了,上去了!”

    “真稀奇,回家某也要试试。”

    赵祯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行人如织,各家店铺不断有人进出,赵祯见了心中欢喜,说道:“这便是百业兴旺之景象,好啊!”

    百业兴旺,就说明朕还算是不错。

    不说盛世,可至少算是太平吧。

    他感到了极大的欣慰。

    “看啊!某的这个负压会飞起来!”

    前方一阵喧哗,赵祯这次没有错过,他小跑着赶到时,刚好排在第二排。

    “看看,某这个负压能喷出来!”

    摆摊的是个少年,他手持一截用塞子封住一头的竹筒子,等蜡烛燃烧后就盖了下去,然后他抬头笑道:“看好了!”

    赵祯看的目不转睛的,就见少年拔开了竹筒上的塞子。

    嘭的一声,很小,却很浑厚。

    一股水流就从口子那里喷了出来。

    少年得意的道:“看看看看,都说负压,可谁能喷谁”

    少年顾盼自雄的站在那里,说道:“还想看不某还有好些花样。”

    “想看!”

    围观者都兴致勃勃的喊道,恨不能这少年马上就展现这负压的神奇。

    陈忠珩低声道:“这负压最近在口口相传,许多人都知道是烧空气烧出来,还能吸东西……”

    这时那少年指着自己小摊上的货物说道:“买某的货物就给你们看,不买就不给。”

    赵祯笑了,觉得这个少年狡黠有趣。

    他卖的是各种玩具,旁观的大多有孩子,所以你一件我一件,没多久就够了。

    少年喜滋滋的准备下一个试验,有人就问道:“某请问小郎君,这负压……它不就是个游戏吗”

    少年看了那人一眼,说道:“谁说的是空气,没了空气会憋死人,所以钻山洞要小心,点个火把就知道有没有空气,那些被勒死的人,是因为被断了空气,这才憋死了……这是学问!”

    赵祯侧过脸去躲了一下,因为问话的人就是韩琦。

    韩琦呆呆的站在那里,魂魄仿佛被人给窃走了。

    赵祯生怕被人发现,就赶紧回宫。

    路上陈忠珩低声道:“官家,深宫之中都有人去探究这个负压空气什么的,外面更多,韩相公……绝食三日,怕是要饿坏了吧”

    赵祯板着脸道:“赵允良父子绝食三日不也没事”

    这话里竟然是希望韩琦践行诺言的意思。

    陈忠珩嘀咕着,心想那赵允良父子可以在家蹲着不动弹,可韩琦除非是告假,否则整日奔忙消耗下来,就怕韩琦撑不住啊!

    而且官家竟然没有一点对他的同情,可见韩琦这人确实是惹人嫌。

    ……

    本月的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