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逆天铁骑 > 第132章 京畿局势
    “报督师,山西巡抚耿如杞、太原总兵张鸿功因纵兵劫掠百姓,被朝廷逮捕下狱。”从京城传来了一个坏消息。

    孙承宗勃然大怒,猛拍桌子站起来:“身为大明官兵,如今国家有难,不思忠君报国,保护我大明百姓,反而劫掠百姓,如此官兵,与建奴何异?”

    李老二知道其中原因,还不是因为朝廷穷得没有银子了,那耿如杞和张鸿功奉命进京勤王,可是朝廷缺少银子,于是兵部的人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命令山西勤王军队先至通州,第二天调守昌平,第三天又调守良乡。按照大明当时的规定,军队到达汛地的当天不准开粮。于是进京勤王的山西兵三天调了三个地方,三天没有领到口粮。

    耿如杞和张鸿功从太原远道而来,那个年代又没有铁路,山西兵全凭徒步走来,从太原到北京一千多里路,按照当年的行军速度,走半个月到都算很快的。

    山西勤王大军在路上走了半个多月,自身携带的粮食早已耗尽,饥肠辘辘的山西兵三天换了三个地方,一粒粮食都没领到。饿极了的士兵没有办法,既然朝廷不肯给粮食,那么我们自己想办法。于是在良乡附近劫掠粮食。

    崇祯皇帝听说明军劫掠百姓,龙颜大怒,下令锦衣卫缇骑去良乡,逮捕了耿如杞和张鸿功。

    原本山西抚标营和太原营的明军,都是精锐部队。如今见到巡抚和主将被抓了,这群山西兵干脆不干了,全部放弃了良乡,逃回山西。

    这件事的后果十分严重,因为驻守良乡的明军全跑光了,皇太极来到良乡后,只用了一日时间就轻松就攻克了良乡,良乡知县被杀,临时组织起来抵抗的民壮全部被屠杀,后金军入城后大肆劫掠,老人和反抗的男子被杀,女人、小孩和男丁被掳掠走,金军在城内大肆抢劫一番,抢得钵满盆满的。

    更严重的事情还在后面,这五千精锐明军逃回山西后,听说耿如杞和张鸿功被杀的消息,一怒之下便投奔了高迎祥,成为了闯军的精锐主力。

    陕西兵也发生了兵变,陕西勤王的边军到了京城无人供粮供饷,几天后近万人马一哄而散,抡起两条大腿往回跑,全逃回陕西了。之后那些陕西兵和山西兵的结局一样,都摇身一变,变成了闯军,陕西局势更加溃烂。

    两路勤王大军跑了,林丹汗又是刚刚和土默特人打了一仗,虽然胜了,却是惨胜,林丹汗损失惨重,折损了三万多人。已经自身难保的林丹汗根本就不可能来救援,京城的勤王大军只剩下袁崇焕的关宁铁骑。

    想到了这里,李老二心中有了个想法:这些人不是准备去投奔高迎祥吗?与其让他们去投奔高迎祥,还不如我抢在高迎祥之前,把这批兵给招过来。

    良乡被后金军攻破的消息传来的第二日,又传来了房山县令开城投降的消息。房山县令被后金军吓破了胆,带着当地三名生员,主动打开了城门投降。后金军进入城内,在良乡和房山附近大肆劫掠,俘获百姓众多,劫得金银财宝、粮食牲畜不计其数。

    三日后,后金军又攻破固安,驻守固安的明军一员副将两员游击投降,后金军攻入固安,屠杀了一万多百姓,其余的百姓均被掳掠为奴。

    若是这个时候,林丹汗趁着女真人在关内劫掠的时候,对科尔沁蒙古出兵,可以一举消灭科尔沁部。可是林丹汗这家伙此时却在和土默特人过不去,他恨不得抓住土默特汗俄木布,把他碎尸万段,结果就错过了进攻科尔沁的好机会。

    等到林丹汗想到回头去对付科尔沁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皇太极调兵过来打他,林丹汗一路败退,最终死在青海。

    “督师,良乡、房山、固安诸县落入贼奴之手,数万百姓被杀,十数万百姓被掳,我军当主动出击,救回被掳百姓,夺回被掠粮食财物。我军以雪地车营搭载步兵,下官同曹将军共率骑兵配合步兵作战。我们不是新铸了两门野战炮?刚好可以拉出来,拿建奴来试试炮的威力!”李老二向孙承宗提议道。

    但孙承宗还是担心:“若是我军离开通州,贼奴趁机大举进犯通州,又该如何是好?”

    李老二根据记忆中的己巳之变进程,判断了一下时间,对孙承宗说道:“督师,贼奴攻克固安之后,应当会抵达卢沟桥。袁都督的关宁铁骑会在永定门外同建奴激战,牵制住建奴主力。我们可以趁机出兵,奇袭固安。以下官判断,贼奴自良乡等地劫掠的部分物资和百姓都会藏于固安城内。而建奴主力在卢沟桥,固安只有蒙古人驻守。我军若奇袭了固安,可救回部分百姓,夺回部分财物。”

    “为何李将军就判断如此肯定?”孙承宗摇了摇头。

    李老二向孙承宗讨要了地图,在桌面上打开地图,又取来红色和蓝色贴纸,在地图上贴出了后金军的进军路线,贴出关宁军的路线,最后又贴出了后金军的撤军路线。

    后金军的进军和撤退路线,都是他根据前世里的记忆略经修改制出的。

    “督师,建奴此番入寇京师,只不过是为了捞一把便走,他们不会长久逗留。原本建奴撤退路线应该是走通州最近,但我军驻守通州,建奴在通州吃了一个大亏,必定不敢再走通州,而是会绕道香河,避开通州出关。更何况,末将奇袭固安,无须太多人手,只要曹将军的两千人马,再配备一千火器营配合即可。”李老二指着地图说道。

    孙承宗盘算了一下,李老二自己带走自己本部的六百人马,再把曹文诏的两千人马调拨过去,外加自己的一千神机营士兵,这样调走的不足五千人,留守通州的明军尚有杨国柱的五千保定兵,尤岱的两千余骑兵,侯世禄的三千密云兵,加上守城民壮一万余人,守住通州应该没问题。于是孙承宗点了点头答应了:“好,那就依李将军的计划行事,能救多少大明百姓算多少,能杀多少建奴算多少。只是老夫担心,你不到五千人,倘若遭遇大队建奴,如何抵御?”

    “回督师,倘若大队建奴来袭,末将不和建奴正面交锋,转身就走。”