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227章 官家,你的智商好像……有些问题?
    这是赵祯第一次仔细打量着沈安。

    少年看着有些瘦,但精神不错。

    他缓缓说道:“是你暗示赵允让进献的此书”

    这是一次试探,关于忠心的试探。

    “是。”

    这个没啥可以避讳的,沈安如实承认了。

    帝王总是奢望臣下们都对自己忠心耿耿,可却知道多半不可能。

    于是试探就成为了本能。

    沈安回答的毫不犹豫,赵祯很满意。

    他翻动着那本书,“你这个少年忠心是有的,只是却不肯踏实做事……这个心算可好学吗”

    刚才他粗略翻看了不少内容,后面的内容对他来说有些艰难。

    “好学啊!”

    “嗯!”

    赵祯觉得这个少年有些不老实,就说道:“朕怎么觉得后面很晦涩呢”

    沈安回想了那本书,就自信的道:“官家,但凡对数有些敏锐的,这本书拿去自学都不会有问题……”

    呃!

    他觉得这句话好像不大对。

    这岂不是说赵祯对数字是麻木的吗

    陈忠珩在边上冲他瞪眼,心想你竟然把官家比作是笨蛋!

    赵祯气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和一个少年生气很是无谓,“朕想在三司和枢密院用这个,需要多少教授”

    “教授”

    沈安眨巴着眼睛说道:“官家,臣在写这本书……不,是教材的时候,就考虑过了没有教授怎么自学。所以教授没必要啊!若是需要,臣觉着赵仲鍼不错,他跟着臣学了许久,要不就折克行也行。”

    他却不想去授课,那样太累,而且三司和枢密院都对他没多少好感,何必去自找罪受。

    赵祯却有些怒了,问道:“这般艰难,谁能自学”

    他觉得沈安太年轻,不够稳重。关键是他觉得自己很聪明。

    皇帝不聪明咋行所以朕自学都觉得艰难,你这是在忽悠谁呢

    沈安笑道:“官家,要不……试试”

    赵祯下意识的道:“好……”

    才说完他就后悔了,不过倒也配合。

    “官家,臣请从三司那边抽调两个算账的来……”

    赵祯点头,叫人去安排。

    他喝着热茶,看到沈安依旧很是平静,就说道:“你且回去,五日后此时来验证一番。”

    他觉得沈安输定了。

    皇帝这种东西大部分时间里会非常的自信,觉得自己不管是身体还是智力,都是当世第一等。

    就算是不是,他也会不断催眠自己,幻想自己就是天神。

    他怜悯的看着沈安,“你这是想用来抵消乡兵的忌讳”

    练兵有些犯忌讳,沈安多半是在担心有人弹劾自己想造反。

    这少年怕是不知道那些比泼皮还要无赖的乡兵是什么成色吧

    他今日听取了枢密院的汇报,觉得那就是一群人渣!

    他再看了沈安一眼,微微摇头。

    可怜的娃!

    “你无需如此,朕并不忌讳,到时候编为乡兵,你且好生练着,朕等着看你练好的精兵。”

    按照宋庠的说法,等那群人渣来到了汴梁,雄州上下都得欢呼雀跃。

    你这是在为朕分忧啊!

    赵祯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忍。

    沈安却心中一喜,就正色道:“官家此言却是对臣的羞辱。”

    这个指控有些严重,赵祯笑眯眯的问道:“为何”

    这场面就像是一个老大叔戏弄着一个少年,画面很美。

    沈安正义凛然的道:“臣先把此书送给郡王,这是情义,臣和赵仲鍼之间的情义。”

    他知道分寸,所以只说自己和赵仲鍼之间的关系,和郡王府压根不搭干。

    “臣暗示郡王送进宫来,这是想让此书为大宋所用,这便是公私两便,可最终却是为了大宋更多些,陛下这般……臣心中难受。”

    这话当真是无懈可击,赵祯面色稍缓,说道:“罢了,却是朕失言了。”

    第二天,街上传言不断。

    “华原郡王说是要学修道,辟谷呢!”

    “是吗那岂不是和国舅一般”

    “不对,不是一派的。国舅说辟谷不好,可郡王府说辟谷好……”

    “可汝南郡王府有人说了,说华原郡王不是辟谷,而是和汝南郡王打赌输了,要绝食三日。”

    沈安听了一耳朵关于赵允良辟谷的事儿,连曹佾都被扯进来了。

    本来事儿这样也就渐渐平息了,没想到赵允让竟然派人去驳斥了所谓的辟谷说法,估摸着能把装比的赵允良气个半死。

    第二天,郡王府就准备了郎中,而且还是汴梁城内最好的郎中,一下就让所谓的辟谷说法不攻自破了。

    第三天,‘辟谷’结束,据说赵允良觉得神清气爽,叫嚣着还能再饿五天。

    第五天,沈安进宫。

    进了宫中之后,那两个算账的小吏还没来。

    “官家在宫中准备了一间屋子,外面全是顶盔带甲的侍卫,而且都不识字。保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那两人就在里面自学探讨,吃饭睡觉都在里面,连拉撒也在里面,据说人都臭了……”

    “官家说了,若是泄露了那本书……哪怕只是一个字,就全家杀了!”

    “这样的官家谁都怕,宫中从未有过这等戒备森严的时候,某昨日想吃个夜宵都被拒了,说是担心有人在夜间传递消息,不许……”

    沈安在殿外等候着,和陈忠珩有一句没一句的扯淡。

    “……话说你这也该说亲事了吧怎地找不到合适的要不某给你寻摸一个,保证美若天仙。”

    “你自己享用吧,我要练功。”

    “什么功”

    “童子功。”

    “人来了。”

    两个小吏来了,人一走近,一股子臭味袭来,可赵祯却不在意。

    依旧是大相国寺时沈安提出的办法,两人报数。

    “五三零七。”

    “二一三二,加。”

    “七四三七。”

    “七四三九。”

    “……”

    数字不断被报出来,两个小吏的反应速度有些慢,回答的答案也参差不齐,有对有错。

    可赵祯却有些惊喜。

    这才是五天的功夫就有这等效果了,若是十天,一个月呢

    沈安矜持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这个世界正在自己的影响下发生着许多改变。

    赵祯看了他一眼,老脸一红,说道:“此事你有功,想要什么赏赐”

    朕觉得艰难的东西,旁人竟然轻松就学会了,这个……

    有些丢人啊!

    而且最近沈安得的赏赐已经不少了,再要就是贪得无厌。

    所以沈安很是自觉的说道:“臣只是为了大宋,若事事都想着自己升官发财,那大宋何年何月才能强盛起来”

    赵祯微微点头,虽然觉得有喊口号的嫌疑,但是他听着却很舒坦。

    “臣觉得吧……华原郡王说还能饿五日,要不……再让他饿两天看看”

    你既然叫嚣着还能辟谷,那就来吧。

    想到赵允良得了消息傻眼的模样,沈安笑的分外的纯良。

    赵祯笑道:“这般促狭……不过赵宗绛有些痴肥,饿几顿想来会好些。”

    他看了沈安一眼,微微一笑。

    这便是朕给你的酬功了。

    ……

    “饿啊!”

    华原郡王府里,赵允良喝了三碗粥,可饥饿感依旧还在,而且很强烈,让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食物。

    赵宗绛在边上劝道:“爹爹,好歹忍一忍吧,郎中都说了不能吃的太多,否则就和那些灾民一样……会被撑死。”

    他听那些人说过,有些灾民饿惨了,等开仓放粮后,一顿吃了太多,结果肠胃爆裂而死,很是凄惨。

    赵允良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更加的憋屈。

    他拉着儿子的手问道:“沈安呢这事就是他使的坏,赵允让那个老东西不顶用,还是沈安……这小子阴着呢,要小心……”

    赵宗绛笑道:“爹爹放心,他也就是一个心算之术罢了。”

    赵允良一想也是,就说道:“那小子一身的怪才,好在应该也差不多了……”

    赵宗绛见他心情好了,就劝道:“爹爹也别生气,您看这三日下来,这精神就好了许多,可见辟谷还是有些好处的。”

    “是啊!”

    哪怕知道这话是给自己撑面子,可这对父子依旧是乐此不疲。

    “……爹爹且歇息,孩儿哪日也试试辟谷……”

    赵宗绛起身准备告退。

    “郡王,宫中来人了。”

    “这是……请进来。”

    赵允良欢喜的道:“赵允让得了大彩头,可咱们家也不差,官家这是要给好处了,赶紧请进来。”

    稍后一个内侍来了。

    “官家听闻赵宗绛颇为孝顺,对辟谷也有些心得,如此可辟谷三日。”

    赵允良傻眼了,等内侍一走,他就忍不住骂道:“这是有人在作祟,一定是有奸佞!”

    赵宗绛却有些慌,作为郡王府根正苗红的接班人,他一日三餐享尽荣华富贵,什么辟谷三日

    别说辟谷三日,一顿不吃饭他就受不了啊!

    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叉手行礼:“见过郡王,见过郎君,这三日小人就在府上打扰了。”

    这是来监督赵宗绛辟谷的人。

    赵宗绛强笑道:“辛苦了。”

    侍卫说道:“小人不辛苦,郎君,这三日您只可饮水。”

    只能喝水

    在赵允良绝食的三天里,每天可都是有两个水果的。

    赵宗绛顿时就懵了。

    我的水果呢

    他不知道那水果是担心把赵允良饿死了才给的,否则别说是水果,菜叶都没有。

    赵允良的怒火散的差不多了,他伤感的道:“为父这三日倒是有些心得,要少动,还要少想,不然一动就饿,一想就火……”

    赵宗绛正在难过,闻言就说道:“爹爹,这不就是修道的法子吗”

    咦!

    父子俩相对一视,然后都苦笑起来。

    是啊!方外人追求的不就是这种状态吗

    无思无虑,安然修炼。

    可他们终究是俗人,却不能跳出三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