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野性为王 > 第七百七十章 奶凶奶凶的
    草原上朝l阳初升,食草动物们抱成团聚在一起,或站着睡,或趴着睡,又扛过一个“怪兽”横行的夜晚,抖掉浑身露水,起床觅食。

    出于某种原因,狮子园北边那片无人野性草原上的动物在渐渐变多。

    南塞国的早晨多少有点寒意,昼夜温差很大,狮子园最贪婪那只两脚大怪兽起床,带上身边那只矮脚大嘴兽和秃毛鹌鹑走出宿舍楼。

    纪安早上起来就去咨询凯文,狮子叔明确给出答复,给雄狮剃了鬃毛,会抑郁。

    闻言,纪安一阵菊紧,他本想着就算不给香蕉三兄弟剃光头,小平头总可以吧可凯文说鬃毛就是雄狮的骄傲,剃不得,很多时候,野外两只雄狮碰面,动手前先比一下谁的鬃毛比较浓,发量少的那只乖乖让路。

    这下纪安是真的难办了,草有高有低,一些几寸长的贫瘠草地上,别说胡椒,猫都藏不住,所以狮子鬃毛的高度并不是问题的关键,真正麻烦的是,鬃毛蓬松起来的形状实在太过惹眼,“炸”出来那么一大坨,食草动物只要不是瞎子,藏在草丛里的雄狮一眼就能辨认出。

    纪安叹道:“真的一点也不能剃小平头多好啊,即干净又清爽,都是纯爷们,没必要搞洗剪吹那一套吧”

    “要不然你重新训练几只母狮我们总数有400多只,随便挑。”狮子叔笑道。

    纪安摇头,不说他不想放弃三兄弟天生的好体格,干起架来绝对刚猛,而且,之前辣么多心血花在它们身上,重新训母狮的话,等于前面做的都是无用功,全白费了。

    皱着眉走出办公楼,纪安先去三兄弟圈地,昨天一只斑马首领吃到它们撑,今天明天都没有必要再喂了。

    三兄弟果然还在睡觉,横躺着消化肚子里的肉,胖虎吠了一声,三只谁都不肯动弹,隙开眼睛看过,继续睡觉。

    纪安把水给它们满上,转道虎舍。

    胡椒毕竟当妈的,不会像三兄弟那样吃饱了死活不管,它趴在树荫下,眯着眼睛,不时打量一眼调皮玩耍的大花小花,那只橘猫凑过来,它抬起爪垫搂住虎头一顿舔。

    话说,揍橘猫的是它,宠橘猫的也是它,很矛盾的样子……

    祝彤送来瓶瓶奶,从附近农场要来的羊奶,小斑马一样能喝。

    纪安留下胖虎陪大花小花玩,让鹦鹉站到胡椒头上,看着小脑斧别玩过头。它俩如今的爪牙已经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犀牛皮附加到动物身上的时限只有1小时,要看情况使用,胖虎叔叔应付起渐渐长大的小脑斧开始吃力了。

    鹦鹉也许无力阻止调皮捣蛋的两只橘猫,纪安不发威的时候它们都敢顶,但是,拥有高智商的鹦鹉能跟胡椒沟通,胡椒的话小老虎不敢不听,不听就挨揍

    幼崽都是熊孩子,要是不知道厉害,它们敢上房掀瓦。

    纪安和祝彤前往附近小斑马的圈地,直播开启。

    小斑马跟着妈妈在草原上生活了两个月,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母斑马已经不会回来了。

    奶爸奶妈开门的时候,小斑马还在急切绕着圈地寻找什么,听到动静,发现两脚兽,小斑马急切马上转为不安,往远处退去,缩在圈地拦网的角落。

    小斑马差不多矮马马驹的个头,浑身黑白斑纹,直播间怪蜀黍在夸它可爱,怪阿姨们冒充的小姐姐在心疼它可怜。

    一萌遮百丑,萌即真理正义,加之小马驹本来就少见,还是只黑白条纹的斑马马驹,小家伙发起火来在观众眼里都是可爱的。

    祝彤拿着奶瓶底,奶嘴小心翼翼往角落里伸去,就怕吓着它,可小斑马不领情,先是发出类似狗叫的警告,再站起身用力跺下皮鞋样的小蹄子。

    “哟,奶凶奶凶的。”

    “那是真凶,奶妈敢上手,小斑马绝对咬。”

    “不是,它怎么也跟滚滚一样会狗叫”

    “难道黑白色的都是哈士奇”

    斑马的叫声很特别,介于狗和驴之间,那种尖锐的“嚯嚯”“嚯嚯”,听起来和“汪汪、汪汪”的败犬吠叫略微有几分相似,它们反倒不会和马一样唏律律。

    祝彤昨天被小斑马萌坏,直接上手去抱,结果胳膊上让啃了两口,早上起床发现已经从红肿变成淡淡的淤青,她不敢再靠近,把奶瓶交给皮糙肉厚的纪安。

    虎舍还有事情要忙,祝彤先离开,纪安的犀牛皮对他自身没有时间限制,在手背上滴了点奶,凑上前,试图用奶味骗取小朋友信任。

    野生小斑马警觉性很高,才不买怪蜀黍的账,黑溜溜的眼珠警惕看向两脚兽,趁纪安不注意,噌一下从他腿边溜走。

    小东西腿是短,可跑起来一点不慢,反正两脚兽是无论如何追不上的。

    今天胖虎不在身边,不能帮忙围堵,圈地里也开阔,纪安没兴趣去和斑马赛跑。

    对这种没给他开情绪坐标的小动物,纪安也没有好办法,只能将好吃的果果,和瓶瓶奶放在身边,用耐心跟它耗着,让它放下警惕,主动接近。

    纪安没说话,只是“镜头”对准奶凶的小斑马,观众并不介意,胖虎直播间的主角就是动物。有些铲屎官云吸猫,云吸狗都能有滋有味吸上小半天不觉得腻歪。

    至于云吸滚滚,这已经属于“违l禁”画面,被列为强效精神毒l品,受国l家l管l制。

    观众在云吸小斑马,直播间弹幕还算热闹,纪安手机响起,见是玛卡打来的,纪安的火烈鸟还是借的人家的,给观众切换到无人机视角,接通视频通话。

    在袋鼠国上学的玛卡听说狮子园的事,准备圣诞假期的时候来玩上几天,纪安当然没二话,就是看看视频里的玛卡,他奇怪道:“你这什么发型以前不都喜欢爆炸头的吗”

    玛卡笑道:“袋鼠国也进入夏天了,最近天热,爆炸头不方便,我换了脏辫,好不好看”

    闻言,纪安眨了眨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