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50章 懦弱的沈安
    郡王府很热闹,沈安拎着一篮子卤猪脚被围住了。

    “这是什么”

    赵允让的儿孙多的能让赵祯喷血,也能让沈安觉得眼花缭乱。

    “是猪脚。”

    “猪脚”

    一群最大三十多,最小四五岁的男女都惊讶了。

    “谁吃这个”

    大宋顶级的食材是羊肉,猪肉是十八线开外的东西,一般的有钱人和有身份的人都不会吃。

    苏轼弄了个东坡肉,还作诗调侃,实则是穷的。

    那时候他在黄州还要开荒种地,羊肉属于奢侈品,所以只得朝着猪肉下手。

    “咳咳!”

    两声干咳传来,这些男女就像是遇到领导来查岗了,都束手而立。

    一个老头缓缓走了过来,途中还吐了口痰。

    他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有些苦大仇深的模样。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

    老头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些人,突然喝道:“滚!”

    这群人马上作鸟兽散,沈安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就把篮子放下,躬身道:“见过郡王。”

    赵允让看了一眼沈安,问道:“篮子里是什么”

    沈安说道:“猪蹄。”

    “先前说猪脚,现在说猪蹄,老夫的儿孙们都被你糊弄的不知所谓,沈安,你该当何罪!”

    沈安愕然道:“小子在家中就称呼为猪脚啊!”

    “那这么说来你还是在敬重老夫吗”

    “敢不如此”

    两人交换了几句话,边上的赵仲鍼一脸雾茫茫。

    赵允让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喝道:“去泡茶!”

    沈安的脸颊抽搐着,心想这孩子被自己和赵允让轮番抽打,这以后会不会落下什么毛病

    两人一前一后往偏厅去,赵允让步履平稳,不见老态。

    进去坐下后,赵仲鍼就在边上泡茶,看着紧张兮兮的。

    赵允让见沈安没有慌张,就说道:“少年人能在老夫的面前从容不迫,你是第二个。”

    按照习惯,沈安该问第一个是谁。

    可他却没问,只是看着赵仲鍼在冲茶。

    茶末膏被开水涤荡着,赵仲鍼还用东西在搅合,晃晃荡荡的开始浮沉,然后表面浮起了茶末和白沫,看着有些古韵的画面感。

    赵仲鍼欢喜的把茶杯送过来,沈安颔首致谢,却不肯喝。

    赵允让端起茶杯看着由茶末组成的团案,好似在陶醉。

    他嗅了一阵子,然后叹道:“老夫以往喝惯了龙凤团茶,调成了茶膏冲泡,觉得是无上美味。后来仲鍼给老夫弄了一次你说的泡茶,清香悠长,回味无穷。看着茶叶在水中浮沉,就像是人的一生……有趣。”

    沈安瞥了边上的赵仲鍼一眼,赵仲鍼下意识的偏了一下脑袋。

    赵允让看着这一幕,突然问道:“你的秉性不差,定然是想帮沈卞翻案,可却何其艰难。所以少年人,去科举吧。等你在东华门外站着之时,就离你想的日子不远了。”

    沈安微笑道:“千军万马都往那根独木桥上挤,何其艰难。小子只愿带着妹妹在汴梁安生度日。”

    赵允让点点头道:“这样最好。”

    这就是接见结束了。

    沈安起身告辞,赵允让让赵仲鍼送客。

    “对不住了。”

    一路上赵仲鍼都很沮丧和不安,等出了大门时,沈安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就是老成,你要学着些。”

    赵仲鍼茫然的回去,想着当初沈安找年轻中人的事,那时他还觉得不靠谱,可沈安却说老人们更贪婪。

    “辽人差点杀了他,他应当在使馆前站着,羞一羞朝中的那些文武,顺带也洗刷一番自身的屈辱,否则他以后的腰怎么挺得直”

    赵仲鍼想起了他提议给辽人下毒被沈安否决的事,就小大人般的叹息着。

    赵允让一口喝了茶水,然后眉头舒展的道:“不过哪来那么多的年轻俊杰,当年啊……”

    赵仲鍼知道祖父在轻视沈安,就说道:“翁翁,包拯让沈安不许乱来,不然他肯定会报复。”

    不知怎地,赵仲鍼老是觉得沈安并非是外表的纯良,所以对他信心十足。

    赵允让挥挥手,漫不经心的道:“少年而已,有几个折家将有几个杨无敌……”

    ……

    夜深人静,辽国使馆最好的一间卧室里,使者盘腿坐着。

    窗外的月光凄凄惨惨的照进来,照的卧室里一片惨白。

    使者神色肃穆的握拳用关节处敲打着印堂那里,等二十下满了之后,他用手指头虚点着眉心处。

    渐渐的,他的神色多了焦躁。

    安静的室内多了呼吸声,越来越重……

    ……

    王天德来了,在催促过几次依旧没得到沈安的方案后,他第五次来到了沈家。

    “王员外好。”

    果果微微福身,王天德笑道:“小娘子越发的招人疼爱了,若非是你不肯相让,老夫定然要抢回家去当做闺女养。要不……咱们定个亲”

    沈安打个哈哈道:“老王,就你那钻进钱眼里去的德性,能教出什么好儿孙来”

    这是客气的说法,不客气沈安就要赶人了。

    王天德闲扯了几句,就抱怨道:“外面那些人看着咱们店里面就售卖些女人的贴身衣物,纷纷嘲笑咱们是女人的知己,再这般下去我都不敢回家了,丢人啊!”

    “妇女之友这个称号也没啥不好的啊!”

    沈安摸着下巴,却再次拒绝了王天德。

    “你在担心什么”

    王天德有些生气了:“老夫知道你这是借口,你那脑袋里装满了奇思妙想,只要掏出一点点来,老夫就心满意足了,然后挣的钱你还得分去大半,这样的事你为何不做”

    沈安淡淡的道:“炒菜、香露一出,接着再出些东西,老王,你以为沈某是神仙还是妖怪”

    王天德悚然一惊,脱口而出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沈安忍不住骂道:“狗屁的木秀于林。钱是赚不完的,咱们的香露一个月能赚到让那些人眼红的钱,再来一个,那就是不是眼红了,而是杀气腾腾。”

    这就是羡慕嫉妒恨!

    王天德自觉犯了错,就笑嘻嘻的道:“安北,大动静不搞,要不咱们在女人的身上想想办法比如说……有了胸口的东西,下面不能没有啊!”

    沈安觉得这人真是为了钱而魔障了。

    “那东西……你好意思卖吗”

    他随口就调侃了王天德。

    “当然敢啊!”

    我……

    沈安觉得自己怕是高估了王天德的节操。

    “我想想给你弄些图,到时候你自己找人去做,不过后面的事我不掺和了。”

    “好好好!剩下的事我来。”

    在王天德憧憬的目光中,沈安画了十几种内裤的图……

    “千万别说是我画的,不然咱们以后就各走各的路。”

    王天德已经被这些大胆的造型给弄的目瞪口呆的,闻言就没口子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