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55章 违禁品吃不吃?
    赵仲鍼觉得殿内的气氛有些古怪,不过他还是跪了下去。

    “陛下,那瓷瓶是我砸的,和沈安无关。”

    说完后他就等着皇帝的处置,可等了半晌却没听到动静。

    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见到赵祯微微皱眉。

    他再看向了边上……

    文彦博和富弼就像是……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像是自家翁翁前段时间拉不出屎的表情。

    他又看向了沈安。

    沈安也在看他,神色却不善,大抵若不是在这里,肯定要呼他一巴掌再说。

    “此事……”

    赵祯终于发话了,可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说什么

    说沈安是妖人

    人家辽国使馆都说了是使者有病,都不追究了,难道大宋还得要追究

    这得多贱啊!

    可沈安是怎么想着要对使者说那些话的呢

    文彦博也想问,但首相的身份让他保持了沉默。

    已经自取其辱一次了,再来一次,他觉得不用那些政敌来弹劾,自己就得麻溜的滚蛋了。

    “沈安……”

    “小民在。”

    这个很有趣,如他这等平民身份,旁人在官员和皇帝的面前大抵是要自称小人,觉得很正常,可沈安却偏生要自称小民。

    赵祯终究不好意思问,就摆手道:‘去吧,以后好生度日,莫要生事。’

    沈安躬身谢了皇帝,然后转身离去。

    赵仲鍼依旧在懵逼之中,见皇帝准备撤了,就忍不住扯着嗓子喊道:“陛下,是我做的,那事是我做的。”

    赵祯起身看着他,微微点头道:“还算是有担当,好。回去吧。”

    赵仲鍼知道在这里得不到答案,就一溜烟跑去追沈安。

    出了宫之后,两人才有说话的机会。

    “没事了”

    “没事了。”

    赵仲鍼摸摸脑袋,沈安突然冷哼一声,就拍了他一巴掌。

    “为何打我”

    杨沫在养伤,新来的侍卫大抵得过交代,所以只是有些震惊,没有拔刀把沈安给剁了。

    沈安怒道:“此事自有我来弄,你定然是瞒着家里来求见陛下,却不知道这样会坏事吗到时候还会连累郡王府!”

    那侍卫听了也觉得心有戚戚焉,沈安冲着他说道:“回去别夸大,就说此事已经了结了。”

    侍卫看了赵仲鍼一眼,赵仲鍼说道:“去吧,沈家今日弄了牛肉,我去吃,到时候带些回去给翁翁。”

    这年头牛肉可不是水浒里说的大路货,如果真是大路货色,孙二娘两口子也不会去做人肉包子。

    但凡私下屠宰耕牛的,脊杖二十,好像还要服役一年还是什么,可见皇帝对耕牛的重视。

    沈安当然渴望进了酒楼就喊一嗓子:“酱牛肉来一盘!”

    可这不现实。幸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汴梁城中私自贩卖牛肉的不少,庄老实前几日搭上了一条线,今天说是去买十斤回家。

    到了家门口,沈安就见到了果果。

    果果扶着门边在东张西望,边上陈大娘在,庄老实……一家子都在。

    大家都在紧张的等待着消息,只有不知情的果果依旧欢乐。

    “哥……”

    果果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的挣脱了陈大娘,然后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哎哟!我妹妹又胖喽!”

    沈安迎过去抱起了果果,假装抱不动的模样,惹的果果嘟嘴不乐。

    花花在脚边转圈,庄老实迎了过来,见沈安神色自然,赵仲鍼也不见焦急之色,就压住了问题,说道:“郎君,牛肉已经到了。”

    沈安笑道:“看看去。”

    几大块牛腱子肉,沈安见了也没辙,就说道:“先煮熟了,汤要留着,肉切片!”

    他转身出去,果果牵着他的袖子跟着,花花在前面吐舌头,赵仲鍼在身后嘀咕。

    “要烤才好吃。”

    “胡说!”

    沈安不屑的道:“牛腱子肉最适合卤制或是红烧,不过咱们要多种吃法,那就炖了,然后切片可以吃牛肉火锅,早上还能吃牛肉汤饼……加点我特制的辣酱……”

    “我要吃!”

    赵仲鍼馋的都不想回家了,果果跟着把沈安的衣袖拉的变了形。

    “哥,要吃!要吃!”

    “好,晚一点。”

    沈安顺手拎着果果,一路吊着过去,笑声不断。

    “郎君,早上的头陀报晓,咱们家该给多少”

    庄老实追着上来,却问了个小问题。

    “五更报晓也辛苦,以后每日给报晓的每人一碗米,算是给果果祈福。”

    头陀报晓算是一种化缘的方式,也是一种传播方式,沈安觉得已经脱离了宗教的范畴,成为了一种现象。

    庄老实看了被沈安提溜着脚不沾地的果果一眼,说道:“郎君,您是一家之主,要不……给些香油钱不行就下狠手买个度牒,叫人去做个替身出家,好歹为沈家祈福才是。”

    在大宋不是你想出家就能出家的,度牒就是证明。

    而度牒的价格一般人也承受不住,光是工本费就要缴纳十贯钱,还有其它的加起来,普通人真的当不起和尚。

    但越是如此,出家人的身份就越发的被人看重,所以出现了一种叫做替身出家的新鲜事物。

    “那是骗人的。”

    沈安不觉得弄这个有什么好处,至于庄老实的提议不过是想让他暂避一时罢了。

    “郎君,有客人来了……”

    果果不懂这些,只是在想着火锅的美味,等见到来人后,不禁喊道:“哥,好凶。”

    赵允让看着是有些凶,两个大眼泡掉在眼睛下面,那双紧皱的眉头向外宣泄着气场:老夫不高兴,别惹我。

    赵仲鍼楞了一下,心虚的躬身:“翁翁。”

    沈安放下妹妹,拱手道:“郡王光临寒舍,不胜荣幸。”

    赵允让干咳一声,说道:“这是你妹妹倒是可人,比老夫家里的那群畜生好多了。”

    沈安笑了笑,说道:“郡王家的俱是不凡,我兄妹哪里能及。”

    赵允让僵硬的点点头,看了赵仲鍼一眼,问道:“听闻你家有牛肉”

    庄老实的腿一下就软了,全凭着边上的姚链才站稳。

    他给官员做过管家,可那只是小官啊!

    而赵允让这等宗室大佬的气势一开,他的那点道行完全不够用。

    可沈安只是微笑道:“正是,小子正准备弄个火锅,郡王可要尝尝吗”

    这是牛肉啊!

    违禁品,你竟然当着汝南郡王的面说吃牛肉火锅,还要请他一起来享用。

    庄老实觉得自家郎君怕是对权贵有些错误的认知,太天真了。

    赵允让盯着沈安半晌,见他只是微笑,并不躲避,就说道:“火锅是什么老夫也尝尝。”

    庄老实一个哆嗦,引得姚链低声问道:“管家可是身体不适”

    庄老实神色古怪的道:“吃了好,吃了好啊!”

    吃了就是同伙,看你咋拿去当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