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45章 沈待诏功德无量
    众人一看这马车拉的又快又稳,有懂行的就说道:“这厉害啊!沈待诏难道是老车夫?”

    “哦……”

    这时那个老汉又哦了起来,边上的人也不搭理他。

    老汉一脸喜色的道:“这样才对!这样才对啊!”

    有人认识老汉,知道他是老车把式,就问道:“老丈,什么对了?”

    老汉欢喜的道:“这就对了,这样的绑系法子就对了。”

    啥?

    前面的马车已经越发的远了,但是速度却越来越快。

    大家的心中都有些犯嘀咕,觉得这事儿怕是邪乎了。

    此时的马车就靠着脖颈和胸下处受力,拉车靠这个部位,整部大车的重量也靠着这里来承担……这样的绑系法速度不能快,否则容易磨伤马的脖颈。太快了、或是车太重了,甚至会勒死拉车的马,并且马车会非常的颠簸。

    路边的围观人群都呆住了,有车夫喊道:“怎么能那么稳?又稳又快,这是为何?”

    黄奇和毛御史相对一视,黄奇面色苍白的道:“这是……假的吧?”

    马车牛车是现在的拉货主力,大家经常都能看到。

    可能跑的那么又快又稳的,在大家的印象中压根就没有。

    毛御史低声道:“别怕,跑的快并不是说不磨马。”

    黄奇一想就欢喜了,“是啊!赌约里写的可有一条,就是不许磨伤马。”

    “马鞍担着车辕,马的脖颈和胸前拉车……这就不磨了呀!”

    那个老汉手舞足蹈的走了出来,一脸兴奋的道:“成了,沈待诏这次弄成了,以后但凡赶车的都得要谢他,功德无量啊!”

    黄奇冷笑道:“假的。”

    “回来了,回来了!”

    这时前方一阵叫喊,原来是马车已经开始回程了。

    “吁!吁!”

    沈安坐在‘驾驶室’里不停的喊着,可马儿却跑得意了,压根不带减速的,越跑越快。

    “慢些!慢些!不然老子把你弄成卤肉……”

    沈安面如土色的在骂着,可那马儿却长嘶一声,速度又快了几分。

    两边的景物和人影瞬间就消失在眼帘里,沈安觉得自己已经上了一辆没刹车的跑车。

    就在他想冒险跳车时,那马竟然主动减速了。

    沈安心中一松,叹道:“难道我已经和这马心有灵犀了吗?是了,这便是人马合一。”

    战马摇头轻嘶着,一阵奔跑后,它总算是过瘾了。

    “站住……”

    沈安正在庆幸自己学会了赶车,前方却跳出来一个老汉,张开双手拦车。

    “吁……”

    沈安大惊,急忙就拉紧了缰绳。

    战马一声嘶鸣,前蹄扬起,奋力的折腾了一下。

    老汉一下就窜到了战马的边上,他甚至伸手去摸着那些系带,一点而都不担心被战马一蹄子踹出去。

    沈安跳下马车,然后说道:“来几个老司……不,来几个老车夫,此事沈某不说,让他们来说。”

    这是最为公允的评判方法,周围一阵推举,最后选出了三个老汉,刚才拦车的这个就在其中。

    三个老汉就像是发现了绝世珍宝般的看着战马,战马有些不安的挪动着,一个老汉赶紧上前,伸手安抚了一下。

    这马竟然一点儿节操都没有?

    看到战马竟然眯眼,一脸的享受,沈安不禁为之绝倒。

    几个老汉在看着系带,甚至还拉了拉。

    “马鞍担大车。”

    先前哦了半晌的老汉回身询问着:“可对?”

    另外两个老汉点点头道:“对,原先的绑系是把大车压在了脖颈上,拉车也是靠那里,所以容易磨伤了。”

    老汉再说道:“拉车主要是前胸,后背也能出力,可对?”

    黄奇绝望的看着另外两个老汉,此刻他最喜欢的就是听到反驳。

    他看向了沈安身边的姚链。

    姚链拎着个瓦罐,正冲着他笑。

    他惶然看向沈安。

    沈安正冲着人群招手。

    赵仲鍼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笑嘻嘻的过来说道:“安北兄,我翁翁让我来打探消息。”

    沈安没好气的道:“杨沫呢?你也不怕别人把你给弄走了?”

    赵仲鍼笑道:“人太多,刚才走散了。不过不怕,我爹爹不止一个儿子。”

    这话里透着早熟和通透,沈安说道:“此事定了,若是你想看他吃,那便留下来吧。”

    赵仲鍼的咽喉涌动了几下,正准备说先回去,一个老汉就站了出来,神色肃然,仿佛是在祭拜天地。

    “安北兄,他怎么那么激动?”

    “帝王得了治理国家的良策、将领得了绝世兵法、商人得了经商秘籍……而他们是车夫,能改良马车的绑系之法,这便是绝世好处。”

    沈安的解释简单,但却透彻,赵仲鍼不禁默默的思索着。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去处,各安本职,尽忠职守,国家就大治了。”

    这话听着寻常,可赵仲鍼却被他教导许久,就低声道:“安北兄,您可是想说……文官干好自己的活,别去装什么名将吗?”

    沈安‘老怀大慰’的道:“正是这个意思。什么下马牧民,上马治军……还有什么半步那个东西治天下,大宋对外屡战屡败,这些莫名其妙的言论祸害最大。”

    “定了!”

    那个老汉突然喊了一声,周围马上就哄笑了起来。

    “谁赢了?”

    老汉压压手,先回身冲着沈安躬身。

    “不敢不敢!”

    沈安赶紧避开了,老人的礼他可不敢受。

    老汉直起腰,说道:“此绑系之法有前人的长处,但却发明了用鞍来承重,由此牛马的损耗更小,拉车更稳靠,更有力,沈待诏……功德无量,当受小人一拜。”

    三个老汉一起下跪,神色肃穆。

    这是一次颠覆性的革新,对于车马行业来说,这也是一次能带来无数利益和好处的革新。

    ——此后赶车的都得要感谢沈安!

    这话可是没有半点虚的。

    沈安嗖的一下就躲到了边上,然后赶紧上去把他们扶起来。

    “这是折我的寿呢!赶紧起来,不起来……不起来这就是咒我呢。”

    沈安一阵折腾,三个老汉总算是起来了。

    人群中有人问道:“老丈,谁赢了?”

    一个老汉不屑的道:“用得着说,沈待诏!”

    其实在老汉们下跪时大家的心中就有了答案,现在问只是最后确定一下而已。

    “沈待诏赢了,那个……该吃早饭了。”

    黄奇面色惨白的看着这一幕,然后悄然低头,想挤进人群。

    “挡住他!”

    人群处处都在挡着他,黄奇惶然看着自家表弟,可毛御史早已经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沈安的目光转过来,微笑道:“这位郎君,请用餐吧。”

    姚链拎着瓦罐走过去,黄奇拼命的往后缩,喊道:“小人错了,沈待诏,小人错了……”

    错个毛线。

    若是沈安输了,那就是声名狼藉,汴梁城中再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来两个人帮个忙,一人五十个铜钱。”

    姚链一脸恶心的开始悬赏,很快来了两个壮汉。

    他们抓住了黄奇,姚链拿起了勺子……

    “还热乎着呢!”

    沈安别过脸去,喊道:“遵道!”

    折克行已经凑在了边上,一脸兴致勃勃的准备旁观这顿‘早餐’。

    “走了。”

    沈安冲着他招招手,然后就上了马车。

    这个地方他一刻都不想多待。

    马车缓缓过去,折克行跳了上来,说道:“安北兄,此物于军中有大用!”

    沈安摇摇头,他现在不想这个,朝中若是要用这个绑系之法,那他沈安自然就是立功了。

    立功啊!

    这是他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身后已经开始折腾了。

    “再来一个捏开他的嘴!”

    “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