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237章 一夫当关(为‘当年、驸马爷’加更)
    沈安竟然去教书了。

    而且很认真。

    每天风雨无阻。

    大家都把这事儿当做笑话看。

    在枢密院时,枢密院上下被他折腾的苦不堪言,宋庠甚至放话说不欢迎他回归。

    现在到了国子监,那里只有小猫两三只,怕是要被他弄疯去。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事儿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

    此刻朝中最重要的就是三司使的人选。

    官家提名包拯。

    不,是任命。

    可群臣却怒了。

    那个包黑子弹劾了两任三司使,结果自己来接任,要不要脸?!

    大伙儿还等什么?

    弹他!

    于是弹劾就没停歇过,并且越演越烈。

    赵祯也觉得不对了。

    这事儿怕是有些触及了众怒。

    “官家……”

    陈忠珩的脸色煞白,就像是遇到了风暴。

    赵祯把目光从奏疏上移开,目光淡淡的。

    “说吧。”

    这个帝国总是有许多麻烦事,作为皇帝,他必须要不断调整心态,否则早就被气死了。

    作为他身边的近侍,陈忠珩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现在陈忠珩看着有些慌张,可见确实是出事了。

    出大事了!

    陈忠珩紧张的道:“那些人要求包拯告病归家避嫌,可包拯不肯,如今……如今御史台的外面全是人……”

    按照规矩,被弹劾的人就该主动告病回家,以示自己问心无愧,愿意等待君王的处置。

    可包拯却不肯,他觉得老夫没错,为嘛要回家?

    赵祯捂额道:“包拯执拗,那些人尖刻……奈何。”

    包拯认定了的事情,可不会退让,而那些人就希望他不退让,否则哪来闹事的借口?

    陈忠珩苦笑道:“官家,此事得尽快着手,否则那些人一旦冲进了御史台,就收不了场了呀!”

    ……

    “……诸位别看现在只有二十余人,沈某担保,只要你等认真教,他们认真学,用不了一个月,国子监里就能坐满学生。”

    几个大儒被沈安带着参观国子监,郭谦和陈本反而被拉在了后面。

    大儒们很满意,纷纷表示要倾尽全力,为国子监的未来而奋斗终生。

    把几位大儒安顿好了,沈安和郭谦陈本二人议事。

    “沈待诏,官家那边……”

    郭谦担心有人会弹劾,却又喜欢国子监渐渐充满活力的景象。

    “请几个教授罢了。”

    沈安觉得这些人太过谨小慎微,怪不得把国子监弄的每况愈下。

    “官家知道此事。”

    给他们吃了定心丸,沈安准备去上课。

    姚链急匆匆的赶来,送来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许多人围住了御史台,说是要赶包公回家。”

    国子监是象牙塔,郭谦几乎是与世无争,所以闻言就痛心疾首的道:“为何就不能好好说呢!”

    沈安缓缓起身,说道:“这是一股风潮,有人带头,有人蛊惑,目的就是想把包拯赶下去。三司使是个肥差,御史中丞更是个跳台,两个位置若是都空出来了,那岂不是件美事?”

    还能这么操作?

    郭谦和陈本都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朵小百花,压根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

    “当然能,你们想想文彦博是怎么下台的就知道了。”

    文彦博当初打死不走,那些人干脆就给他来了一记狠的。

    ——有人在黄河边上得了河图,悄然送给了文彦博。

    得了这个河图……大抵就像是后世有人说:某人得了一枚大伊万,完蛋了,他要无敌了,弄不好会自立为王。

    大伊万就是超级核弹!

    为了赶文彦博下台,这些人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而现在轮到了包拯。

    “那现在怎么弄?”

    “还是退吧,不退挡不住啊!”

    两个国子监的大佬在唏嘘着,连沈安走了都不知道。

    “沈待诏呢?”

    边上的小吏说道:“走了,临走时说什么要让那些蠢货好看。”

    这是什么意思?

    陈本和郭谦面面相觑。

    沈安怎么给那些人好看?

    ……

    “叫陈洛他们来!”

    沈安赶走了姚链,独自策马奔向御史台。

    他冲进了朱雀门,有人喊道:“沈安来了!”

    一群人在城门处看着,有人问道:“他来了就来了,怕什么?”

    “包拯对他多有照拂,他肯定是去御史台解围的。”

    “御史台那边全是人,他怎么解围?”

    御史台的大门外全是人,幸而边上就是开封府府衙,欧阳修也不计前嫌派人来维持秩序,否则早就被破门而入了。

    几百人堵在外面,有人喊道:“让包拯出来说话!”

    “不要脸!”

    “滚出来!”

    “滚……”

    包拯不能出来,以现在的狂热气氛,他若是出来,很有可能会引发一场骚乱。

    官家已经派人来了,在里面和包拯谈话。

    外面就任由这些人闹腾。

    虽然这样会让包拯的名声大损,但总是得有人妥协。

    目前需要妥协的就是包拯。

    所以他妥协了,外面的人就更得意了。

    他们肆无忌惮,有人甚至跑去捶门,然后被衙役赶了出来。

    没有人被抓,所以他们越发的嘚瑟了。

    一个男子冲破了衙役们组成的防线,一脚就往大门踹去。

    破坏是每个人心头隐藏着的欲*望,一旦被释放,人和鬼就再也分不清了。

    这一脚踹过去,包拯想不回家都不行。

    你做官做到被人踹门,脸呢?

    所以众人都在看着这个男子飞身而去。

    大多是欢喜。

    英雄,你真是牛笔!

    有几个皱眉,觉得太过分了。

    包拯这人只是品格有问题,但还上升不到人渣的程度,你这个踹门就过分了些,让人包拯以后咋在御史台做官?

    这几人偏过头去,不忍看着这一幕。

    然后他们就完美的错过了一出精彩的打斗。

    就在那个男子飞身踹向大门的瞬间,边上冲来了一人。

    飞身踹门……这玩意儿大抵就是把自己扔出去,然后踹到大门后,借助着那股子反弹的力量把自己弹回来。

    这东西涉及到力学……

    就在他把自己扔出去的时候,边上来了一人,这人也是一腿,却是直奔他的腰。

    呯!

    万众瞩目之时,这人就这么被一脚踹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腰!”

    他才将开始惨嚎,就被人从地上揪了起来,然后劈手两耳光打醒了他。

    “是沈安!”

    被打的满脸血的男子这才看到了抽自己的人是谁。

    “郎君!”

    姚链带着陈洛等人赶到了,折克行也在其中。

    沈安有些不虞,这是他的私事,他不想把折克行卷进来。

    他一拳把手中的男子打的跪在地上干呕,然后盯着前方的人群说道:“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

    人群被他这一下给惊住了,一时间没做出反应。

    “三司使空出来了,可包中丞的希望最大,有人不满意了!”

    “你胡说!”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等乃是为国除奸!”

    “包拯无耻,该滚回家去!”

    “……”

    人群兴奋了,那些人渐渐的面色潮红,渐渐的两眼放光。

    人生的乐趣不多,除去男女之事外,也就是这种聚众闹事能让肾上腺素多分泌一些,给自己一些刺激。

    他们开始往前涌来,衙役们拼命的阻拦着,可却有些螳臂当车的艰难。

    “沈待诏,退回去!”

    沈安摇摇头,面对着人潮的威胁,他轻蔑的道:“于是那些人就想着,若是顺手把包中丞也给弄下来呢?那岂不是又多了个位置?于是你们这群蠢货就来了。”

    呃!

    人潮停滞了一下,几个男子喊道:“让开,我们要出去!”

    不是所有人都是笨蛋,有人本是心中疑惑,此刻被沈安这么一点醒,顿时就悟了。

    “老子不做别人的刀枪!”

    人群的气势一滞,有人就喊道:“别听他的,他和包拯好的就和一家人似的,这是在为包拯开脱!”

    人群重新振作起来,有人就冲了出来。

    “拿住他!”

    沈安一声令下,陈洛过去,只是一拳就撂倒了冲破封锁的男子,然后拎着他过来。

    “你这个奸贼!”

    男子奋力抓挠着,想把沈安的脸抓破,可却被陈洛抓住了后颈,只是徒劳的在挣扎。

    啪!

    沈安一巴掌扇去,男子的脸猛地一偏。

    噗!

    一口血水就这么喷吐出来,还夹杂着牙齿。

    那半边脸渐渐肿胀起来,显得狰狞可怕。

    卧槽!

    这么凶恶?

    人潮停止了涌动,那些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啪!

    沈安反手又是一耳光。

    血水喷出来的同时,他对着人群狞笑道:“来啊!怎么不来了?”

    折克行手扶着刀柄,身体开始了颤抖。

    这是想杀人了!

    他的眼睛在渐渐发红。

    而姚链和谭原就站在沈安的两侧,虎视眈眈。

    对于他们来说,眼前的这群人真的是弱鸡。

    而陈洛单手就拎住了男子的力量,也让人群为之胆怯。

    沈安见人群老实了,就笑了起来,渐渐大笑。

    “哈哈哈哈!果然就是我想的那样,你们就和那些异族一个样,畏威不畏德。你们空口白牙的比谁都强,可一旦动手,就成了女人!”

    他站在那里,目光俾睨的看着那些人,喝道:“来!沈某在此,有胆子的就来!”

    人群悚然,却在往后退。

    这是个失去了血勇的大宋!

    沈安喝道:“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孙子,你特么做的是什么官!”

    担心这边闹大的欧阳修从开封府府衙里出来,正好听到了这话。

    得了消息的包拯,提着一根木棍,叫人打开了大门,然后就听到了这句话。

    沈安就站在大门前,身板还不够宽厚。他一步步的往前走去,一人却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来!想要御史中丞和三司使位置的就来!别躲在后面装女人。你们这等人,和地沟里的老鼠一样,永远都见不得阳光!”

    一人往前,前方几百人,可那几百人却在渐渐后退……

    一条街道的人都在看着这个场景,哑然无语。

    ……

    第四更送到,新书上架的第一个月,大家有月票的记得投给勤奋的爵士,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